第131章 他受傷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12
A+ A- 關燈 聽書

聽見下屬的稟報,雲輕歌在心中已經確定了他們的身份。

絕對就是南玄叛黨。

但縱然如此,她現在人在敵營,不得不給這位昏迷不醒的娘娘腔看病。

「我能解開他衣裳看看吧?」她轉頭問身邊的少女。

「隨你,我出去看看。」她抱著手,看都不看雲輕歌一眼,轉身大步往外走。

護衛也跟著她走了。

此時,屋中就只剩下了雲輕歌和這榻上的男人。

雲輕歌反倒覺得有點尷尬。

這榻上的怎麼說都是個男人,她這麼直接扒拉人家衣裳不妥。

她忽然以意識進入空間喚了一聲系統。

「雲小姐,你有什麼事?」

最近系統只要一喚它就會出現,雲輕歌還算比較滿意。

「外面那人是誰?敵人還是友軍?」

畢竟不了解。

「唔,按照作者的設定,這是南玄叛黨頭目,此人名叫莫清閑。他妹妹名為莫無雙。這兄妹兩因為是叛黨,而南玄國君與大反派的關係極好,所以這兄妹兩最後受夜天珏的唆使,幫夜天珏做事。」

「不過最後,他們是被南玄國君滅了。可畢竟也是要成為男主的人。」

雲輕歌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意識出了空間,她立刻撕開了這男人的衣裳。

是敵人,當然不能真的醫治。

自空間里取來了玄儡粉,撒在了男人的傷口上,她才替他處理傷口包紮。

玄儡粉這名字,不是她取的,是設計這本書的作者取得。

這種葯,每數天都要發作一次,就像是毒癮一般,必須要同樣服用這種藥粉才能安撫情緒。

她起身要去取乾淨的布巾,再折回到男人榻邊時,忽然青玄不知從何處冒了進來。

「我的娘哎!」青玄驚叫了一聲,一拍額頭,彷彿大事不好。

「噓,你別瞎叫喚。」雲輕歌見到他絲毫不意外。

他出現得還算是及時了。

她正愁自己待會兒該怎麼離開。

青玄看了一眼榻上的莫清閑,連忙跟雲輕歌說:「這人治不得,我們趕緊走吧!」

「好。」

令青玄意外的是,雲輕歌很快就答應了,他自己心中也微微鬆了一口氣。

要是王妃不肯走,他是不是還得把王妃打暈了扛回去?

可二人剛到窗邊,忽然飛來一塊綢緞,瞬間裹纏住了雲輕歌的腳踝。

「怎麼,來了就想走?」聲音自榻上而來,陰鷙森寒。

雲輕歌垂眸看了一眼纏繞在腳踝上的綢緞,剛要出聲,青玄已經動作飛快地一劍砍斷了她腳踝上的綢緞。

「走。」青玄拉著她就飛掠出去。

大抵是怕會被王爺誤會,所以他只能拎著王妃的衣領飛出去,這動作雖然大不敬,可也總比被主子誤會要好多了。

雲輕歌被青玄這粗魯的舉動差點勒到斷氣!

榻上的莫清閑見二人要走,立即要上前阻攔,胸口一痛,整個人直接從榻上摔下去,狼狽不已。

「來人!來人!」

雲輕歌被青玄拎出時都能聽見莫清閑這歇斯底里的吼叫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待到了醫館門口。

青玄說:「王妃,看來最近你都不要來醫館了。」

按照莫清閑那男人的性子,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她暗暗翻白眼,揉了揉被他險些勒斷的脖子,聲音帶著一絲不滿:「青玄,以後對姑娘家溫柔些,否則小心你娶不到媳婦。」

青玄:「……」

他這不是怕死嘛!

「放心,這事兒千萬別在你家主子面前提及,記住了?」

單純的少年連連點頭,差點沒有舉起雙手對天發誓了。

二人往王府方向而去。

但經過酒樓時,突然被一抹紅影給阻攔了去路。

「吳大夫!」

竟是風涯。

「怎麼了?」雲輕歌發現今日真是見鬼了,什麼人都冒出來了,難道是因為那場拍賣會?

風涯沒空解釋這麼多,立馬抓住了她的手臂拉扯著走,「別耽誤了,阿墨受傷了。」

「什麼」青玄率先激動地叫起來。

雲輕歌表情也染上了些許複雜。

心底終究不舒服。

男人為了救南玄國的公主,竟然受傷了!別說二人沒關係這種鬼話,她都不信。

……

入屋時,屋中只有青川和南宮昊。

南宮昊還在那方咂舌:「你說你,跟莫清閑那傢伙這麼拼幹什麼,唉。這受傷了,小嫂子該傷心了。」

雲輕歌目光立刻落在了榻上的男人身上。

他半倚在床頭,腹部上纏繞著繃帶,繃帶上還微微露出了些許血跡。

她站在原地沒動,手卻握成了小拳頭。

看模樣,是傷的很重。

「吳大夫?」風涯赫然出聲,立時打斷了屋內的談話。

三個男人同時看向她。

南宮昊咦了一聲,青川識相朝著夜非墨行禮退下,風涯則是完完全全像個狀況之外似的。

「快快快,阿墨他會不會毒發?每次一用武功,這男人就會毒發。」

雲輕歌悶悶地哦了一聲,抬步走向了榻邊。

榻上的男人目光一瞬不瞬地看著她靠近,待她站在了床沿邊,他才微微抿了抿唇。

「繃帶我要拆開。」雲輕歌直接忽略他面色的冷冽。

從一開始聽說他受傷開始,她的情緒起伏就格外大,直到此刻,她的心底就充斥這各種難以言喻的複雜。

直到此刻,她才知道,自己多麼不希望他出事受傷。

夜非墨垂眸,輕輕嗯了一聲。

他倒是想解釋,可現在滿屋子都是人,他沒法解釋。

「這位吳大夫,久仰大名。」偏偏搞不清楚狀況的南宮昊還特地插了一句嘴,似是根本沒察覺到氣氛怪異。

風涯雖然慢半拍意識到二人之間的情況,可他至少感受出來了。

他上前,把南宮昊強硬拉扯了出去。

「怎麼搞得,你拉我做什麼?」被強硬拉扯出來的南宮昊懵逼臉問。

「你傻啊,沒看出那傢伙的眼神?」風涯伸手肘捅了捅他腰際。

南宮昊:「眼神?什麼眼神?」

風涯:「……」算了,跟這獃子說這話真是浪費表情。

那麼含情脈脈欲語還休的眼神,他瞎?

就連青玄都識相走了。

雲輕歌聽見門闔上,她在心底輕哼了一聲,去給他解繃帶。

結果,扯了半天都未曾扯開。

死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