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靖王妃有別的男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35
A+ A- 關燈 聽書

小丫頭明明就是生氣了,明明就是吃醋了,還不肯承認。

雲輕歌把被褥蓋過了腦袋,耳朵卻豎起,仔細聽著外面的狀況,十分想確定夜非墨會不會離開。

但……

被褥忽然被人掀開,有涼風灌入。

她身子驟然一僵,身邊塌陷了一塊,有人手臂環了過來將她徹底摟入了懷裡。

她僵硬地被迫靠過去,又擔心他傷口,所以也沒有掙扎。

主動把她抱進懷裡這種事情,也真的是他第一回做。

雲輕歌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閉著眼睛。

耳邊許久之後傳來了他的聲音:「輕歌,南宮綺日後也是會成為父皇的女人,不用吃醋。」

「我,我沒吃醋。」她抿著唇含糊地說,死不承認。

耳邊沒聲音了。

他大概也知道她嘴硬,看破也不點破。

「休息。」他命令了一聲。

雲輕歌乖巧闔眸,等了一會兒,又覺得這樣抱著的姿勢太過不適。

「王爺,咱們能不能不要這麼抱著,我萬一碰到你傷口也不妥。你這傷口,萬一出個什麼事兒,發炎了或者傷口崩裂了,可就糟糕了。」

「好。」他鬆開了她。

她鬆了一口氣,結果手臂就被他拉扯了過去。

「你抱本王。」

「……」

……

夜色深沉。

李妙兒躲在北院的大門口,探頭探腦。

「小姐,咱們這兒在看什麼呢?」

「你剛剛沒瞧見有兩個黑影掠入了北院里,兩個男人!」李妙兒瞪著丫鬟,憤憤然,「這個雲輕歌,吃著碗里的還肖想著鍋里的,竟敢夜晚幽會男人。」

丫鬟愣了一下,小聲說:「這也不奇怪……靖王又是個殘廢的。」

「閉嘴!王爺就算殘廢也會站起來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肯定,但她心底就是對夜非墨堅信不疑。

丫鬟被她的神情給嚇了一跳,弱弱問:「那小姐……我們,我們怎麼辦?」

難不成還要進去捉人吧?

「明日再看看,若是這男人還會來,呵。」李妙兒冷笑了一聲,似乎已經有了主意。

……

翌日。

東宮裡比往日更加熱鬧。

帝后二人與太后皆來了東宮。昨日太子與太子妃受傷之事,大街小巷都在議論此事。

此刻夜天珏是趴在床榻上,看著父母都來了,他勉強著撐著身子起來。

「珏哥哥。」雲挽月連忙扶著他。

「你勿要起來,扯到傷口就不好。」皇帝也擰著眉吩咐,臉色黑沉得厲害。

一國太子差點被人炸死,此人一定要揪出來砍頭。

皇后也是滿臉心疼,走到床沿邊:「真是太可惡了,珏兒,你可看清楚了對方的樣貌?」

「事情必須要徹查。」皇帝也說。

雲挽月捏著袖袍,站起身來朝著三位長輩鞠躬說:「這事兒月兒可以說,那夫妻二人喜好穿紅衣,他們應該是從南玄而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南玄?」太后細細琢磨了這二字。

再過幾日就是南玄與西玄使臣來訪,突然南玄人就在拍賣會上鬧出這事兒,是故意的?

雲挽月點點頭:「雖然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何人,可南玄人絕對無疑了。皇祖母要的那些攝魂香就在他們手中。」

「朕會派人徹查此事,這些日子早朝你也不必來上了。太子妃好生照顧太子。」

「是。」雲挽月心頭閃過一抹喜色。

此刻皇帝、皇后以及太后必然也是站在他們這方,這會是夜天珏最大的助力。

「擺駕,回御書房。」皇帝又問候了幾句,便走了。

皇后與太后二人不知是不是還有什麼要吩咐,竟是都沒有離開。

皇后忽然道:「挽月,你先出去,本宮與太后都有話與珏兒說。」

看著婆媳兩的神色,雲挽月總覺得有些不安,可還是輕輕點頭退了出去。

出了殿門,雲挽月眼眸里陰鷙的光一閃而逝。

昨日的事情,令她現在都有些懷疑。

那緋衣的男人,到底是何人,竟敢如此明目張胆地害太子。

昨日那般危急之事,夜天珏卻下意識將她護在懷裡,用他的背擋住了爆炸,現在回憶昨日的事情,她心底就是一陣欣喜和感動。

雖然這些日子二人經歷了波折,可他依舊還是她的珏哥哥。

這世上,應該再也沒有哪個男人能比他對她更好的了。

「太子妃,李妙兒姑娘求見。」

「李妙兒?」聽見丫鬟的稟報,雲挽月很意外地揚了揚眉,看了一眼外面的陽光燦烈,勾唇,「請她進來。」

……

「郡主尋我有事?」

李妙兒揪著手中的綉帕,將綉帕揉成了一團都不自知,她咬了咬下唇說:「事情是這樣的,我想到您是靖王妃的姐姐,又與靖王妃感情甚好,就……」

雲挽月心底冷笑。

她和雲輕歌感情甚好?

這姑娘眼沒瞎吧?

「昨夜,我瞧見有男人宿在靖王妃的屋中,而且是一整夜都沒有出來過。這事兒……不知太子妃知道嗎?」

原本冷笑的雲挽月徹底來了興緻:「此話當真?」

早就覺得雲輕歌和鬼帝有一腿,現在讓李妙兒抓到了把柄?

好啊!

「千真萬確,只是昨日沒有去捉住那靖王妃的姘頭。」

「實不相瞞,我很久之前也曾警告過我家那位傻妹妹。她與別的男人關係曖.昧,這事兒多危險,傳出去就是給皇家抹黑,陛下和靖王的臉往哪兒擱。可惜啊可惜,她偏偏就不聽。」

李妙兒感嘆:「您真是個心胸寬闊的姐姐。」

「沒辦法啊,她這個姑娘從小就是我疼著。」

「這個靖王妃,太過忘恩負義。」李妙兒罵道。

雲挽月心底冷笑,面上點點頭,「罷了罷了,郡主若要抓她把柄,可千萬別害死她,她也真的苦命。」

「太子妃,這事兒可不能讓我坐視不管。事關靖王的聲譽。更何況這靖王妃對您可不好,您還這麼護著她。」

……

雲輕歌起來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尖。

大早上誰在罵她?

她梳妝時,吉祥已經推門入屋,替她梳洗。

「王妃,王爺已經回到東院了哦,您要不要過去陪王爺用早膳?」

昨晚上吉祥睡得像豬一樣,根本不知道王爺早已來過。

雲輕歌嘴角抽了抽,才說:「好。」

陪他休息陪他吃飯還陪他處理國務,她這個王妃真是太任勞任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