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他也被人傷害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2:16
A+ A- 關燈 聽書

「追悔莫及?」雲諾謙不屑一笑:「我不會改變我的計劃,這是她們該償還給我的。」

「如果有一天,你愛上了那丫頭,你一定會後悔的,因為你給予的傷害,已經沒有辦法挽回,不管你有多恨,她都是無辜的,所以……」

「我發現你這小子,陷入了愛情后,膽子也變小了。」

「你知道我現在最害怕什麼嗎?」喬御琛勾唇,面帶苦澀:「怕她會離開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愛上她,也想不明白,我喬御琛這種曾經揚言這輩子都不會再愛的人,為什麼要愛上一個恨我入骨的女人。可是有些問題,真的是即便想再多,也得不到答案。」

兩人都沉默了片刻。

「總之,做為兄弟,我還是希望,我的奉勸你能記到心裡,我不希望將來有一天,你會後悔。」

雲諾謙一臉自信:「我不會後悔。」

「這話,我也曾說過,」他端起酒杯,喝酒。

兩個男人沉默了起來,各自都懷有心事。

後院里,安然坐在鋪了絨毯的躺椅上曬太陽。

小魚兒躺在她身側的地方:「安然姐姐,你有沒有覺得,我家有些壓抑啊。」

「還蠻好的啊,你有個對你這麼好的舅舅,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怎麼會壓抑呢。」

「你看,我想自己出去一趟,都得磨好久,我舅舅這個人,就是太霸道了,總把我當成孩子,其實我明明都18歲了。18歲,就算是成年人了啊,成年人會叛逆的誒。」

安然聽她這麼一說,不禁笑了起來,她看向雲果:「你現在的生活,不知道是多少人羨慕都羨慕不來的,你還想要叛逆啊。」

「可是我不自由啊,」雲果嘆口氣:「如果是我自己的親舅舅就好了,現在,我白吃白喝著小舅舅的,總感覺心虛,底氣不足。」

安然看她:「我以為你們是親的舅舅外甥女兒的關係呢,因為你們看起來感情很好,像是親的一樣。」

雲果一聽,不禁笑了起來:「呵呵,他其實不是啊,他是我媽媽的學生,以前我媽媽做過小舅舅的家教,後來……媽媽因為一些事情離開了,我變成了沒人要的孩子,所以小舅舅就收養了我。

小舅舅真的很善良,對毫無血緣關係的我,像是親生女兒一樣對待,其實他明明也就只比我大14歲,那時候讓二十多歲的他,帶著一個十幾歲的外甥女兒……真的是辛苦了。」

「看吧,你雖然覺得這個家沉悶,可卻還是很愛雲少的,對吧。」

「嗯……算是吧,我小舅舅這個人,他哪裡都好,就是……脾氣不太好,嚴厲起來,可嚇人了。」

安然聽小魚兒不停碎碎念著,不禁笑了起來。

她曾經跟母親相依為命,所以知道,跟一個人相依為命的感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小魚兒現在可能覺得被雲少束縛住了自由,很不開心,可是將來,終有一天,她會懷念這段歲月的。

因為被人守護的感覺,真的很好很好。

「你們家院子里的景緻,做的比迪士尼樂園裡還要夢幻,看這個就知道雲少有多寵你了。」

「我小舅舅一直以為我喜歡愛莎,其實我早就過了那個迷戀童話的年紀,不過不管怎麼說,坐在這裡,看到對面的這些畫面,還是很養眼的,對不對。」

安然點頭笑了笑,從剛剛,她在客廳里,隔著窗戶就看到了後院的夢幻小屋。

這些東西,男人多半都是不喜歡的。

可是雲少願意為了一個女孩兒做這些,就證明他真的很在意這個姑娘。

畢竟,每天守著這些東西,男人應該並不喜歡。

屋裡兩個男人吃完飯,喬御琛來叫安然一起離開。

因為他們今天還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

雲諾謙將兩人送到了車上,有司機和專職導遊帶兩人去逛涼城。

離開雲家別墅,安然往後隔著車窗看了幾眼。

喬御琛看她:「怎麼,你還覺得不捨得?」

「我幹嘛要不捨得,我就是覺得……」她欲言又止的搖了搖頭:「算了,沒什麼。」

「有話就直說,我最討厭別人說話說一半留一半。」

安然壞笑:「既然你討厭,那我就偏不要說,你不開心,我就開心了。」

「這樣啊,」喬御琛對司機道:「司機,停車。」

司機愣了一下,將車停在了路邊。

「你們兩個都下車,我要跟我愛人談一下。」

兩人快速下車。

安然看他:「喂,你這樣把人家趕下車幹嘛呀。」

「懲罰你呀,總不能讓他們看到我們在做什麼,不過,我倒是不介意他們在外面看我們震。」

安然臉一紅:「你胡說什麼呢。」

「你不是說,我不開心,你就開心了嗎?在這麼狹窄的地方做這種事情,我也會不開心,我覺得你一定會很開心。」

「我才沒有,你別鬧了,」她要開窗,讓司機和導遊進來。

喬御琛倒是抱懷,自在的道:「你剛剛沒說完的,到底是什麼事?」

安然想了想:「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有些太偏激了,我總覺得,雲少對跟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小魚兒這麼好,這感情……不像是尋常的舅舅對外甥女兒的感情,倒像是……愛人。」

喬御琛挑眉:「你對這種事情很敏感?」

安然搖頭:「並沒有,就是覺得……雲少做的太細緻了,甚至連家裡都打造成了一個女孩子喜歡的最夢幻的樣子,如果不是因為真的很在乎這個女孩兒,又怎麼會做到這種程度呢?」

喬御琛笑了笑,「尋不尋常的,與我們沒有什麼關係,他們的事情,你就不必多想了。」

他落下車窗,對司機和導遊道:「你們上來吧。」

兩人上車,重新出發。

安然努了努嘴,所以啊,她本來也沒打算繼續說。

是他非要她說的。

來到第一處涼城最知名的景點,兩人跟著導遊轉了一圈。

見她凍的耳朵有些通紅。

喬御琛走到景點的紀念品店裡,給她買了一個兔耳朵耳捂和手套。

將這兩件單品戴上,安然對著鏡子不禁笑了起來。

她看他:「會不會有些太裝嫩了。」

「不會,本來就很嫩,尤其是身上,嫩的出水,好的很。」

安然臉一紅:「你這是表揚我呢,還是給我將葷段子呢。」

「你自己看著理解,我都可以。」

安然無語,她努了努嘴:「付錢。」

說完,她轉身往外走去,導遊快步跟上。

喬御琛出來,牽著她的手,跟導遊一起往前走。

從景點裡快速轉了一圈后,他們又上車,來到另一處景點。

轉完也到了傍晚。

喬御琛讓導遊先回去了。

去酒店的路上,他問道:「你覺得怎麼樣?」

「如果是作為大眾游的話,也還可以,一個下午兩個景點,不算累蠻好的,可就是……」她邊說著邊努嘴搖了搖頭:「不夠新穎。」

「你有什麼想法,說來聽聽。」

「我覺得,有很多人尤其是現在的大部分年輕人,都喜歡自由行,他們會追求比較稀有又值得的景點。我覺得,我們可以即開發大眾的旅遊線路,也設計一條小眾的線路,然後準備一條自由行的服務,三線齊開。」

安然說著看向他:「我不太懂這些,這只是我個人的觀點。」

「現在大部分的旅行社,都會有這些大眾線路和自由行線路,不過小眾線路的確是比較少見,我們可以嘗試一下。」

「可涼城就這麼大,我們能開發出新穎的東西嗎?」

「這就要看我們的能力到底有多大了,」他勾唇一笑:「我會找專業的團隊來打造一條非凡線路的。」

兩人回到酒店,前腳剛下車,後腳,喬御琛就接到了雲諾謙的電話。

「御琛,結束了吧。」

「對,現在在酒店門口呢。」

「那就上餐廳來吧,我訂了包間,也剛到。」

喬御琛笑:「看來,你是打算提供最周到的服務了。」

「必須的。」

掛了電話,喬御琛帶安然上樓找到了雲諾謙。

包間里,只有他一個人,喬御琛納悶:「小魚兒呢?」

「在家裡,體罰。」

「又做錯事了?你別對她那麼嚴格。」

「你真以為她會乖乖被我罰?你還不知道她嗎,來安然,坐吧。」

喬御琛笑,拉著安然坐下。

飯才吃了沒多會兒,喬御琛就接到了譚正楠的電話。

有份文件需要他緊急處理,他掛了電話道:「我得上樓去處理一份郵件,最慢二十分鐘,你們兩個先吃。」

安然覺得,就她跟雲諾謙的話有些尷尬,正想開口,說要跟他一起上樓的時候。

雲諾謙道:「你去吧,我會照顧好安小姐的。」

喬御琛離開,雲諾謙看向安然:「你不用覺得拘束,隨便吃,就當我不存在就好。」

安然不禁一笑:「當不存在是有些難,不過我會隨便好好吃的。」

「平常御琛有些悶葫蘆吧。」

安然想了想:「也還好吧。」

反正他們之間的交流本就不多。

「你別看御琛這個人表面看起來深沉,很不可一世,可他也被人傷害過,內心很敏感,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善待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