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不肯好好看病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12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看見了她眼底的殺念,倒也不懼,神色淡漠地跟著她走出了醫館。

如意連忙抱著藥箱跟上。

一想到可以見到太子殿下,她的嬌顏上浮上了一絲可疑的紅暈,最後又硬生生忍住了要問的問題。

而雲輕歌,一側頭就瞥見了她明顯紅了的臉,眼底深意含著冷冽。

東宮。

比起外面皇宮裡的忙碌,東宮之中卻極為靜謐。

經過前殿的花園時,還能瞧見在打掃花園的宮女們,連除草的動作都小心翼翼不敢出聲。

這麼奇怪的景象,令雲輕歌很奇怪。

「珏哥哥自從那日之後,受不得一點大聲的響動。這是什麼病不成?」

「哦,這個要見到了病人才能下判定。」雲輕歌敷衍著雲挽月。

她其實很不想給夜天珏看病,真希望有人能給自己來解個圍,亦或者把她擄走也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被擄和給夜天珏看病之間,她寧願選擇前者。

殿內更是安靜。

雲輕歌和如意的腳步聲稍稍有一些,就被雲挽月一個眼神警告了。

這麼玻璃心?

她目光落向內殿,重重帷幔之後遮擋的人影看不清楚。

宮人無聲緩慢地把帷幔掀開。

整個殿內的安靜已經近乎於病態的詭異,令人不喜。

「若是這樣,不如就先刺激刺激,再看看殿下情況。」

見大家都如此小心翼翼,雲輕歌故意大聲說話,好像就為了驚動重重帷幔后的人。

這突然的聲音響徹寢殿,打破了之前那詭秘到令人窒息的安靜,卻也令一眾宮人面色巨變。

雲挽月也變了臉色,絕美的面容幾乎猙獰,狠狠瞪著雲輕歌。

「你瘋了?」她無聲地說了三個字。

「哦,太子妃您說什麼?說大聲點,我聽不見。」

雲挽月幾欲抓狂。

「吳大夫?」帷幔后響起了男人的聲音。

多日不見,從聲音上聽著都彷彿失去了活力一般,還有些嘶啞。

雲輕歌淡淡扯了扯唇角:「是草民。」

此刻,宮人也已經將帷幔全部掀開了,她大步走向了內殿,目光一瞬落在了床榻上盤膝而坐的男人身上。

不過幾日,這男人就已經消瘦得厲害,他本就皮膚偏白,此刻更是病態地發白,甚至還泛著青色。

他抬起眼帘看向她,隨即掃了一眼雲挽月和如意。

「如意,把藥箱放下。」

雲輕歌吩咐完,走至床沿邊,神色漠然問:「殿下哪兒不適?」

她問這話的時候,目光沒有一絲情緒和溫度。

夜天珏因為發熱癥狀,腦子一片混沌,手落在額際上,聲色干啞:「頭痛。」

雲輕歌示意他將手腕伸出,切他脈搏。

原來是皮膚感染引起的發熱,並不是夜非墨下毒了。

她還略帶幾分失望。

「哦,沒什麼大礙,就是小事,多喝水多出汗,不要整日在榻上悶著,出去走動就好。」

她收回手,簡單說了一句,收拾東西就準備離開了。

雲挽月不解,連忙喝住她:「你等等,你怎麼說話的?你這大夫也太不靠譜了吧?」

「我既然不靠譜你還叫我來做什麼?」

雲挽月美目圓睜。

一個小大夫,竟然還有膽跟她頂嘴!

「你,你放肆!」

「吵夠了沒有?」夜天珏捏了捏眉心,他最近特別反感大聲說話的人,即便是雲挽月也不行。

被他這一聲呵斥給鬧的,雲挽月有些委屈,垂下頭,濃密的眼睫落下遮蓋了她的所有情緒。

雲輕歌淡淡道:「二位不信的話,我也無法。還請殿下另請高明。」

她巴不得這男人別治好。

其實燒傷的皮外傷才是大事,發炎導致發熱。

她偏就不說清楚,她偏就不開藥。

她不信,這夫妻兩敢在東宮殺她滅口。

「吳大夫,你如此草率,本妃是不會付診金給你。」

「……月兒,送吳大夫離開。」夜天珏唇色蒼白,開開合合一會兒,最後才擠出了一句話。

他受不了這些人在殿內大聲說話的模樣。

雲挽月心底有氣,只能忍著,示意雲輕歌離開。

走出了寢殿,雲挽月冷戾地盯著雲輕歌:「吳大夫,雖知你是鬼帝的人,可你既然身為大夫,就該好好給病人看病。否則……」

「哦?我哪裡沒好好看病?不知太子妃這話中之意,草民一心為民,可不敢有半點懈怠。」

「呵!」女人精緻的面容上浮現出嘲諷,「我告訴你,最好我的珏哥哥能好起來,否則……」

這吳大夫就死定了。

比起她面容上的陰狠毒辣,雲輕歌只是雲淡風輕地笑了笑,毫不在意。

敷衍般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待雲輕歌的身影消失在東宮宮門口,雲挽月忽然轉頭吩咐一旁的侍衛:「今夜,派人殺了這大夫!」

之前留著也是以為吳大夫可以好好給太子看病。

現在……

不肯好好看病的大夫,留著也是無用,更何況還是敵人的大夫,殺了一了百了。

……

出宮后,回到醫館時,如意忽然拉拽住了雲輕歌的衣袖。

「吳大夫……咱們醫館里是不是來小偷了?」

順著如意的視線看過去,瞧見了店門敞開了一半。

她記得分明,走得時候,如意可是鎖了門。

她拽回自己的衣袖,安慰說:「不用害怕。」

安慰了一番這丫頭,她大步往裡走。

直覺告訴她,不是小偷。

如意緊張地抱著手中的藥箱緊跟在她身後,二人一前一後入屋,但云輕歌走在前。

忽然,二人都瞧見了屋內站著的一抹高大的黑影。

雲輕歌看見這抹熟悉的身影,微不可查地鬆了一口氣:「你怎麼來了?」

如意定睛一看,察覺到竟然是那位高冷麵癱的「鬼帝大人」,她詭譎的視線瞟了一眼雲輕歌,連忙主動說:「吳大夫,我去藥鋪那邊。」

然後就走了。

他每次白日在帝都出沒都會易容,今日亦如是。

雲輕歌走近他,將桌上凌亂的書籍收拾了一頓。

「你去了何處?」男人目光灼灼看著她,語氣不善。

她頭也不抬,老實回答:「進宮了一趟,雲挽月讓我進宮給太子看病。哦你放心,我沒給他看病,隨口胡謅了一句就走了。」

他抿唇。

發現他不說話,只是凜冽的視線始終剜在她臉上,她有些不解地抬頭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