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我就是故意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50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但笑不語。

看著這大夫笑得頗帶深意,莫無雙氣得想抽她兩鞭。

「說不說?」

「這位公子,我還真的沒有解藥。」她攤了攤手,「你若是非得問,大可以找別的大夫給你配解藥。」

啪!

莫無雙已經抽出了腰間的長鞭,直接甩在了雲輕歌的桌面上,只聽一聲裂開的聲響,桌面被長鞭擊裂開一條縫。

「最好別耍花樣,接下來死的就是你。」

可惜,這樣的威脅對雲輕歌沒有意義。

「實話就是我沒有下毒,不過是昨日給你上藥時加了點特殊的葯,這樣你可以感覺傷口不痛,只是這葯嘛,多少有些副作用。」

莫清閑目光深沉地盯著雲輕歌:「什麼作用?」

「會令人上癮哦,必須再服用同樣的葯來壓制身體上的癮。」雲輕歌微笑,表情很無辜的模樣。

他們傷了夜非墨這事兒,她也記著呢。

要拿捏這兄妹兩再容易不過了。

一旁的莫無雙瞳孔一縮,臉色陰沉:「你故意的!」

「對哦,我就是故意的。」

莫無雙:「……」

「若不故意,我怎麼保命呀?」

看著雲輕歌若無其事的說此話,莫無雙氣得又想一鞭子揮過去,剛舉起長鞭就被雲輕歌的聲音打斷。

「不過我得提醒二位,這葯呢,是我特別調製的,你們可以尋遍其他大夫,恐怕都調配不出此葯。勸你們二位善良。」

莫清閑:「……」

莫無雙:「……」

勸他們善良?這滿臉鬍子的小大夫真帶種!

「你想如何?」莫清閑最為淡定,「說罷,用什麼換你手中的葯。」

雲輕歌揚唇。

爽快!

她從袖中摸出了一隻小瓷瓶,拿捏在手中把玩:「咱們就來做生意吧,畢竟,以物易物,這很正常,對吧?」

莫清閑皺眉。

「這是第一瓶,只有一次用量。前提是,倘若……」她沒說完,瞥了一眼一旁偷偷探著腦袋的如意,她微微支起身子,湊到了莫清閑的耳邊低語,「倘若太子尋你,給你各種好處讓你聽命於他,你可以嘴上答應,但一切消息都必須告訴我。」

莫清閑很訝然。

他原本就長得妖媚,再加上此刻面色白得病弱接近透明,反倒有幾分病美人的味道。

雲輕歌的提議,很令他心驚。

她是怎麼知道他打算跟太子合作的?這大夫是何人?

訝然神色在他眼底一閃,他眸底當即浮上陰鷙,立刻伸手掐住了雲輕歌的脖子。

「你怎麼知道這事?」

「你掐死我,你也會死。」雲輕歌一點都不害怕。

莫清閑心頭震動,握著雲輕歌的手上力道多少還是鬆了些。

「我話已至此,你若是不肯,這葯,我也不會給你。」她說罷,將葯立時收入袖中。

「該死!」莫無雙低咒了一聲,上前就要扒她衣裳。

脖子被莫清閑握著,衣袖又被莫無雙給揪著,但莫無雙子在她的衣袖暗袋裡翻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葯,實在不知道葯在何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葯呢?」

雲輕歌切了一聲。

葯在空間,她才不說。

莫清閑忽然鬆開了雲輕歌的脖子,終於鬆動了:「好,這次暫且答應你。」

他起身就走。

「哥哥?」莫無雙見他走了,連忙追上他的腳步。

兄妹兩離開,隨即屋內的煞氣也彌散了去。

雲輕歌揉了揉脖子,暗暗鬆了一口氣。

距離使臣來訪的日子越來越近,昨日太子受傷的事情,皇帝肯定會徹查。她仔細看著那兄妹兩的穿著,再想了想昨日她和夜非墨穿的緋衣,意識到什麼,抽了抽嘴角。

不會吧……

可按照夜非墨那卑鄙的性子,確實敢這麼做。

所以,夜非墨是故意選的紅衣,又拍賣的是攝魂香,南玄國獨有的寶貝熏香。這是誤導皇帝,讓皇帝知道南玄的叛黨來到了天焱?

……

雲輕歌回到王府,去了書房。

剛剛踏進東院,她便瞧見了滿院的侍衛和宮女嬤嬤。

這麼大陣仗,想必是太后。

管家迎上前,小聲說:「王妃,太後娘娘來了。」

雲輕歌點點頭。

「您還是勿要進去討罵。」劉凱好心說道。

畢竟此刻,正挨罵的是王爺。

雲輕歌不在意,走向書房。

太后的聲音很嚴厲。

「非墨,雖知你對哀家不滿,可也不該將此事報復在妙兒身上。她有何錯?不過是一心為你好。」

原來是為李妙兒討公道。

「還有你那靖王妃,若是真的行的正坐得端,又何必在意他人的流言蜚語?」太后氣得身子都抖。

面對太后的呵斥聲,輪椅上的男人面色不動,就連眼神都懶得給太后一個。

「皇祖母若是訓斥完了,就回宮吧。」他懶懶說了一句。

太后:「……」

她氣得頭髮要飛起來,這個該死的小子,竟然雲淡風輕地說讓她回去?

「既然知道是流言蜚語,本王一貫就不喜歡這些流言蜚語。既然李妙兒已經是靖王府之人,理當由本王管教教訓,皇祖母難不成還要過問本王府里之事?」

太后被噎了一下。

確實,這姑娘都已經送給他做小妾了,她還能怎麼說?

「青玄,送皇祖母。」

太后猛地回神,怒道:「夜非墨,你別太不知好歹!」

男人冷冷勾了勾唇角,看都不看一眼。

這般罵聲出口,可面對的是毫無反應的男人,氣定神閑的模樣,倒顯得她這一大把年紀的老人沉不住氣。

她拂袖,轉身就走。

經過雲輕歌時,猛地頓住腳步。

雲輕歌朝著太後行了一個虛禮。

「靖王妃也好自為之。」太后丟下一句話就走。

看著太后那氣得不輕的模樣,雲輕歌覺得好笑,懶得回應,起身朝著書房走去。

現在莫清閑也算是解決了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將王府內的小妾給解決了。

太后這麼囂張,她也看不過去了。

夜非墨聽見她聲響,很意外,「為何回來了?」

「事情解決了。」她笑容比離開時燦爛多了。

他本想問什麼事情,突然目光一滯,看著她脖子上的抓痕,面色一冷。

「過來。」

聽著他沉冽的嗓音,雲輕歌略微不解,走向他,問:「怎麼了……」

話還未問完,他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