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北城三少雲諾謙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2:08
A+ A- 關燈 聽書

聽他這麼說,安然眼角里有霧氣凝聚。

她能夠感覺的到,喬御仁是真的不幸福。

可是,她什麼都不能為他做,也做不到。

如果這麼多人都註定不幸,那起碼,要讓愛他的人幸福。

她現在唯一能想到的,只有這個。

安然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

她垂眸,望著遠處路邊乾枯的枝丫,就像她的心……很蒼涼。

她呼口氣,下了台階,上車回公司。

日子還要繼續,因為她還活著。

周六一早,她跟著喬御琛上了飛往涼城的飛機。

到了涼城,有人來接機。

對方畢恭畢敬的稱呼喬御琛,「大少。」

喬御琛跟對方笑了笑:「童叔,好久不見了。」

對方和藹的笑了笑,看向安然:「夫人,您好。」

喬御琛對安然介紹道:「這位是我摯友的私人助理,像是家人一樣,你就叫他童叔就可以了。」

安然點了點頭:「童叔你好。」

童叔笑道:「大少,夫人,車子在門口,請隨我來吧。」

三人一起走出機場,上了飛機。

「大少,雲少在家裡設宴,招待兩位先去吃飯,不知會不會影響您跟夫人的行程。」

「不會,先過去吧,我們有兩天的時間,來得及。」

「好的。」

安然看他,聲音不大的問道:「你以前怎麼沒說,你在涼城還有朋友。」

「確切來說,他不是涼城人,聽說過雲諾謙嗎?」

安然想了想:「北城三少之一的雲公子?」

喬御琛點頭:「對,就是他,他只是最近幾年在涼城發展自己的生意而已,大市場還是在北城。」

安然點了點頭:「我說呢,經常聽說你跟霍公子喝酒,卻從來不見雲公子,原來他來涼城了。」

「一會兒介紹給你認識。」

從飛機場,到雲家別墅,用了整整四十分鐘的時間。

安然有些累,在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喬御琛跟雲叔聊了一路。

車子開進雲家別墅,喬御琛拍了拍她肩膀:「安然,到了。」

安然坐起身,迷迷糊糊的往外看了一眼。

好漂亮的小院子,像是童話世界一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下車,轉過來幫她開門。

她站在院落里環視四周:「這裡好美呀。」

喬御琛挑眉:「你喜歡這種風格?」

安然笑了笑,看向他:「那倒不是,就是覺得這裡有點兒像小女生喜歡的地方。」

喬御琛邪魅:「嗯,這就是為小女生準備的。」

安然看他,有些好奇,輕聲問道:「雲少有女兒了?」

「女兒……倒也不算是。」

安然納悶,這是什麼奇怪的回答。

她正納悶的時候,屋裡有人走了出來。

對方優雅的走到了喬御琛的面前,兩人身高差不多,樣貌也是同樣的優秀。

兩人伸出拳頭互相碰了一下,對方道:「想要邀請你來涼城做一次客,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別把這裡說的好像是你的地盤一樣。」

兩人相視一笑,喬御琛將安然拉到自己身邊,「還用介紹嗎?新聞里應該聽說了吧,我愛人,安然。」

男人看著安然,和善一笑,對安然伸出手:「你好,我是雲諾謙。」

安然笑了笑,跟對方握手:「雲公子你好,我是安然。」

「本人比照片上更美。」

「多謝誇獎。」

喬御琛挑眉:「小魚兒呢?現在不是應該放假了嗎。」

雲諾謙對身後的傭人道:「去讓小姐起床,下樓來。」

「是。」

雲諾謙看向兩人:「別在這兒站著了,走吧,進屋去。」

幾人一起進了屋坐下。

傭人送上了茶水。

安然就安安靜靜的坐在喬御琛身邊。

雲諾謙問道:「怎麼樣,結婚的生活好嗎?」

喬御琛壞笑:「你自己再熬個三四年,結了婚不就知道了?」

雲諾謙眉心一挑,壞笑:「三四年?哼。」

「怎麼?」

「最多一年,不能更久了,」雲諾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喬御琛抱懷:「你對自己倒是有自信,不過我勸你一句,還是不要太過自信的好,說不定到時候,最先妥協的人,會是你。」

「那你就拭目以待吧。」

兩人聊的內容,安然完全聽不懂,只能尷尬的喝茶。

反正她本來也沒打算要插話。

正這是,樓上傳來動靜。

安然往前看去,就看到樓梯上,一個身著睡衣的少女,披散著頭髮,睡意朦朧的走了下來。

女孩兒長的非常可愛,玲瓏精緻的五官,讓她看起來像是個洋娃娃。

見到喬御琛,女孩兒眼睛瞪大了幾分,有些驚訝的走上前來。

「御琛舅舅,你怎麼來了呀。」

喬御琛勾唇一笑:「來談點生意,你這是才起床?已經十點半了。」

「都怪舅舅,我昨晚睡的好晚,真的起不來啊。」

女孩兒說著,走到了雲諾謙身邊坐下。

可她一坐下,立刻就彈起身,來到安然面前,坐在茶几上打量她。

「嗯?我在新聞里見過你誒,你是御琛舅舅的妻子,對吧。」

安然點頭笑了笑:「你好,我是安然。」

「我叫雲果,你可以叫我小魚兒。」

安然笑了笑。

雲果道:「哇,御琛舅舅,報紙上沒有誇張誒,安然姐姐真的很美啊。」

「你管我叫舅舅,卻叫安然姐姐?輩分不錯嗎?」

「你老了,可是安然姐姐還很年輕呀。」

喬御琛不爽,挑眉,問安然:「我老了嗎?」

安然看他,不禁一笑:「你自己不知道嗎?我也不是很確定。」

「哦?」喬御琛壞壞一笑,這筆賬,先記下。

「小魚兒,過來,」雲諾謙聲音比剛剛嚴厲了幾分。

雲果嘟嘴,站起身,重新回到他身邊坐下。

喬御琛看向雲諾謙:「小魚兒剛剛說,昨晚都怪你,才讓她睡晚了,你幹什麼了,把小魚兒累成這樣了。」

雲諾謙和煦一笑,看向小魚兒:「你有臉自己告訴御琛嗎?」

小魚兒嘟嘴:「怎麼沒臉,你體罰我,讓我手抄女德,是你的錯啊。」

「我為什麼體罰你。」

「因為……」小魚兒努嘴:「你無理取鬧唄。」

雲諾謙眼神裡帶著一抹寵溺:「你不經過我的同意,跟男生一起出去吃飯,這是違反了規定的。」

「你就是不信我,我都說過了,我是跟曼曼兩個人去吃飯,正好在那裡遇到了那個同學,你……」

「不用解釋了,解釋就是掩飾,趕緊上樓去洗漱,一會兒下樓來吃飯了,天天衣衫不整的,像是什麼樣子。」

雲果撇了撇嘴,起身,上樓。

童叔從隔壁屋裡出來,站在雲諾謙的身後:「雲總,有您的電話。」

雲諾謙對喬御琛和安然道:「你們兩個稍坐片刻,我去接個電話,很快就回來。」

喬御琛翹著二郎腿,態度隨性:「去吧。」

客廳里就剩了兩個人,安然看向喬御琛:「雲公子是跟他外甥女兒一起住的啊。」

喬御琛眉眼一挑:「外甥女兒……算是吧。」

安然納悶,「你這回答還真是,剛剛我問雲少是不是有女兒,你說算是,現在又說外甥女兒還算是,你要是不想回答,你還不如不回答我呢。」

「你看他們兩個人長的像嗎?」

安然努嘴想了想:「我不太會看這個。」

「不像,」喬御琛自己問完自己回答:「他們兩個根本就沒有血緣關係。」

「啊?」安然驚訝:「我看雲公子好像很寵小魚兒呢。」

「寵……」喬御琛眉眼挑了挑:「是不是寵,得到最後才能知道。」

「什麼意思?我怎麼又聽不懂了呢。」

他挑眉看向安然:「有些事情,眼見不一定為實,總之這是別人的事情,我們就不要多問了。」

安然點了點頭,不問就不問。

中午吃飯的時候,喬御琛不時給安然夾菜。

雲諾謙看著喬御琛的動作,不禁扯了扯嘴角。

雲果道:「小舅舅,下午我想出去一趟。」

「不行。」

「可是我跟曼曼有約了。」

「那就推掉,下午我要帶你去看畫展。」

雲果嘟嘴賣萌裝可憐,雲諾謙全都當做視而不見。

倒是對面的安然有些納悶。

不是親舅舅,不是親外甥女兒,這樣的相處方式,不尷尬嗎?

安然邊吃著,喬御琛已經將菜再次送進了她的碗里。

安然看他:「我差不多吃飽了。」

雲果注意力被轉移,看向安然:「啊?安然姐姐,你這才吃了幾口呀。」

「我身體不是很好,東西吃不了太多,還是少吃點,負荷會比較少一點。」

雲果一臉同情的看向她:「安然姐姐,難道,你有……有絕……」

症字還沒有說出口,喬御琛臉色已經冷了幾分:「沒有,別胡說八道。」

看到喬御琛的態度,雲諾謙更是勾唇一笑。

安然又吃了幾口,放下筷子:「我吃好了,雲少,小魚兒,你們慢吃。對了雲少,我想去你家後院看看,可以嗎?」

「請便。」

安然起身,往後院走去,雲果也扔下筷子:「安然姐姐,我也吃好了,我跟你一起去。」

兩人一起去了後院,雲諾謙喝了一口酒,看向喬御琛。

「看來,謹之說的沒錯,你的確中招了,別不承認,我了解你。」

喬御琛苦笑:「深陷其中,無法自拔,這是我現在的心理感受,做為兄弟,我也奉勸你一句,如果愛了,別傷害,否則,將來你會追悔莫及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