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你不想要命了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1:46
A+ A- 關燈 聽書

安心成功了。

因為她很輕易的就挑撥了喬御琛的情緒。

不過喬御琛的一通話,也沒讓安心好看多少。

她臉色一陣通紅,尷尬不已。

以前,御琛可是從來不在人前給她使臉色的,但是今天……

都是因為安然。

她恨恨的閉上了嘴巴,轉頭看向舞台。

安然看了喬御琛一眼,他的目光正看著舞台,不理她。

安然抿了抿唇角,隨手端起一個杯子,要喝一口。

正這時,喬御琛一把搶過了她手中的杯子,有些生氣的看向她。

安然眨巴著眼看他:「幹嘛?」

「你不想要命了嗎?竟然敢喝酒。」

安然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杯子,果然,是紅酒。

她是不小心端錯的。

可是……他不是在看舞台嗎,怎麼看到她端起了酒杯的?

「我沒注意,剛剛在看舞蹈。」

喬御琛心裡帶著氣,將自己身前的水杯端起遞給了她,隨後將酒杯放下。

安然偷偷抿了抿唇角,若無其事的喝起了水。

抬頭的時候,看到對面的喬御仁正在看她。

兩人四目相對,喬御仁將目光移開了。

她側頭看雷雅音,這貨正若無其事的在看舞。

「你跟御仁還在鬧彆扭嗎?」她聲音並不大,也就只有兩人能聽到。

雷雅音不是很高興:「別跟我提他。」

「喲,這是真杠上了?你捨得?就不怕他被別人給搶走了。」

「不是我的,也留不住。」

安然抱懷看向她:「你這變化有點太大了吧。」

「別聊這事兒了,我不想提,」雷雅音看她:「我看你還是關心一下御琛大哥吧,他真的生了你的氣的話,你可就倒霉了。」

想到剛剛他不讓她喝酒的樣子,她自信一笑:「那可不一定。」

捐款環節比想象中的沒勁。

也不過就是一眾女星們爭奇鬥豔的好機會。

喬御琛讓人將支票送了過去。

他捐款的數目與往年一樣,一千萬。

往年,安心都是跟著喬御琛一起蹭,沾帝豪集團的光,給安氏集團蹭熱度。

今年,這份光被安然佔了去。

她就只能老老實實的捐款。

她代表安氏集團捐贈了兩百萬,心裡卻是很氣悶。

本來這兩百萬可以省下來的,都是被安然給害的。

她暗暗的咬了咬牙,看向正在吃東西的安然。

捐贈環節差不多結束的時候,安然起身:「我去一趟洗手間。」

喬御琛起身,不冷不熱的道:「我陪你。」

「不用了,我自己去,我會快去快回的。」

雷雅音起身:「我也去。」

見雷雅音要去,喬御琛便沒有勉強,重新坐下。

兩個女人一起出去。

走進洗手間,安然道:「你還真能憋住了,喬御仁就坐在你對面,你不著急?」

雷雅音興緻不高:「一會兒我就不進去了,你幫我跟御琛大哥說一聲吧,我要先回去。」

「嗯?」安然驚訝了一下:「你不是最愛湊熱鬧的嗎。」

「本來是,可是今天我沒心情,」她嘟了嘟嘴,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我現在就想要安靜一下。」

看著雷雅音這樣,安然忽然意識到,這次她和御仁之間的矛盾,不是她想象的那麼簡單的。

「你自己一個人行嗎?」

「又不遠。」

她說著,理了理自己的裙擺,轉身往外走去。

安然跟出來,看著她的背影,覺得此刻的她有些可憐兮兮的。

重新回到座位上后,安然在喬御琛耳邊耳語道:「雷雅音先走了。」

喬御琛蹙眉:「真是稀罕。」

「誰說不是呢,」她端起水杯,喝水。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仁看了兒一眼安然身邊空空如也的座位,問安然:「雷雅音呢?」

「你還知道擔心啊。」

「我不是……不是擔心,算了,就當我沒問吧,」喬御仁悶悶的喝了一口酒。

「雅音她身體不太舒服,所以先回去了,你要是沒什麼事兒,就去看看她吧,我看她的樣子,好像很痛苦。」

喬御仁凝眉:「她怎麼了嗎?」

「可能是生病了吧,我沒具體問,總之我覺得你應該去看看,畢竟她是為了你才回來的。」

喬御仁想了想,正好,有些話他要去跟雅音說清楚,他站起身:「那我就先走了,你們慢用吧。」

安然看著他風一樣的離開,唇角勾了勾。

喬御琛眼神一斜,挑眉望向他:「他走了,不覺得可惜嗎?」

「可惜什麼?」

「你自己心裡應該很清楚。」

安然白了他一眼:「你別找茬兒。」

「他剛剛可是全程都在看著你,你會不知道?」

「他看我,是我的錯嗎?我沒有看他就證明我心裡坦蕩,如果連別人看我一眼都不行的話,那你就把全世界的男人眼珠子都挖出來好了,哦對了,順便把你的前女友的眼珠子也挖了,她一直在看你,做為你老婆,我也可以心裡不爽。」

說這話的時候,安然口氣也不是很好。

他只看到了喬御仁全程都在看她嗎?

那她還看到安心全程都在看他呢。

聽她這麼醋兮兮的一說,喬御琛看了安心一眼,這才發現,她的確是在看自己。

他挑眉看向安然,在她耳畔輕聲:「你吃醋了?」

安然無語,睥睨著他:「那你看到喬御仁看我,是因為吃醋?」

「沒錯,」喬御琛邪魅一笑:「我是吃醋了。」

安然不爽,他這分明就是無理取鬧,很明顯。

她握著筷子,悶悶的吃起了自己的東西。

喬御仁追到酒店門口,才終於找打了雷雅音。

他進了酒店大廳,上前擋住了雷雅音的去路。

忽然間看到喬御仁的時候,雷雅音著實嚇了一跳。

當然,心裡還有驚喜。

這是這麼久以來,他第一次主動找自己。

不知道他是不是來跟自己和好的。

雷雅音心裡充滿了期待的望著他,可是口氣卻很倔強:「你來幹什麼。」

「我們談談。」

雷雅音彆扭的側過頭,故意不看他:「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

她心裡有些竊喜,雖然時機不對。

「安然說你身體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

雷雅音揚眉,安然這樣跟他說的?

那他現在來,是關心她?

「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還是先帶你去一趟醫院吧,確定你沒事兒,我再跟你談。」

雷雅音聲音高了幾個分貝:「都說了我沒事,你沒有聽到嗎?安然是故意跟你這樣說,要你來看我的,我好好的。」

喬御仁點頭:「那好,我們聊聊。」

他硬拉著她,往電梯里走去。

兩人進了酒店的咖啡廳,這個時間,喝咖啡的人並不多。

「你要說什麼,說吧。」

喬御仁沉默了片刻,這才一字一句的道:「昨天早上,是我有些太激動了,我不該懷疑你,對於那件事兒,我媽是老手,他可能是希望我能夠跟你在一起后,對你負責。」

雷雅音看著他,拿不准他的意思。

「所以,你是相信,前天晚上的事情與我無關咯?」

喬御仁點頭:「如果你想這樣做,早就做了,不會等到這一天,是我媽的問題。」

「然後呢?」

「這件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們總要想辦法解決,我可以對你負責,跟你結婚,但是雅音,你一定要記住,這樣的話,你這輩子都不會快樂。」

雷雅音咬牙:「我快不快樂,我自己更加清楚。」

「當然,你自己會更加清楚,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嫁給一個不能給你愛情的人,你會有多麼的悲慘,雅音,我一直都拒絕你,不是因為你不好,而是不想耽誤你。

我知道,你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了,我沒有理由再把你拒之門外,可是我還是希望,我們在做最後的這個決定之前,你能夠想清楚,你真的要跟我嗎?」

雷雅音握拳,眼神中帶著悲傷。

「喬御仁,為了讓我不要纏著你,你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我喜歡了你這麼多年,直到今天才發現,你其實就是一個混蛋。」

喬御仁垂眸,心裡滿是愧疚。

「誰說要你負責了嗎?我已經成年了,跟男人上個床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我不需要你負責,所以你也不用在這裡可憐兮兮的跟我裝模作樣。你想要愛你的安然,那你就繼續去愛,鬼才會再攔著你,管你會不會受傷,從此以後,你要生要死的,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你這個混蛋。」

雷雅音重重的推了他一把,轉身進了酒店。

喬御仁閉目,嘆口氣,終究,還是做了傷害她的事情。

雷雅音回了房間,將自己藏進了被子里,放聲大哭。

她也是人,她的心也有血有肉,可是……卻被別人這樣辜負,她真的沒有辦法,裝作無動於衷,心好痛。

此刻的晚會現場,喬御琛跟幾個老朋友在寒暄,安然落了單。

安心端著酒杯,走到了喬御琛所在的位置坐下。

整張桌子上,只剩下了她們兩個人,所以安心說話也很是肆無忌憚。

「安然,你很得意對嗎。」

安然看著台上,抱懷:「還好。」

「很快,你就會笑不出來的,」安心看著她,燦爛的笑了起來。

遠遠的看去,還以為兩人多麼的姐妹情深呢。

安然看她,挑眉。

安心往她耳畔湊了湊:「你猜猜,我手裡握著你什麼把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