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殘棋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4:55
A+ A- 關燈 聽書

第138章殘棋

第二日,金鑾殿中聖上大怒,下旨將惠妃鍾離月打入冷宮,鍾離富凌遲處死,鍾離一家男子發配女子買為官奴,鍾離一族永不錄用為官。

聖旨一下,滿朝皆驚,原因無他,惠貴人近日風光正盛,聖上有意封其為四妃之首,鍾離一家越發得意。

後宮向來和前朝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如今鍾離月被貶入冷宮,鍾離一家本指著她平步青雲的願望徹底落空。

對於龍顏大怒的原因,有些人還是聽到了些風聲,和昨日鍾離富當眾稱自己為本宮一事脫不了干係。

只有聖上後宮及子嗣,是為一宮之主之人尚可稱為本宮,鍾離富如此已經觸犯了皇上的底線。

如此大膽,是否已經有了謀朝篡位的苗頭?

容離在家中聽到二哥容喆說起此事時,直接一口水噴在了他的臉上。

容喆掛著一臉水珠委屈的看著容離,他怕她在院里待的悶,所以前朝有什麼趣事便講給她聽聽,誰知這丫頭竟吐他一臉水。

「不好意思啊二哥,我不是故意的。」容離手忙腳亂的幫容喆擦水,她沒想到雲襄竟然這麼迅速,她終於知道雲襄昨晚的意思了。

「沒事,沒事,我自己擦擦就行。」他小妹都認錯了,自己怎麼捨得怪她?

「成了,我得去練功,你要是一個人待著無聊就去找娘聊天。」容喆每日都是定點練功的,這個好喜歡一直從小堅持到現在。

「我知道了,對了二哥,昨兒大哥沒生氣吧?」容離小聲問道,她昨日回來的晚,又沒讓容敬說話,今日她想探探容喆的口風,要是沒生氣她就不用跑過去承認錯誤了。

「沒有,他怎麼會生你氣呢?我已經教育過他了。」容喆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他以為多大的事呢。

容離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容喆,「你什麼時候翻身農奴把歌唱了?」

容喆在原主出嫁之前,可是和原主一樣,都很怕容敬的。

「誒,你這話聽著新鮮,哪兒學來的?」容喆覺得有趣,這句話形容他還挺貼切。

「這個一會再說,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容離沒正面回答。

「這不大哥疼你么?要是我早被他念死了,他看你玩的高興,也就沒說什麼。」容喆這才把實話說了,光他的面子能有多大?

還得靠小妹!

「哦~」容離點點頭,「我說呢,行了,你去練功吧。」現在沒他什麼事了。

「你這臭丫頭,過河就拆橋。」容喆伸手直接一個爆栗,在容離的瞪視中樂呵呵的跑遠了。

容離無奈的看著容喆,這麼大人了還跟個小孩子似的,晃悠到院中看她身邊的四個丫頭玩鬧去了。

午時剛過,雲襄按點前來報道,容離醞釀了一上午,自然還記得昨晚的事情,可她還沒來得及說話,雲襄便晃了晃手中的棋譜,「有一局百年殘棋未解,有沒有興趣試試?」

容離雙眼倏地亮了,躍躍欲試道,「快拿來我看看。」

雲襄遞了過去,眸中暗含笑意。

容離翻開棋譜,看的嘖嘖稱奇,興奮的敲了敲桌子,喚道,「小桃,擺棋。」

小桃頭一回見主子興緻這麼高昂,片刻不敢耽擱,按照原樣將殘棋排好,立於一旁。

容離和雲襄就著留下的這半幅棋局下開來,殘棋本就難解,哪怕聰明如斯的二人也要費些功夫。

一個時辰一晃而過,仔細看看,棋盤上的局勢,和剛開始相比並沒有什麼不同。

「我該走了。」他見容離還沉浸在棋局中,輕聲出言提醒。

下棋哪能一天下完?不然他怎麼找機會再來?

這棋啊,一直下不完才好。

「到點了?」容離抬頭,她還沒下過癮呢,殘棋果然比一般棋局有意思,「那你明日早些來,成嗎?」

這麼擱著,她心痒痒。

「好。」他毫不猶豫的點點頭,她的要求他自然會應,更何況是如此和他心意的要求。

棋局被封了起來,待送走雲襄,容離還在想棋要如何下,簡直進了入定狀態,其餘三個丫頭不禁好奇,怎麼主子睡個午覺起來,就成這個樣子了?

一連幾日,容離和雲襄的棋局一直在繼續,雲襄來的一日比一日早,容離吃飯睡覺都在想這局棋要如何解。

棋盤上,波雲詭譎,迷霧重重,每走一步都須得慎重之極。

兩人雖說均不輕鬆,到也樂在其中,恍然不覺時光飛逝。

就這樣一日一日過的飛快。

這天,五月初五端陽節如期而至,這日宮中照例舉辦盛會,三品以上的官員可進宮赴宴。

皇后懿旨,宮中花開正盛,正是百花爭艷之時,誥命夫人可攜女進宮一同賞花。

其中,皇后特指容離入宮。

謝菡聽完傳旨太監的唱和后不禁皺了眉頭,皇后是什麼意思?

明知道離兒已被端王休棄,卻還要宣離兒入宮,說是賞花,可謝菡覺得沒那麼簡單。

容離到是沒什麼所謂,反正她和皇后一家沒什麼關係了,讓她去就去唄,還能少塊肉嗎?

伸手壓了壓謝菡眉心的褶皺,她笑眯眯的說,「娘,當心變醜哦。」

「你這孩子,」謝菡抬手點了點她額頭,「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沒心沒肺,皇后此旨必有深意,依娘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咱們還能抗旨不尊?」容離安撫的拍了拍謝菡的手,「娘,皇後下旨,無論人家是個什麼意思咱們都得接著,左右不過為難我而已,大庭廣眾之下,她難道不要面子的嗎?我這點事誰不知道,若是皇后挑明了為難我,落下個小氣的名聲可真是得不償失了。」

「皇后在宮中待了多少年,她的手腕怎容小覷?」謝菡搖了搖頭,她不能讓女兒有事,「那日為娘自己進宮,就說你病了,皇后還能讓人抬你過去不成?」

容離正色說道,「娘,您也說了,皇後手腕頗多,萬一我閉門不出正和了她的心意呢?到時讓您一人應付皇后的刁難,我可不依,我家娘親怎可被他人欺負?您放心,女兒已經長大了,這些事情應付的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她也不能當場殺了我吧?就算不顧念她自個兒的名聲,也得顧念您和爹爹呀。」

容離說完歪著頭看向謝菡,「您要還不帶我去,就說明您嫌我給您丟人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