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他喜歡的姑娘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05
A+ A- 關燈 聽書

以後有何擔心的?

他似是有了幾分明了,目光一瞬落在了她的腹部上。

她是指……生娃娃?

不過,即便是生娃娃,以後也不必擔心。

「以後也不用擔心,即便是有孩子了,再將北院改成孩子的院子便是了。」

雲輕歌眼睛瞪大。

靠?孩子?

「不,我是說……」

看著她那有些糾結的神色,男人恍悟了一分,又繼續解釋:」你放心,若是孩子夠多,北院也夠大。大不了再將王府擴大。」

雲輕歌:「……」

他腦子裡都想什麼呢?竟然連孩子的事都想得到。

她哭笑不得地說:「王爺,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萬一王爺以後有別的喜歡的姑娘,心底會介意的吧?」

雖然他們夫妻之間並沒有夫妻之實。

但她遲早都是要離開,他君臨天下那日,大概就是她任務結束離開的一天。

一想到日後陪他君臨天下的女人將會是他的皇后,陪他共度餘生的女人,而她註定只是個過客,心底也有些堵得慌。

他驀地抬頭看她。

他蹙了蹙眉。

他表現不明顯?她看不出來?

他喜歡的姑娘,表現這麼明顯,這丫頭竟然感覺不到?

「怎麼了?」面對他這有些凜冽的目光,雲輕歌略略有些不解。

「沒什麼。」他不悅,躺下去。

雲輕歌撓了撓頭,上也不是,走也不是。

是裝作若無其事地樣子躺下去休息呢?還是轉身走人呢?

「過來,休息。」他見她還傻站著,悶悶吩咐了一聲。

雲輕歌乖乖脫了鞋,上榻。

剛躺下,男人的手臂就橫了過來,把她強勢往懷裡帶。

他隱約覺得,每次這丫頭總有一種會在未來某一天離開的預感。這種直覺,令他不喜。

「你的傷口今日上了葯沒?」雲輕歌想到他傷勢,連忙問。

他不說話。

「喂?」她推了推他。

見他沒反應,雲輕歌也有些擔心,試探說:「那王爺,我給你寬衣看看哦?」

他不說話她便當成默認了。

所以,她直接伸手去解他腰帶。

手剛剛把他腰帶扯開,突然男人一個翻身將她壓下。

她一怔,微張嘴,剛想說話,突然他清冽的氣息拂近,唇上一暖,令她瞳孔微微擴大。

「你這女人真是笨。」

被啃了,她還有些懵,卻被他罵成了笨,持續懵逼中。

……

第二日吉祥來給雲輕歌梳洗的時候發現了一件驚奇的事,忍不住咦了一聲。

「王妃,你嘴怎麼破了?」

雲輕歌有氣無力地瞪了這丫頭一眼。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昨晚上她又被吻了!

啊啊啊啊!

關鍵是她一點心理防備都沒有,每回一被吻就腦子空白,混亂加失眠。

她太難了。

吉祥發現她另外半張沒有被瘢痕覆蓋的臉紅得徹底,像是發現新大陸般湊近了雲輕歌看,「王妃臉紅了。」

她再不諳世事也知道這代表什麼,瞭然一笑。

「不是,我熱的。」雲輕歌目光落向鏡子里,摸了摸自己的唇。

哦對,那根本不叫吻,那叫啃好吧。

……

如她所料,第二日一早,小妾們早早來到東院請求下堂。

畢竟是小妾身份,直接退回給太后就好。

夜非墨心情好,直接讓管家將姑娘送回給太后。

而青玄偷偷瞄著王爺從一早起來就唇角帶笑的模樣,心底暗自猜測著,昨晚上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大好事。

……

小妾被送還,之後太后即便是再想給夜非墨塞小妾都沒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選中哪家姑娘,姑娘都裝死,還有的人家姑娘一聽風聲就急急忙忙把自己嫁了,生怕入靖王府伺候那毀容的靖王。

太后只好作罷。

而皇宮裡,夜天珏的傷勢本來好轉了,可卻突然某日高燒不退。

雲挽月也無心去過問這雲輕歌的事情,整個太醫院的太醫用盡了所有法子都沒有讓夜天珏的高燒退下。

雲挽月無法,只想到了那位「吳大夫」。

……

這日陽光正好,街上人來人往。

明日就是使臣來訪之日,不少官兵在街上巡視,禮部的人忙著布置明日的種種事宜。

雲輕歌坐在醫館里無聊地撐著下顎。

最近病人銳減,也是好事。

期間她回過一次侯府,去看了祖父祖母,又去給哥哥診了脈,得知哥哥的病情在好轉,她才放心下來。

街上總有侍衛經過。

突然,一輛眼熟的馬車在醫館門口停下。

熟悉的丫鬟打開了馬車車門,自馬車裡走下了一身華麗衣裙的天仙般的美人。美人優雅的白裙映著陽光,房費都在閃閃發光。

不少人都看過來。

看見雲挽月,雲輕歌眸光一沉。

無事不登三寶殿,她來,為誰求醫?

雲挽月走近,看見她,腳步略顯焦急。

「吳大夫,請跟我去皇宮一趟。」

「為何?」雲輕歌不解。

難道是夜天珏?夜天珏要死了?

雲挽月絕美的臉上焦灼的神情可不像是在說謊,她說:「別磨蹭了,太子如今病危,診金好談。」

「哦……」雲輕歌語氣慵懶了,「我不去。」

「為何?」雲挽月一聽,臉色鐵青。

「皇宮內都是御醫,為何要讓我去?」

這麼多天過去了,夜天珏的傷勢還沒有好?難不成大反派還在那炸藥里加了點什麼東西?

要說大反派下毒的功夫真是比她這個大夫還厲害,上次重傷莫清閑又給他下毒,這次……

「御醫若是能治好,我也用不著來尋你。你就說,要多少診金,還是,你希望我去求皇上下旨讓你去給太子看病?」

喲,皇上都搬出來了。

雲輕歌神色依舊平靜:「好吧,你都將皇上搬出來了,我還能說什麼?」

明日使臣來訪,夜天珏會強行去參加宮宴的,畢竟很重要的一天。

在書里,這一天夜天珏差點要置夜非墨於死地。

「走吧。」雲挽月見她答應了,眼神陰狠。

這個大夫實在不知好歹,正因為是鬼帝的人,她才心中生出殺意。

等珏哥哥沒事了,她第一件事就是解決了這大夫,看誰還能給靖王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