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喬御琛的過去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2:23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有些不信的笑了笑:「雲少,你可別說笑,這世上,誰能傷害得了喬御琛呀。」

「還真的就有這樣一個女人,」雲諾謙喝了一口紅酒。

「你是說……喬御琛的初戀?」

雲諾謙甜美:「他跟你提起過?」

安然想到那天,他說過,初戀這件事兒,十個有六個都是枉費,也承認過自己曾真摯的愛過誰……

她點頭:「說起過,不過沒有說的太詳細,只是說,初戀多不會走到最後。」

「是啊,」雲諾謙苦笑:「這世上的男男女女,又有多少人,能夠跟第一個讓自己心動的女人白頭到老的呢,都說男人絕情,可是女人絕情起來,比男人更毒。」

安然抿唇:「聽雲少這樣少,好像也有過轟轟烈烈的過去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諾謙回神,笑了笑,又喝了一口酒:「也算有過吧。」

「你能跟我講講喬御琛的過去嗎?」

「你好奇?」

安然想了想,點頭:「有些好奇。」

雲諾謙嘶了一聲:「我不確定,我要是跟你說了,會不會被他給手撕了,他的脾氣你也知道,還是挺嚇人的。」

「但我覺得,你應該不害怕他。」

「你這是在激我?」

「不是,雲少要是覺得可以,就給我講講,要是為難,我也不會勉強,畢竟,喬御琛自己都沒有跟我詳細的說過,我也不好為難你。」

雲諾謙挑眉,看著她自在一笑:「你倒是個很個性的女孩兒,跟安心的確不同。」

提到安心,安然表情凝了凝。

「哦,抱歉,我是不是提了不該提的人?」

「你跟喬御琛關係那麼好,應該知道我跟安心之間的事情,所以沒什麼的。」

「我不是有意要把你們放在一起比較的,就是不自覺的想到,畢竟,御琛之前這四年,一直跟安心在一起,我們也是在北城見過幾次的。」

安然抿唇:「怎麼從喬御琛的初戀女友身上,聊到他前女友身上了,跨度有些太大。」

「他的初戀女友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不過就是以前年輕,不懂得愛情的時候,喜歡上了讓自己心動的女人,最後又因為家裡人的反對,沒能走到一起。」

安然納悶:「家裡人的反對?喬御琛的父母不是在他不大的時候就走了嗎?」

「你不知道嗎,他還有個爺爺尚在人世,他那個爺爺……可是厲害的很呢,以後你見到他,可得小心點兒,那脾氣,不是蓋的。」

安然視線迷離了幾分,想到了那天在書房門口偷聽到的喬御琛跟他爺爺的對話。

他爺爺很不喜歡她,所以要喬御琛儘快解決掉她。

只是她很好奇,喬御琛最終會以什麼方式解決她呢?

如果他不動手,他爺爺又會做些什麼呢?

「所以,是喬御琛的爺爺趕走了他的初戀女朋友?」

「對。」

「喬御琛就什麼也沒做嗎?他不是喜歡那個女孩兒嗎。」

「當年,御琛沒有掌權,他爺爺威脅他,如果不跟那個女人分手,就會把喬家和她母親留下的財產,全都交給他同父異母的弟弟去繼承,那是御琛最為難的時候。

為了能夠跟她在一起,他開始想辦法轉移他母親的財產,幾乎用盡了一切能夠利用的手段,可那個女孩兒,卻拿著御琛他爺爺給的錢,離開了他。」

「那後來呢,喬御琛就沒想過去找她嗎?」

「找?就好像你要為誰一心一意的好,對方卻甩了你一個耳光是一樣的道理,如果是你,你還會去找這個甩你耳光的人嗎?」

安然沉默,抿唇:「不會。」

「所以,以御琛這樣的個性,怎麼可能去找那個女人呢,那對她來說,簡直就是恥辱。」

安然沒有再做聲,端起碗,喝了一口湯。

原來,喬御琛被他的初戀女友背叛過,怪不得……

「御琛的個性之所以敏感,是因為他受過傷害。他不會輕易的對一個女人付出感情,如果御琛愛上了你,請你無論如何一定要珍惜他,因為他不知道是付出了怎樣的勇氣,才敢再一次去嘗試錐心刺骨的愛情。」

安然抿唇,沒有說話。

如果愛情真的能夠錐心刺骨的話,他就不會再嘗試了,又何來愛上她一說呢。

怪不得,她的計劃這麼難以完成。

怪不得,他會跟他爺爺說,他跟自己只是玩兒玩兒,原來,都是有因果的。

喬御琛回來的時候,安然已經吃飽了。

他坐下,看向沒有動碗筷的她:「怎麼不吃了,在等我?」

安然看著他挑眉一笑:「我吃飽了。」

「確定?」

雲諾謙點頭:「她剛剛的確吃了不少,比中午吃的多,看來今天下午累到了。」

安然笑:「也還好,你們慢慢吃,我想你們肯定有很多話要聊,要不我就先上樓去吧。」

喬御琛起身:「我送你回去休息。」

「不用了,房卡給我,我自己能夠找到房間的。」她笑:「又不是小孩子。」

喬御琛挑眉,將房卡交給她:「那你先回去,我半個小時以後回去。」

「你不用急,慢慢吃吧。」

安然先離開,喬御琛跟雲諾謙一起喝酒。

雲諾謙道:「這個女人……只怕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喬御琛挑眉:「何來此言?」

「剛剛我跟她聊了一會兒,她很聰明,口風也很緊,我跟她聊了這一會兒,竟然沒有套到她心裡任何的話,她把自己的心封閉的很緊,想要打開她的心門,以後你可有的苦頭吃了。」

喬御琛挑眉,這些東西,他不說,自己也很清楚。

雲諾謙端著酒杯:「你選擇了一條很艱難的路,早知道,那會兒我還不如支持你,讓你娶了你爺爺看得上眼的安心呢。」

「行了,別說這些沒用的話了,煩的很,跟我一起喝一杯吧。」

他端起酒杯,對雲諾謙的方向舉了舉。

兩人各自喝了一口,雲諾謙挑眉:「都說男人三十而立,我看你跟謹之倒是三十而禍。」

「我現在比謹之能好一些,起碼,我們還相守在一起,我想好了,不管用什麼手段,我都不會讓她離開我的身邊。」

「你確定這樣可行?」

「了不起,我就跟你一樣,她去哪兒,我就把生意搬到哪兒。」

「我們不同,我是為了復仇。」

「目的不同,性質一樣。」

「你爺爺不反對你們在一起。」

「你覺得,他會不反對嗎?」

「那你想好對策了嗎?」

喬御琛冷笑:「他以為,我還是十年前的喬御琛嗎?現在,在這世上,沒有人能夠輕易的讓我妥協。」

「誰說沒有,我就知道一個。」

喬御琛挑眉看他:「誰?」

「安然呀。」

喬御琛無語一笑:「行了,別打趣我了,你自己還是好好想想你自己的事情吧,你跟小魚兒之間現在相處的很好,如果可能,你應該放下仇恨,畢竟……」

「又要說教,打住。」

喬御琛無奈,雲諾謙現在的狀態,就是幾個月前,他的狀態。

他記得,那時候霍謹之也勸過他,讓他不要跟安然開始,因為一旦開始了,他就會深陷其中,他不信。

甚至於後來,喬御仁說讓他不要愛上安然,不然會萬劫不復,他依然嗤之以鼻,他一直都相信,他自己做的決定就絕對不會後悔。

可是當真的遇到愛情的時候,他才知道,原來在愛情里,是沒有道理可言的,愛上了,就是愛上了。

雖然得不到安然的心他很痛苦,可愛著她的這過程,卻讓他幸福。

沒錯,愛情根本就沒有道理,沒有禮法可言,它就是一本糊塗賬。

安然是真的有點累了,回了房間,洗完澡躺在床上就睡著了。

喬御琛回來,她竟然完全沒有聽到。

直到有人壓在自己身上,她才猛然驚醒,條件反射的去推掖對方。

見是喬御琛,她鬆口氣,有些埋怨的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十五分鐘以前。」

「你怎麼也不叫醒我,真的嚇了我一跳好嗎。」

「我看你睡的香,想讓你多睡一會兒。」

安然無語:「那你就讓我多睡一會兒啊,為什麼要抱我?」

「你這是在跟我耍起床氣嗎,」他邪魅一笑,壞壞的看著她。

「拜託,資本家先生,現在是起床時間嗎?起床氣,也得在起床的時間再發吧。」

她抬起手腕看了一眼:「現在是晚上九點半誒,是睡覺的時間好嗎。」

「嗯,本來的確是睡覺的時間,可我卻要把她改成算賬的時間。」

「算賬?算什麼賬。」

「我老了嗎?」

安然凝眉:「什麼意思啊。」

「今天在雲家,我問你我老了嗎,你不是問我自己知不知道嗎?我不知道,現在需要你來告訴我。」

他雙眼微眯,邪魅的望著她:「好好的回答,你要是回答的好了,有賞,可是如果回答的不好……那我可就要罰你了。」

安然無語:「你怎麼這麼幼稚啊。」

「男人都很介意,被嫌棄老,不知道嗎?」

安然嘆氣:「那你倒是告訴我,懲罰是什麼,獎賞又是什麼?」

他挑眉,壞笑:「懲罰就是,我要睡了你,獎賞呢……就是你睡了我。」

安然咬牙,這個不要臉的資本家。。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