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都是自己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20
A+ A- 關燈 聽書

她越發郁躁,扯得動作就更加粗魯,結果沒注意碰觸到了他的傷口。

夜非墨悶哼聲才令她稍稍理智安穩下來。

「你生氣了?」他忍著傷口的疼痛,問道。

「我不生氣!」她咬牙說了四個字。

不生氣才怪!

可她也摸不清楚自己為何會生氣,畢竟這男人為救別人受傷,這事兒真的跟她沒什麼關係才對。

正暗罵自己沒出息時,手上一涼。

她的小手被他的大手猝不及防就包裹住了,直到此刻她才感受到他手心溫度涼的令人發顫。

雲輕歌倏然抬頭看他。

「怎麼生氣了,跟本王說說?」

「不是說好了不要逞能,不許受傷!你還問我怎麼生氣?更何況還是為了救別人!」

他不問這問題還好,一問,她就來氣。

她此刻滿臉憤懣之色,恨不能細數他所有的罪行。

男人立時明白了,原本覆著一分陰霾的眸底如同撥雲散霧般染上了笑意。

「輕歌,你吃醋了?」

「我呸!」她懶得與他說,專心解開他繃帶。

此刻倒也沉靜了幾分,她冷靜下來,也很快將他的繃帶解開了。

觸目的傷口讓她什麼氣都沒有了。

她倒是真的想罵人,可也沒心思了,取過乾淨的水盆替他清洗傷口,又從空間里取來了上好的金瘡葯敷在他的傷口上。

「幸好這傷口沒沾染毒,也不知道萬一冥毒碰上了別的毒會不會取了你的命。」

「輕歌,本王不是為救別人而受傷,只是被莫清閑的人暗算了。」

對於這件事,他知道他有必要向媳婦解釋澄清清楚。

她這反應無疑就是吃醋了。

這般反應,令他心底原本的陰霾一掃而空。

對於莫清閑的事情,這般看來,也並非全是壞事。

雲輕歌撒葯的動作頓了頓,想說話,剛抬頭,卻發現二人臉離得很近,呼吸可聞。

他清冽的氣息拂在頰上,若不是這張易容的人皮擋住了,太鐵定會看見她臉紅了。

「那,哦,你不用解釋,我,我就是覺得你受傷不該。」

緊張到結巴了。

雲輕歌暗惱。

男人眼底笑意愈發深,「好。」

她觸及到他眼中的笑意,就越發覺得窘迫,急急忙忙替他將繃帶纏繞好。

「包紮好了,回府吧。」

「今晚不要回去。」他抓住她即將撤離的手,放在手心裡輕輕把玩,「府里都是些無用的小妾,倒不如在此安穩些。」

他不說,她還真的忘記了那九位小妾的事情。

「那……你不會讓我也留宿在這吧?」

「不願意?」這語氣,一副病人的姿態,偏偏又不悅又強勢。

雲輕歌扯了扯自己下巴上的鬍子,眼波亂轉:「這樣不太合適吧?」

畢竟她現在還是個滿臉鬍子的「男人」。

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他淡淡道:「都是自己人,不用怕。」

自己人……

誰跟他是自己人了?

「本王是傷患。」

「知道了知道了,王爺餓不餓,想不想吃東西?我給你做。」

「不想。」事實上,他只想讓她陪著他。

雲輕歌無法,乖巧地坐在床沿邊,二人相對無言,以至於內室格外安靜。

漸漸的……

咕嚕嚕。

雲輕歌的肚子率先發出了肚子餓的信號,她老尷尬地抬頭看向男人。

只見面前的男人莞爾一笑,本就將易容人皮撕掉的男人,此刻一笑傾城絕艷,萬物失色。

她竟是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暗罵一聲花痴。

「我……我去讓青玄準備吃的,你也吃點吧。」

「好。」他發現,他格外喜歡看她窘迫的模樣。

……

雲輕歌甚至懷疑她是落荒而逃出來,飛奔出來就瞧見了青玄與青川。

青川只有出現在鬼帝身份的夜非墨身側。

青玄則是長期伺候在王府。

二人不知在說什麼,表情俱是嚴肅。

她看向二人,連忙收斂表情大步而過:「你們主子餓了,去準備些清淡的小菜和清粥吧。」

受了重傷的男人飲食上也必須要好好注意。

二人對視一眼,青川率先舉步走開。

青玄才道:「王妃,今日之事,屬下並未與主子說。不過醫館,您千萬千萬不要去了。」

「我知道了,不過這事兒要持續多久?」

「興許要等到南玄人離開,叛黨們才會追著南玄國君離開。」

雲輕歌撇嘴,又問:「既然如此,南玄國的公主此刻也在此?」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按照夜非墨的說法,南玄人本來應該是兩日後才到,可卻提前隱瞞身份到了。

興許是知道會被刺客盯上,折中選了如此的掩人耳目法子,奈何……還是逃不過這叛黨的眼睛。

「是,那位公主在三樓。」

「哦。」雲輕歌點點頭。

其實她聽好奇,想看看這位南玄國的和親公主長何樣。

書中提到使臣來訪,也確實提到了一句帶來了和親公主,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描述帶過,可沒有詳細描寫。

「王妃,主子吩咐今夜暫時留宿在此,您也留宿在此吧。衣物什麼的,屬下會去命人準備的。」

雲輕歌沒法拒絕。

倒不是這小子安排得多麼周到,而是想到三樓還有一位和親公主,她絕對不能離開。

青玄轉身去尋人置辦新的衣裙。

人一走,雲輕歌揉了揉自己餓扁了的肚子,正要往廚房走,忽然一道女音自三樓處傳來。

「你是吳大夫?」

她尋聲看過去,正巧瞧見了三樓的姑娘一身紅裙張揚跋扈,半張臉掩在了面紗下,美眸瞪得大大地打量著她。

雲輕歌揚了揚眉梢,才點頭:「是我,公主有何吩咐?」

南宮綺對她格外好奇,直接從三樓躍下。

風飛揚,她紅裙如烈火翻飛張揚。

最後人穩穩落在了雲輕歌的面前,她說:「非墨哥哥的傷怎麼樣了?他畢竟是為了救我才受的傷……」

雖然看不到臉,可一雙美目里映著幾分女子的痴迷之情。

雲輕歌心底越來越不快,不想理會她,轉身就往廚房走。

南宮綺做公主習慣了盛氣凌人,可從未被人如此無視過,她怒極。

「你放肆,本公主在與你說話,你這是什麼態度?」

雲輕歌頓住腳步,半轉過身看她。

「公主這話,我實在回不了,您不如親自去屋內看看他的傷勢。」

原來,這個自己人是包括了這姑娘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