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解決了小妾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8:58
A+ A- 關燈 聽書

這舉動,雲輕歌沒防備,隨著慣性直接摔坐在了他的腿上。

雲輕歌:「……」

坑爹!

坐下的剎那,她感覺到夜非墨也僵了一下。

他大概本意只是想將她拉扯近,卻沒料想到直接將人給拉到了懷裡。

她慌忙要起身,才聽到頭頂傳來他略帶一些窘迫的聲音道:「脖子上怎麼回事?」

他窘迫也是此刻二人的姿勢,滿懷都是她身上淡淡的香氣,太容易影響他的思緒。

雲輕歌摸了摸脖子,說:「是被莫清閑給抓的,不過現在沒事了。他現在身上有毒,必須聽我命令。」

一點小傷,她確實沒往心裡去。

他垂眸看著懷中的小丫頭,手虛扶著她,抿了抿唇。

「雲輕歌,你還要坐多久?」

呃?

雲輕歌下意識站起身來,語氣有些無辜:「我也不是故意的,是你拉我的。」

他不說話。

「對了,王爺,今日就將這些小妾解決了吧,雖然都是太後送的,你我不能明目張胆將人送走。但可以把她們給嚇跑是吧?」

他抬起頭看她,想到她之前說過的話,蹙了蹙眉。

「沒有其他法子?」倒不如他直接派人暗殺了這群小妾。

「王爺,相信我,這個法子絕對治本又治標!」

夜非墨頓時有些懷疑她這是故意惡整他的,倒也不是真的希望小妾們走人。

畢竟太后眼線一除掉,這丫頭肯定會回北院。

他情緒不高,淡淡嗯了一聲。

……

是夜。

西院里得到了管家的吩咐。

「王爺讓我們一起去侍寢?」為首的姑娘卻並不高興,甚至哭喪著一張臉。

她們都知道,王爺是個毀容加腿殘的,誰都不肯去。

管家叫了所有姑娘,唯獨沒有叫李妙兒。

「姑娘們,請隨老奴過去。」

而此刻趴在榻上哀嚎的李妙兒心底有氣,撐著身子要起來,奈何還沒有起來就被丫鬟給拉住了。

「小姐,您別激動,您身上還有傷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行,為什麼獨獨沒有我?」李妙兒心底又氣又惱,急的想哭。

丫鬟很無奈,想安慰她,可看著她這眼淚如同斷線的珠子落地,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李妙兒很生氣,一拳重重砸在了床榻上,神色氣憤。

……

八位姑娘站在寢屋門口等候,發現寢屋裡確實沒有王妃的身影。

大家面面相覷,心中沒底。

「幾位,進去吧。」劉凱替她們將門推開。

彼時,雲輕歌正趴在床底下,偷偷看了一眼外面的情況。

床幔放下,姑娘們入屋也看不見榻上的男人。

當然,榻上的並非是夜非墨。

本來雲輕歌是想讓夜非墨把面具取下,再把衣裳褪了,把燒毀的人皮貼滿他身上,讓姑娘們看見厭惡跑路就是了,可夜非墨不肯。

折中之下,雲輕歌只好尋了個跟夜非墨身形比較相像的侍衛來易容。

姑娘們入屋后,不敢輕舉妄動。

幾人相互推搡了一下,最後將為首的姑娘率先推了出去,小姑娘一個踉蹌,摔進了床幔里。

結果……

「啊——」小姑娘被嚇得花容失色,猛地退了出去,嘔吐不已。

其他的姑娘臉色微微一變。

「我,我,我……」扶著一旁柱子乾嘔的小姑娘跪下去哭了,一個「我」字出口,半天都說不出完整的話。

雲輕歌躲在床底下瞄著她們的神情,慢悠悠地把床幔扯開。

榻上的侍衛只好尷尬地學著他家王爺的聲音說:「都愣著幹什麼,還不過來?」

床幔一打開,大家都看見了榻上的男人,渾身肌膚從頭到腳,沒有一片肌膚是完整的,全部都是被燒毀的皺褶。

嚇人不已。

姑娘們有的被嚇得往後退,聰明的直接裝暈倒地,場面混亂不堪。

「嗚嗚嗚……我不想侍寢。」柱子邊的小姑娘哭得梨花帶雨,只想回家。

「暈的拖出去,其他的抓過來侍寢。」侍衛裝得有模有樣。

柱子邊的小姑娘一聽,乾脆直接一腦袋撞柱子,暈了。

她知道控制力道,怕死的她,只是把自己撞暈了去。

沒被拖出去的姑娘見狀,也紛紛效仿暈厥了過去。

她們寧願死都不要給這靖王侍寢!

管家站在門口絲毫不意外,板著臉命令侍衛們將姑娘一個個拖走。

榻上的侍衛連忙起身,將衣裳穿好,尷尬又不失禮貌地道:「王爺,屬下……屬下先告退了。」

他也很無奈,這種坑爹事情下次還是換別的侍衛做吧。

不遠處屏風后才傳來了男人的一聲嗯。

侍衛腰帶沒系,撕了臉上的易容人皮匆匆忙忙跑了。

雲輕歌這才從床底下爬出,看向屏風后:「明日這些姑娘肯定會來自請下堂的,我辦事兒還是靠譜的。」

屏風后默。

小丫頭這語氣,明顯是在邀功。

可他真的誇不出來。

面子都要被她耗完了。

雲輕歌沒聽到聲音,繞過屏風看,見他只是端坐在輪椅上,因為面容隱在面具后又看不大明白,她歪了歪頭。

「王爺,你好像不是很高興?那我再幫你把小妾們抓回來?」

「你敢!」他暗惱。

他終於說話了,雲輕歌才吐了吐舌頭,「王爺,要不要休息?」

「去洗乾淨,臟死了。」他瞥了一眼她身子。

床底下雖然每天都有打掃,根本不臟,可他還是勒令她去洗乾淨。

雲輕歌無法,去沐浴。

等洗乾淨回來時,床榻已經換了一套乾淨的褥子床單枕頭,夜非墨也已經躺在了床榻上,面具被放置在桌面上。

那張完美如神祇的臉映著燭光,一覽無遺。

她走近他,問:「還不休息嗎?」

他看她,沉默了一會,道:「本王剛剛命令管家將北院改造成客房。」

「?」雲輕歌懵了。

北院不是她住的地方嗎?怎麼被改成了客房?這丫的倒是問過她意見再改啊!

「不是,王爺,你這樣做是不是……」

「所以,這些日子,你繼續住在東院。」男人語氣很沉靜,好像只是在說一件很正兒八經的事情,像是在表現自己沒有別的私心。

雲輕歌扶額。

她覺得這男人是故意的。

「王爺,你就不擔心以後?」

「嗯?擔心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