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媳婦吃醋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27
A+ A- 關燈 聽書

男人的嘴,果然都是騙人的鬼!

她倒不是氣南宮綺嘴裡說的「為救她而受傷」,這股無名火冒起,她幾乎不想再回去見男人。

顯然,南宮綺知道夜非墨所有事情。

這一聲非墨哥哥叫出口,已經無比彰顯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匪淺。

她說罷抬步就走,去了廚房。

南宮綺看著雲輕歌傲然的背影,很是不屑地嗤了一聲,轉身去往夜非墨的房間。

不過是一介小大夫,有什麼資格狂傲的?

……

屋門打開。

夜非墨抬頭看向入屋的人,眼中原本有些期待的光瞬間一暗,面色不虞。

「誰准你進來的?」

南宮綺扯了扯衣裙一角,吹了吹覆在面上的面紗,「非墨哥哥,你就這麼不待見我嗎?我以後都要待在這兒了,每天都要與你見面。」

夜非墨反感皺眉。

他可不想跟這女人每天見面,別來噁心他。

「不必了,你日後也是本王父皇的後宮妃子,長居深宮,是見不著本王的。」

盯著男人精緻無比的俊顏,南宮綺的臉上滿滿都是痴迷。

「非墨哥哥,你娶了個醜女你甘心嗎?那醜八怪怎麼也比不上我吧,不如我……」

「滾!」男人越聽戾氣越重。

屋中的動靜惹來青玄的目光,青玄察覺到他家主子面色陰鷙,心道不好,立刻上前把這位公主請出去。

「公主,您勿要打擾主子休息了。」

南宮綺心底委屈,想到剛剛那位大夫可以隨意出入男人的屋子,而她卻只能換得他的一聲怒斥,眼眶微熱。

「非墨哥哥……」

「滾出去。」男人怕自己不給好友面子,直接一掌將人扇飛出去。

南宮綺在青玄那驅逐人的目光,退出去了。

待人走了,夜非墨忽然問:「王妃呢?為何遲遲不見回來?」

青玄愣了一下,弱弱啟唇:「主子,剛剛聽青川說,王妃她……獨自回府去了。」

夜非墨:「……」

死丫頭,還說不是吃醋,就這麼把他拋棄走了?

他掀開被褥要起身。

青玄擔心地說:「主子,王妃有青川護送回府,不會有事的。」

他想阻止男人下榻,伸出去的手又弱弱收了回去,不敢說什麼。

王妃一定是生氣了,哦不,一定是吃醋了。

這種情緒,真是大好事。

「少廢話,將輪椅取來,本王回府。」

……

雲輕歌獨自回了王府,自己吃了一碗熱騰騰的面就在北院歇下了。

吉祥問:「王妃,今晚上您要睡在北院?」

王妃和王爺是不是真的吵架呀?王爺現在還未回。

雲輕歌沉悶地嗯了一聲,翻過身,扯過被褥蓋住了腦袋。

「我累了一天,讓我休息吧,若有什麼事再叫我。」

吉祥也不敢再出言打擾她。

等了好一會兒,吉祥的腳步聲走了,她才鬆口氣。

該死!

她最近情緒變化越來越古怪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好像從她丟初吻的那天。

大反派這男人,明顯有在追她的趨勢。

不對,他們本來就是夫妻。

她入了空間。

「系統,死出來。」

「雲小姐,系統不得不提醒你,作為一名執行任務的淑女,不應該說話這麼粗魯。」

雲輕歌翻白眼。

她都懶得跟這死系統鬥嘴,說:「現在人越來越多了,有沒有人物臉譜或者別的關係圖?夜天珏的人,一個個除掉才痛快。」

果然,那些煩惱的事情都可以用「工作」來忽略代替。

屏幕黑了又亮,許久才說:「人物關係圖沒有,但系統可以給你一個友情提示,這個莫清閑若是利用好了,也可以變成自己的人哦。」

變成自己人?

等莫清閑毒發的時候,會想盡一切辦法尋找「吳大夫」。

有這毒,她才好拿捏他。

「那好,若是將敵人策反成友軍,我任務值有沒有獎勵?」

系統:「……」

雲小姐,你肯定是商人不是醫生。

「問你呢?」

「有……任務值肯定有,數值是250。」

對於這個數字,雲輕歌又一次不客氣地把繡花鞋砸向了屏幕。

丫丫個呸的,這是拐著彎罵她呢?

屏幕亮光更閃爍,屏幕里的圓球還跳了跳:「雲小姐,你這樣是不對的,暴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默默翻白眼。

她倒要看看,這系統會不會有一天從屏幕里蹦出來,她第一件事就是將這系統暴打一頓。

「罷了,既然如此,接下來我得忙起來。」她說罷出了空間。

躺在榻上,睜著眼睛看著頭頂,久久無法入眠。

直到……

門被人推開。

她猛地坐起身來。

一道黑影立在門口,隨即傳來了青玄的聲音:「主子,王妃都睡下了,咱們是不是……」

話還未說完,就瞧見他家主子冷瞥過來的一道視線,那眼底的冷意讓他從頭到腳都倍感寒意。

「屬下多嘴。」他極慫地退到離門口三步的距離,然後再也不敢出聲。

雲輕歌看著男人倏然走近,有點疑惑。

「你怎麼回來了?」

她走之前也讓青川帶話了吧?

夜非墨站定在床沿邊,微微俯下.身看著她盤膝坐著的閑適模樣,心頭就有氣。

「為何回來?」

雲輕歌:「……我認床。」就想回來不行嗎?

他在她的床沿邊坐下:「本王是傷患。」

某女暗自咕噥:傷患又如何,又不是為她受的傷。

當然,這話她也沒有那個膽量說出口,只得裝作一臉純真無害的模樣看這夜非墨那俊美無鑄的臉說:「王爺,您千里迢迢趕回來是……有什麼事呀?」

夜非墨:「……」

一口氣堵在心口,他有一種想掐死她的衝動。

大概這就是所謂的不解風情。

他忽然捏住她的下巴,讓她亂轉的眼神瞬間無處安放,只能眼巴巴盯著他的臉看。

「雲輕歌,你吃醋了。」

這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

雲輕歌十分莫名地看著他,眼底有一閃而逝的慌亂,她的鎮定也依舊維持在臉上。她並不是情緒容易外放的人,此刻即便是心底亂糟糟的,她也能穩住情緒。

「王爺,你說什麼呢?別鬧了,我要休息。」

拜託,大半夜不睡覺,他跑過來就為了說她一句她吃醋了?

什麼鬼德行。

男人沉默地看了她一眼,見她兀自躺下去,他眼神深了幾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