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有沒有真摯的愛過誰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2:00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在床頭坐下:「問吧。」

「你有沒有愛過一個人,很真摯的那種愛。」

喬御琛挑眉:「這跟雷雅音有什麼關係嗎?」

「哦……也沒什麼,就是覺得雷雅音愛的那麼痴迷,那麼辛苦,有些可憐,所以好奇,是不是所有愛情都會這樣的辛苦。」

「真正深陷愛情中的人,是不會覺得愛一個人這件事兒很辛苦的,他們只會覺得幸福,就像你以前跟喬御仁在一起的時候一樣,你覺得辛苦過嗎?」

安然搖頭:「沒有,你呢?你有過這種感覺嗎?」

喬御琛嘆口氣,「我也年少輕狂過,所以怎麼可能沒有喜歡過誰呢,只是……年少時付出的真摯,十個有六個,都只是枉然。」

「所以,你這輩子只有在年少的時候愛過誰?成熟后,就沒有喜歡過別人了?」

喬御琛看著她,如果可以,他多想告訴她,現在就有,那個人就是你。

可是……他不能冒失去她的危險。

他笑:「沒有。」

安然心裡閃過一絲詭異的感覺。

失落,慶幸,還有……自己也說不清楚的傷感。

不過看來,他是真的不喜歡自己。

自己的確是想太多了。

她聳肩:「看來,我們都沒有雷雅音懂愛呢,說起來,喬御仁真是幸福,可以被人這樣愛著。」

「如果一個人不愛另一個人,但對方卻執意付出,那被動接受的那個人,不見得就是幸福的,」喬御琛說完,脫掉拖鞋在床上坐下,「雷雅音跟喬御仁到底怎麼回事兒。」

安然從床尾爬到了床頭,隨手拿起床頭柜上的書:「不知道,我沒有打聽。」

「你這麼關心他們的事情,卻不打聽?」

「如果不是自己能夠幫忙的事情,就得適可而止,對於御仁的感情問題,我永遠都不想插手。」

「怕自己會傷心?」

安然白了他一眼:「小人之心。」

「是你自己說,不會插手的,正常的人都會認為,你是因為難過才不管的。」

「我已經退出了這段感情,可是御仁還在裡面徘徊,這種時候如果我插手,他得有多痛苦?雷雅音是個好女孩兒,如果御仁有福氣能夠愛上她,那他們結合,未來必定會過的很幸福。可如果他們真的無法走到一起,那也是他們自己的命。」

她說完,低頭開始看起了書。

喬御琛勾唇笑了笑,不摻和,她最好說到做到。

「以後跟傅儒初保持點距離,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們在一起。」

「我雖然跟你結婚了,但我依然有選擇要跟誰交朋友的權利。」

「別人可以,傅儒初不行,」他總覺得,傅儒初將來會成為他的大威脅。

這種感覺,最好是空穴來風。

安然沒有理會他,反正她現在跟他吵架也改變不了什麼,由著他說,反正她又不會聽他的話。

第二天,雷雅音沒有來公司。

第三天,她依然缺勤。

到了第四天,安然真有些擔心了。

以雷雅音的個性,不可能一連三天銷聲匿跡。

她就不是一個能閑得住的人。

她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兒吧。

這麼一想,安然倒是真有些擔心了。

中午,她告訴喬御琛,自己不上樓吃飯了,要去找一趟雷雅音。

喬御琛沒有反對。

畢竟他也答應過雷總,要幫忙照顧雷雅音的。

安然來到酒店,打聽了一下前台,才知道雷雅音並沒有退房。

她上樓,敲門。

屋裡傳來雷雅音的聲音:「誰呀。」

「是我。」

雷雅音來給她開門,有些驚訝:「安然?你怎麼過來了。」

「你沒事兒吧。」

「我能有什麼事兒呀,」她鬆開握著門把的手,讓安然進來。

安然進屋后,發現她這屋子裡亂的可以。

她手機屏幕上,正顯示遊戲畫面。

安然驚訝:「你在玩兒遊戲?」

「是啊,怎麼了嗎?」

安然無語:「怎麼了?你這個人還真是不讓人省心,都已經開始在公司工作了,怎麼可以三天音訊全無?你也太沒有組織性了吧,大家都很擔心你。」

「所以,你是代表公司來看我的?」雷雅音嘟嘴:「還以為你是因為我沒去,擔心我了呢,果然呀,你就沒打算把我當朋友。」

安然聳了聳肩:「我們本來就不是朋友,不是早就說好的嗎。」

「對對對,你說的都對,那麼安小姐,勞煩你回去跟公司里的人說一聲,以後我不去上班了,我不幹了。」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辭職還需要說理由的?那……嗯,就因為公司不給我工資吧,我又不傻,不想白乾活兒了,這理由靠譜嗎?」

安然點頭:「挺靠譜的,行吧,那你繼續玩兒,我先走了。」

她起身要走,雷雅音也沒有留她,跳上床,繼續玩兒遊戲。

安然走到門口,嘶了一聲,這個女人……

她看向雷雅音:「你不會是中邪了吧。」

「什麼?」雷雅音莫名其妙的看她。

「你怎麼忽然間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我本來就這樣兒,只是熱情的方向變了而已。」

安然納悶:「你說的熱情……不會是指喬御仁吧。」

「嗯,就是他,以前我執著於追求他,現在我執著於玩兒遊戲。」

「所以,以前為了追他,可以去公司上班,現在不想追了,就不去公司了?」

「對,」雷雅音點頭,沒有看她。

安然看著她,沉默片刻:「這麼一看,喬御仁還真是罪孽深重。」

雷雅音蹙眉,抬頭看她:「什麼意思?」

「她把一個好好的姑娘,變成了遊戲機,」安然搖了搖頭,轉身要拉門把。

雷雅音苦笑,將手機放到了腿上,聲音一陣凄涼:「他喜歡的人是你。」

安然凝眉,沒動。

「不管我怎麼努力,他都不會將視線放在我的身上,即便……即便我要把我自己送給他,他也不稀罕,他說,他可以娶我,可是娶了我,也不會愛我,他能給我的,只有痛苦。以前,我真的不介意,可是現在,我開始介意了。」

安然回頭看她。

雷雅音雙眸里有些濕潤的看向他:「知道我為什麼介意嗎?」

安然沒有說話。

「因為……我對他的愛,已經成了他的負擔,我這個人,對他來說也變成了責任。如果有一天,我愛的人,跟我在一起也變成了叫做丈夫的機器。如果跟對方結婚,我就成了阻擋他愛別人的負累,那我寧可,不要在他人生中作威作福。他想要的,無非就是讓我放他一條生路,那我就放過他好了。」

雷雅音說著,眼淚從眼眶裡跌落了下來:「我放過他,他才能好好的做自己,你知道嗎?」

安然的心微微縮了一下,為喬御仁感到悲哀。

明明,他可以幸福的。

明明,他可以脫離苦海的。

明明,只要他伸手握住了雷雅音的手,只要他愛上她,他的人生就可以變成幸福的。

可是,他偏偏把一手好牌,打的稀爛。

她呼口氣,平復了自己的心情:「既然你沒事兒,我就代表公司放心了,我會回去把你要辭職的消息告訴他們的,你好好放鬆一下吧,如果覺得辛苦,想要回美國了,可以告訴我,我會去機場為你送行的,做為……曾經帶過你不到一個月的師傅。」

她說完,轉身拉開門離開。

雷雅音咬唇,將手機狠狠的摔在地上,雙手捂著臉,痛哭了起來。

安然出了酒店,站在大門口,撥通了喬御仁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聽,「然然。」

「我問你,你跟雷雅音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沒什麼。」

「沒什麼?喬御仁,你打算要騙我是嗎?」

喬御仁嘆口氣:「我傷害了她。」

「你做了什麼?」

「我媽給我們兩個人下了葯,四年前,我哥喝下的那種葯,酒後,我們……我們……」

喬御仁不繼續說下去,安然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她伸手捂著額頭,在酒店門口蹲下,手機放在耳畔,良久沒有說一句話。

「然然……對不起,我背叛了你,我……」

安然心裡難過不已:「你不該跟我道歉,御仁,我已經是喬御琛的妻子了,我們每天都同床共枕,做了男女之間該做的一切,我們……」

「你別說了,然然,我不在乎的。」

「我是想告訴你,我已經是別人的女人了,所以你跟任何女人做什麼,於我來說,都無所謂了。御仁,我曾經愛過你,可是那份愛已經結束了,結束意味著,我們都可以過上新的生活,你明白嗎。」

喬御仁沒有說話。

安然揉了揉眉心,忍著心裡的傷感:「御仁,你聽我說,你不欠我什麼,一段感情,不一定非要走到天荒地老的。能夠停留在最美好的時候,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我永遠不會忘記,你曾在我的青春歲月中給予我的快樂,你於我而言,永遠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但卻不再會是愛人。

現在,我已經有了新生活,我很幸福,可是雷雅音現在很痛苦,她在用很消極的方式對待自己,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如果你自己已經失去了幸福的能力,那你起碼,要讓愛你的人幸福,你說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仁認命的倚靠在牆邊,緩緩的蹲下:「然然,你別說了,什麼都別再說了,我娶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