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你快樂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2:30
A+ A- 關燈 聽書

本來今天還有別的行程,可是兩人卻雙雙起晚了。

至於原因……她是昨晚被他折騰的太累了,而他是因為什麼,她就不清楚了。

九點半,兩人才從九點出發,導遊帶兩人用一上午的時間快速的走了一個景點。

中午在外面簡單的吃了一點,下午又溜達了一個景點。

三點多的時候,他們直接去了機場,回北城。

在機場,喬御琛給雲諾謙打了電話,簡單的告了個別。

回到北城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飛機落地,他們開機。

安然的手機滴滴滴的來了無數個消息。

有的是未接電話提醒,還有幾條簡訊。

她將簡訊打開,都是葉知秋髮來的。

「姑奶奶呀,江湖救急,快來上夜。」

「雷雅音瘋了,趕緊的,我控制不了了。」

「哎,你死哪兒去了,我是沒招了,我不管了。」

她沒有全都看完,出了機場,上了車后,直接給葉知秋回撥了過去。

電話接的很快,那頭傳來DJ樂曲的轟鳴聲。

「我天,你幹嘛去了,還把手機關了。」

「剛剛在飛機上,我去了一趟涼城,剛回來,怎麼好回事兒,什麼叫雷雅音瘋了?」

「你來吧,你來了就知道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解釋比較好。」

掛了電話,安然對喬御琛道:「我們要先去一趟上夜酒吧。」

「雷雅音又去耍酒瘋了?」

「知秋沒有跟我說,可是我覺得……應該差不多,畢竟她也去鬧過好幾次了。」

「都已經有經驗了,葉知秋還解決不了這種小事兒?他不會是故意把你找去,要見你吧?」

安然看他,挑眉:「他要是想見我,不需要找理由,只要說,你來,我就會去了。」

「有這麼隨便?」

「沒錯,」她瑟的笑:「全世界,只有葉知秋也這個特權,我只買他的賬。」

「你這是在惹我生氣?」

「你有什麼好生氣的?」她轉頭看向窗外:「你們本來就是不同的,你自己不清楚嗎?」

喬御琛在心裡微微嘆息一聲,他清楚,很清楚。

可正因為清楚,心裡才會覺得不爽。

來到上夜酒吧門口。

安然一下車就小跑了進去。

服務員將她帶到了葉知秋身側。

見她來了,葉知秋緊皺的眉心終於鬆懈了幾分。

她問道:「雷雅音走了?」

「走了個屁,你看那裡,」他的手往角落裡指了指。

安然往那邊看去,就見到半弧形的長椅中,雷雅音濃妝艷抹,正跟一個男人在喝酒,曖昧的貼臉捏手……

她咽了咽口水:「那真是雷雅音?」

「我去,你別問我,我也差點兒沒認出來,要不是我家服務員說肯定沒錯,我絕對會以為那是干特殊服務的小妞兒。」

「你沒攔她?」

「攔?我今晚都給她趕走四個男人了,這個是我派過去的『卧底』,你沒看那小子不敢摸她,都是她在摸男人嗎。」

安然呼口氣:「御仁呢?你聯繫他了嗎?」

「御仁說,讓我幫忙照顧,這臭不要臉的,我真特么的想掐他。」

安然納悶,喬御仁不是已經說過要娶雷雅音了嗎,怎麼還會弄成這樣。

葉知秋抱懷,手肘撞了撞她的胳膊:「親,你不過去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過去能幹嘛?」

「勸勸她呀,女人之間,不是應該更有共同語言嗎?」

安然聲音平靜的道:「我只知道異性相斥。」

「你大爺的,那你來幹嘛來了?」葉知秋瞪她:「來看熱鬧的?」

「你讓我來的,我就來看你了,不行啊。」

「行,你拽,」葉知秋搖了搖頭,女人要是發起狠來,還真是嚇人的不要不要的呢,對吧。

兩人正說著,喬御琛走了過來。

葉知秋看了他一眼,輕聲問安然:「這尾巴你帶來的?」

「我們一起去的涼城,所以就一起從飛機場過來了唄。」

「度蜜月去了?」葉知秋諷刺的口氣,她一聽就聽出來了。

「嗯,不行啊。」

「你丫的。」

安然笑,她這知己,明知道自己段位不行,還非要來找刺激。

喬御琛已經看到了那邊的雷雅音,沒有做聲。

安然看他:「你有辦法沒?這都已經第五個男人了。」

喬御琛看向葉知秋:「叫幾個保鏢,把她拉出來。」

他說完,轉身就拉著安然的手往外走去。

「喂,」葉知秋懵了:「拉出去她還會回來的呀。」

喬御琛沒有說別的。

葉知秋嘆口氣,打個響指。

他身後的西裝男上前:「葉少。」

「去,找人,把雷雅音給我架出去,要是她鬧,直接給我抬出去。」

「是。」

安然被喬御琛帶出了酒吧。

她腳步不快:「暴力的手段解決不了問題的,如果把她從這裡趕走,她以後還會去別的地方作,你不是答應過葉知秋的父親,會照顧她的嗎,如果她去別的地兒,吃了虧,那可是在打你喬少的臉。」

他看她:「你什麼時候跟她關係這麼好了?」

「哪有好?」

「你不是為了保護她,在激我嗎?」

安然抿唇,看著他沉默了片刻,才生硬的道:「我沒有。」

他隨性一笑,戳了她鼻尖一下:「你有。」

安然呼口氣:「所以,你打算怎麼辦?就把她丟在門口不管了?」

她才剛說完,酒吧門口已經傳來了雷雅音的喊叫聲。

「你們放開我,混蛋,信不信我找人砸了你們的酒吧,葉知秋,你這個混賬,以後我再也不要來找你了。」

幾個保鏢將她推到喬御琛和安然身前。

她看到兩人,愣了一下,這才抱懷:「好巧,在這裡遇到了。」

喬御琛冷聲:「不巧,我們就是來找你的,上車。」

他轉身上車,安然上下看了她一眼,一臉的失望。

雷雅音悶悶的抿了抿唇角,隨即將視線移開。

「我不上車,我要回去了。」

安然見她要走,拉著她的手腕:「上車吧,不然你御琛大哥的脾氣你也知道,你杠不過他的,還是,你想會美國去作,去傷你父母的心?」

雷雅音沉默了一下,甩開她的手,要上車。

喬御琛清冷的道:「你坐前面。」

「我……」雷雅音鬱悶的呼口氣:「坐前面就做前面。」

她轉身拉開副駕駛座的門,上車。

安然笑了笑,上車。

喬御琛讓司機將車開到了雷雅音住的酒店門口。

三人一起去了她的套房。

雷雅音將高跟鞋踢掉,換上拖鞋后,拿了一瓶礦泉水喝了起來。

喬御琛抱懷:「先說說吧,你想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為什麼要告訴你們?」

「你想告訴你父親?也好,我給他打電話。」

他掏出手機,就要撥雷總的電話。

雷雅音起身:「等一下,你幹嘛要給我爸打電話。」

「這裡是北城,我答應過你父親要照顧你,如果你父親看到你變成這樣,第一個就會想責怪我,你自甘墮落不是我的錯,所以我自然要先把這事兒跟你父親撇清關係。至於你,被你父親帶回去也好,綁回去也好,就不是我該管的事情了。」

雷雅音氣鼓鼓的咬牙,垂眸:「我的事情,以後不需要你們喬家男人來管了。」

喬御琛冷聲:「你以為我想管你的閑事?雷雅音,你可以有你的公主病,但是不要讓所有人都圍著你團團轉,我們都很忙。」

雷雅音不爽,懟道:「誰要你來管我了嗎?誰讓你們多管閑事了?人生是我自己的,我想要怎麼揮霍,是我的事情,你們都沒有資格來管我,你們給我走,離開這裡,我不想見到你們。」

喬御琛拍桌,他一臉怒火的起身。

見狀,安然連忙拉住他的手腕:「喬御琛,的確是我們多管閑事了。」

喬御琛凝眉看向她:「你說什麼?」

他可是因為她才會跟去酒吧的,現在她竟然說這是多管閑事?

「你先出去等我,我跟雷大小姐說幾句話就出來跟你一起回家。」

喬御琛沒有動,安然拉著他,將他推到了門口。

她回來走到卧室的門邊,口氣平靜:「當縮頭烏龜的確挺好的,這樣就可以不必再面對一些自己不想面對的事情了。」

雷雅音看她,眼底帶著一抹被看穿的悲傷:「我說了,別多管閑事。」

安然並不生氣,抱懷,倚靠在門邊:「如果我也像你一樣,有勇氣當縮頭烏龜,那我現在……應該正躺在某個陌生國度的海岸邊,曬著太陽,喝著香檳,日復一日。可是……我捫心自問了一下,這樣我會快樂嗎?答案竟然是否定的。」

安然說完,聲音裡帶著一抹傷楚:「雅音。」

這是她第一次這樣叫她。

「別把自己的人生,活成誰的附屬品,人生苦短這句話,從來不是說著玩兒的,等到你開始後悔的時候,人生已經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我不知道你跟御仁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只看到了你不好的改變。幾個月前,我見到的你,是個陽光下被染的鮮紅的小辣椒,一股陽光的味道,連壞壞的笑起來的樣子,都讓我羨慕。

可是,現在……你像是嗆鼻的五香粉,我不敢靠近你,怕被你嗆的眼裡生淚。我就問你一句,你快樂嗎?」

她的話,讓靜默了三秒后的雷雅音,忽然五官蹙緊,眼淚從眼角一滴滴的湧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