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喬御琛生氣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1:39
A+ A- 關燈 聽書

背對著喬御琛的安心眉眼一冷。

「我不是要做什麼,只是要去參加個慈善晚會,這是做好事兒,所以……」

「我知道啊,」安然打斷了安心的話。

「可是做慈善,又不是只有你們才能做,做為帝豪集團的總裁夫人,老公要去做慈善,我也跟著一起去,沒什麼毛病吧。姐,如果你只是需要一個男伴,那你可以跟別人一起去,如果你是想要為了安氏集團,去沾著御琛的光蹭捐款的話,那你就沒有必要過去了。

我去就可以了,反正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是安氏集團的二小姐,我去也一樣可以增加安氏集團的知名度,你放心,我會趁機好好幫安氏集團做宣傳的。」

安心表情僵了一下,沒想到安然會用這重身份來將自己一軍。

喬御琛勾唇:「正楠,派助理去給夫人訂禮服。」

「好的,總裁。」

譚正楠出去,安心掃了安然一眼后回身看向喬御琛。

「那御琛,你先忙吧,我先走了。」

喬御琛點了點頭:「我讓正楠去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你跟然然明天不要遲到了就好。」

安心看著安然冷冷的笑了笑:「然然,姐姐先走了,你吃飯吧。」

安然看著她的笑容,心裡隱約覺得……不正常。

安心離開后,安然還在晃神。

喬御琛道:「吃飯吧。」

安然回神看向他,努嘴:「我又阻了你的好事兒,你心裡肯定很不爽吧。」

「好事兒?」

「是啊,你跟安家大小姐單獨相處的機會呀。」

安然本來是在開玩笑的。

可是喬御琛卻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的確是這樣,要不,你明天就別去了吧,我跟安心一起過去。」

安然瞪他:「你想的美,你要麼跟我離婚,要麼就休想跟她單獨一起出去。」

她說完,筷子一抓,低頭開始吃飯。

她就是要做他人生中的擋路石,哼。

喬御琛低頭,雖然極力忍笑,可是唇角還是不自覺的上揚了幾分。

他是故意逗她的。

忙碌了一下午,臨要下班的時候,安然抽空給雷雅音打了一通電話。

雷雅音睡音很重,說話也迷迷糊糊的。

聽她還在休息,安然囑咐了兩句,就將電話掛了。

她給酒店的餐廳打了電話,給雷雅音訂了晚餐,這才繼續給工作收尾。

喬御琛抿唇:「你倒是關心她。」

安然目光盯著電腦,嘴上卻道:「因為是我把她送回酒店的,總不能讓她出什麼事。」

「那你還給她訂了晚餐,倒沒見你對我這麼好過。」

安然抬頭看了他一眼:「你還真是會雞蛋裡面挑骨頭。」

喬御琛勾唇,「我是沒想到,你會跟雷雅音相處的這麼好。」

「她雖然大小姐的脾氣不少,可是人還挺正直善良的,而且她很真實,跟她相處,不用特別費腦子,這大概就是別人說的,跟簡單的人在一起相處的快樂吧。」

「你以為你自己很複雜?」

「我嗎?」安然想了想:「起碼要比雷雅音複雜。」

「你只是經歷的事情比她多,若她也經歷那麼多事情,或許就會變的成熟起來了。」

「還是算了,」她搖了搖頭:「如果成熟的代價,是要經歷那麼多事情,我還是希望她能夠一直單純的好,只有這樣,她跟御仁在一起的時候,才會不那麼辛苦。」

喬御琛看著她,最簡單的人,其實是她。

現在,應該沒有多少人,會像她這般為一個人著想了吧。

她只是看起來冷漠,可是,她有一顆比別人都真摯和善良的心。

如果,他沒有給予她那些傷害,如果她的母親還活著,她能按照自己希望的未來的軌跡去生活的話,現在的她,應該也是幸福感十足的吧。

她說過,他毀了她的人生,仔細想想,的確就是這樣的,他毀了她。

做過的事情,已經沒有辦法去改變,也沒有辦法彌補。

但他可以改變未來。

他抿唇,望著她晃了神。

北城每年都會舉行慈善晚會,日期也差不多。

這一天,北城的會展中心,群星雲集。

眾多女星為了能夠在紅毯上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即便零下幾度的天氣,也堅持穿著耀眼華麗的禮服走紅毯。

相比之下,安然這邊就被喬御琛保護的好了不知道幾個檔次。

他們不需要走紅毯,所以也不需要提前來。

六點多,喬御琛才帶著安然從家裡出發。

兩人趕到晚會現場的時候,會場里已經人頭攢動了。

在主辦方工作人員的引領下,兩人順利的在前排餐桌邊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走過去才發現,他們這一桌,都是些老熟人。

霍謹之在,安心在,雷雅音和喬御仁也在。

只是雷雅音和喬御仁兩人中間隔了三個人,全程無交流。

見安然來了,雷雅音像是看到救星一樣,「安然?你怎麼沒告訴我你今天也來這裡。」

安然將外套脫下,喬御琛隨手給她接過,搭在了椅子上。

這個動作,很是暖心,被許多鏡頭記錄下。

安然對雷雅音笑了:「你也沒說你今晚要來這裡啊。」

「我不想來,我爸非要讓我過來代表他捐款,」雷雅音說著,跟自己身邊的人換了換位置,成功坐到了安然的身側。

她對喬御琛擺了擺手:「御琛大哥。」

喬御琛嗯了一聲,點頭。

此刻,舞台上已經有明星開始演出。

喬御琛將目光落到了舞台上。

雷雅音和安然在一邊聊天。

陸續有人帶著自己的藝人來跟喬御琛打招呼。

身後,葉知秋走了過來,拍了安然肩膀一下。

安然回頭,「你在哪邊?」

葉知秋指了指她身後的一桌:「你這眼真夠漏的,我這麼大個人,你沒看到?」

「這裡這麼多人,我一個都沒看,不然怎麼看得過來呢。」

葉知秋悄聲道:「我跟傅儒初在一桌,剛剛還聊起你呢。」

安然往他那桌看了一眼,果然,傅儒初正在看她這邊。

她白了葉知秋一眼:「你怎麼不早說,我好去跟傅先生打個招呼。」

她起身,拉著葉知秋走向傅儒初。

她對傅儒初伸出手:「傅先生,好久不見了。」

傅儒初起身跟安然握了握手,聲音溫柔:「最近怎麼樣?」

安然聳肩一笑,坐在了葉知秋的座位上,跟傅儒初聊天。

「我還不就是那樣嗎,對了傅先生,悠悠呢,她最近好嗎?她有好多天沒有給我打過電話了。」

「是我不許她打的,我知道你最近心事很多,不想讓她煩你。」

安然愧疚了一下。

「安然,我上次跟你說的話還有效,別太勉強自己。」

安然感恩的看著他,點了點頭:「謝謝你。」

葉知秋拍了她一下:「行了行了,差不多就得了,你趕緊回去吧,我還要看美女唱歌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瞥了他一記,起身:「傅先生,那我先回去了,咱們回頭電話聯絡吧。」

「好。」

安然對他點頭一笑,回去了。

喬御仁往那邊看去,見傅儒初看安然的目光,他的心情有些沉重。

像然然這樣的女子,身邊從來就不缺少追求者。

安然回來,在喬御琛身邊坐下。

喬御琛臉色已經不太好了。

安然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安心眉眼微微挑起:「然然,你是什麼時候認識傅總的,看起來,你們好像很熟。」

安然抿唇:「拖你母親的福,上次我在海邊受傷那晚,就是被傅先生救了一命,姐,你說,我這算不算是因禍得福?」

喬御琛不悅:「認識傅儒初就算是福?」

「起碼不是禍,認識一個好人,的確就是我的福氣,畢竟那天,如果沒有傅先生的話,我可就活不到今天了,」她看著他,淡然。

安心勾起唇角,「然然,在自己的丈夫面前,還是不要討論別的男人比較好,夫妻之間相處,都是有規則的。」

「姐,你別把這些話說的這麼有經驗,你又沒有結婚,又怎麼知道,我的丈夫會不會願意聽我坦誠呢,我總不能騙他,說我不認識傅先生吧。夫妻之間,最該有的信任,我們還是有的。」

喬御琛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悶酒。

她看傅儒初的時候,目光里總是寫滿了溫柔。

這與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完全不同。

他不喜歡她把她的溫柔都用在別的男人身上,對他的時候卻像是一隻刺蝟……

安心笑:「我雖然沒有經驗,但我知道,愛一個人,首先要尊重他,甚至要崇拜他,我從來沒有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你對御琛的尊重,本以為,這可能是天性,可就在剛剛,我看到了你對傅總的崇拜,如果不知道的人,會覺得傅總才是你的丈夫。」

喬御琛將杯子咚的一聲放到了桌上。

他冷眼看向安心:「你是要聊天,還是要看晚會?要聊天機出去聊,這裡不適合開辯論會。」

雷雅音怯怯的看了喬御琛一眼,輕聲在安然耳邊道:「我怎麼覺得御琛大哥生氣了呢。」

安然勾唇,那她的感覺可真是不怎麼靈敏。

喬御琛不是生氣了,是很生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