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墜入愛情的男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19
A+ A- 關燈 聽書

「怎麼了?」

「最近不要再來醫館。」他這是命令,而不是與她商量。

多事之秋,他要護著媳婦。

雲輕歌想起走之前雲挽月那一道殺意滿滿的眼神,竟是十分乾脆地點頭答應了。

「好。」

夜非墨詫異地挑了挑眉梢,稍稍有些不解地看著她。

她答應得太快,反倒是令他不習慣。

「不過這兒終歸是我的心血,而且你也出資投資了,不能就這麼糟蹋了吧。不如你分個武功高強的人守在這兒,今日雲挽月對我起了殺意。」

男人一聽雲挽月對她起了殺意,眉微擰,語氣深沉:「好,明日起南玄與西玄使臣來訪,你跟緊本王。」

「哦哦,好的。」她點點頭,眸底有閃爍的光亮。

她看著他沉靜的面容一會兒,又立刻轉開了視線,往別處看。

看左看右,就是沒往他的方向看。

有些不自在。

自從上次被他啃破了嘴后,二人都沒有再有任何其他親密的舉動,就連晚上同塌而眠,他也沒有再抱著她,反倒是背對著她。

雲輕歌有些捉摸不透大反派的心思。

「那……咱們還是回府吧。」她瞥了他一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視線落在男人的身上,她發現了一件無比糟糕的事,他正皺著眉看她,好像不高興。

可她並沒有惹他吧?

「嗯。」他沉默地嗯了一聲,大長腿一邁,已經率先走了。

雲輕歌暗暗摸了摸鼻尖,連忙跟隨著他的腳步而去,經過藥鋪時,看了一眼如意。

「早些關門休息。」

說罷,上了馬車。

如意看著馬車揚長而去,越發確定吳大夫和鬼帝大人有一腿。

雖然兩人之間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也沒說幾句話,可她看來就是眼神帶著些情愫的。

她捏了捏下顎,暗想:吳大夫以後若是和鬼帝在一起了,那不就是要面對很大的世俗非議?

……

坐上馬車后,雲輕歌連忙把臉上的易容面具撕下。

「王爺,你今日怎麼特地來尋我?」

「不能?」

他不會告訴她,他聽說了宮內夜天珏的傷情似是惡化,宮中太醫束手無策,他擔心她去了醫館。

只是不曾想,還是晚到了一步,她已經入宮了。

他目光落向她精緻的小臉。

沒有瘢痕覆蓋的小臉上,白皙的肌膚像是剛剛剝了殼的雞蛋,奶白、吹彈可破。一雙杏眸大而有神地看著他,就連一個疑問的表情都能令他喜歡不已。

他想起那日的吻,心念一動。

突然,長指落在了她的下頜上。

「?」雲輕歌臉上的疑惑越來越大。

「你沒什麼問本王?」

至少那日之後,這丫頭好像對他有些閃躲。

他怕再嚇到這丫頭,晚上躺在榻上都老老實實沒抱她。

為此,他還頗為煩惱地去詢問了風涯和南宮昊,結果被兩個損友嘲笑了一番。

雲輕歌撓了撓臉頰,半晌才說:「也,也沒什麼要問的。王爺想與我說什麼?」

「沒什麼。」他鬆開了她的下頜。

手上殘留的細滑溫涼肌膚觸感,令他心底有了一絲紛亂。

雲輕歌聳聳肩,也乾脆沉默。

經過一條街時,她扯開了車簾往外看,正好瞧見了牆壁上張貼的通緝令,上面正好畫著莫清閑兄妹兩的畫像。

不少百姓圍在通緝令外看,對著畫像指指點點。

雲輕歌放下了車簾,「那……」她指著通緝令。

「嗯,皇上誤以為他們是害太子之人。」

雲輕歌:「……」真狠。

「其實,我也真有個問題想問王爺,既然都是要炸太子,為何沒給他下毒呢?」

夜非墨看向她,「下毒有何用?」

下毒無非是在身體上折磨罷了,但顯然不是他所想要的。

雲輕歌被他這狂霸拽的語氣給噎了一下,搖搖頭。

不過書中的男主……總還是有作者庇護的。

馬車停下前,她才把另半張臉給易容好。直到馬車停下,她忽然轉頭看向坐在那方不動的男人。

「王爺,那我先進去了?」

他微微頷首。

雲輕歌總覺得他似乎心情並不好,也沒琢磨透他這股鬱悶的情緒是來自何處,什麼也不問,跳下了馬車入了王府。

看著女子的背影,男人眸色深深。

「主子,明日的宮宴都準備妥當了,還有西玄的使臣寫來的信,要看嗎?」

「不必。」

青玄順著他家主子的眼神看過去,發現主子的目光一直追隨著王妃呢,即便是王妃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王府門口,主子還這麼深情看著。

墜入愛河的男人,果然是不一樣。

「主子,要回府了嗎?」回府可以一直盯著王妃看。

當然,最後那半句話,青玄可沒有膽量說出口。

……

雲輕歌回屋歇下時,入了空間里看。

系統今日竟然不在。

檢查了空間內的藥材一番,隨著她的任務值增多,藥材也確實在增多。

不止如此,而且空間的功能也在升級,只要升級到足夠大的區域,她甚至可以將自己的空間作為一個製藥工廠來製藥。

又轉了一圈,她瞧見了腳邊一株弱小無助的花兒綻開。

她蹲下,剛要去碰。

突然,屏幕亮了。

「雲小姐,你可來了。」

這是雲輕歌難得一次能夠從系統機械般的聲音中判斷出情緒,「怎麼了?」

「這次事情,恭喜你任務值又升了,5000了!」

五千的任務值,離十萬的任務值還遠得很。

她垂眸看向腳邊的小花,揚唇笑:「我忽然覺得,有些藥材,其實你們系統能夠完全提供給我的,是不是?」

「呃……」

「尤其是調製大反派解藥的藥材,你們肯定都有,故意來蒙我呢?」

系統汗顏。

「不管怎麼說,藥材必須全部提供給我。」

「不行哦,雲小姐,若是系統將全部藥材提供給你,你的任務值是升不了的。」

這種外掛,開的和沒開一樣。

雲輕歌在心底暗咒一聲,問:「我若不要這些任務值如何?」

「雲小姐,你不想學武功了?解毒也不過是第一步而已,後面還有這麼長的路要走呢。」

雲輕歌感嘆了一聲。

……

此刻,夜非墨已經入了東院。

但他發現,書房和寢屋都沒有雲輕歌的身影。

他在寢屋裡掃了一眼四周,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