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我真的很討厭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2:38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你知不知道,你這個人到底有多討厭,你真的很討厭,你知道嗎,」雷雅音說著,哭出了聲音。

她跌坐在地毯上,捂著臉:「我真的很討厭你,討厭你為什麼能夠死死的拿住那個男人,討厭你為什麼要在我之前拿走他的心。

你哪怕……哪怕給我留一絲縫隙,讓我能夠鑽進他的心裡,我都會努力,拚命的不放棄。可是為什麼……你要把他的心封的死死的,讓我即便化成水也融不進他的心裡。

我是雷雅音啊,我是驕傲的活了二十多年的雷家大小姐,為什麼,為什麼全世界的男人都可以對我伸出手,只有他喬御仁不能。

我恨我自己,為什麼就非他不可,我也恨他,為什麼就非你不可,我更恨你,為什麼這世上會有一個你。

我真的恨你,恨……可是……可是我一看到你,就不知道該怎麼恨了。因為……因為是你先認識他的,是你先跟他走過了那麼多年的青蔥歲月,我算什麼?明明我才是後來者,我有什麼資格恨你。

從前在美國,我不知道他的過去,所以可以肆無忌憚的勉強他,騷擾他,糾纏他,可是現在……我不能了,我再也不能無動於衷的去接近他了,你知道為什麼嗎?你知道嗎。」

安然沉默,未語。

「因為……昨晚,他告訴了我,你們的過去。聽了你們的故事,我還怎麼介入你,怎麼堅持,怎麼愛?可是不愛,我也做不到,或許喬御仁對我真的不走心,可是我對他,是用了十分的真心的。

安然,沒了喬御仁,我這輩子,可能就再也沒有愛人的能力了,你知道嗎?我是因為害怕,所以才想要逃避,因為逃避,才能讓我可以不去想他。」

安然表情凝重了許多,她走過去,蹲在她身前,雙眸中帶著瑩瑩的亮光。

「你現在只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不要想別的,嫁給他,喬御仁這個男人,只要娶了你,就會一輩子跟你在一起的。」

「可他現在也已經沒有了愛我的能力,他不會愛我。」

「可你愛他啊,如果連你都不愛他,那這世上,就再也沒有人愛他了,你的愛或許沒有辦法溫暖他,可是慢慢的,感動也會變成親情的,愛情的最終歸屬,不就是把彼此,變成自己可以依靠的親人嗎?」

雷雅音心裡有些痛,沉默片刻后搖頭:「我做不到,我怎麼能讓他因為我,變的更痛苦。」

「那就只剩下第二條路了,遠離他,跟他保持距離,或許,一年兩年你很難遺忘他,但慢慢的,心裡的傷口會結痂脫落的,疤痕雖然一輩子不會消失,但你卻可以在某一個時刻,想起這個人時,只覺得……不痛不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現在正在走第二條路。」

「代價是毀了自己的人生?」安然溫柔的握著她的雙肩:「你的人生,比任何人的都金貴,別用這種方式來傷害自己,好嗎?」

雷雅音吸了吸鼻子,伸手抱住了她。

安然輕輕的拍撫著她的後背:「如果你害怕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會胡思亂想,就繼續來公司上班吧,轉移了注意力,人或許會輕鬆許多,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別的方式,總之,別再像今晚這樣了,你這樣的行為,傷害的,只是那些在乎你的人。」

「我會好好考慮的。」

安然從房間出來,喬御琛就在門邊等她。

「怎麼這麼慢。」

「聊了一會兒。」

「我剛剛聽到了哭聲。」

「哭出來,她心裡才能好受一些。」

喬御琛看她:「原來,你知道這個道理。」

「嗯?」

「既然知道哭出來心裡會好受一些,那你為什麼從來不哭?是你真的很能忍?」

她笑:「我不喜歡哭。」

「我聽葉知秋說,你以前是個愛哭鬼。」

她蹙眉:「葉知秋什麼時候跟你說這種廢話了。」

「那次他跟你聊天,我無意間聽到了。」

她撇嘴一笑:「喲,原來我們的喬少也會聽牆角啊。」

「別跟我轉移話題,你不哭,是在故作堅強,還是覺得,不值得在我這樣的人面前哭?」

她抿唇,淡然的笑了笑:「那些壞蛋,畜生們都可以笑嘻嘻的活著,我這種沒有做過傷天害理之事的人,為什麼要哭?我不哭,是因為我的驕傲和堅持。」

她說完嘆口氣:「這種無聊的話題以後能別再討論了嗎?很沒意思,我現在真的很餓了,回家吧。」

她說完,就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喬御琛挑了挑眉,沒有說什麼。

回家的路上,安然給葉知秋打了一通電話,告訴他沒事兒了,讓他不必擔心。

「不擔心,我現在比較擔心我自己。」

「你自己又怎麼了?」

「我呀,」葉知秋看了一眼身邊在買醉的男人,不爽:「本來該跟辣妹們喝酒的時間,卻在陪著一個買醉的男人干坐著,哎喲,我心裡這鬱悶。」

安然無奈一笑:「他去幹嘛了?」

「你知道我說的是誰?」

「除了我哥跟喬御仁,你還會有耐心陪男人喝酒?我哥那麼勵志向上,才不會沒事兒跑去酒吧買醉呢。」

「大姐,你太威武了。」

安然抿唇:「不聊了,你繼續擔心你自己吧。」

「哎哎哎,是不是哥們兒啊,你不幫我說說他呀。」

「我不是你哥們,還有,自己願意自甘墮落的人,別人打不醒,他都把雷雅音害成那樣兒了,還好意思頹廢,我懶得說他,你自己陪他吧,掛了。」

她說完,再不嗦的將電話掛斷。

「你對喬御仁這麼絕情,他大概要傷心欲絕了。」

安然嘆口氣,沒有說話,頭向後枕去。

「怎麼,後悔了?」

她看他:「你能別說話陰陽怪氣的嗎。」

「我什麼時候陰陽怪氣了?」

「經常,」她表情淡淡的:「只要跟喬御仁車上關係的事兒,你就酸我,有意思嗎?」

「挺有意思的。」

她白了他一眼,沒有再說話。

兩人回到御香海苑,一進門,安然就有些後悔了。

她餓了,早知道還不如去金沙灣呢。

起碼進門就能吃到熱乎乎的飯菜了。

她換了鞋,先鑽進了廚房,從冰箱里找到了能用的材料,下水煮了兩碗面。

吃過飯後,兩人各自上樓洗澡。

出來的時候,她本來打算給雷雅音打個電話的,結果手機都還沒拿到,就被他生撲了。

辦完事兒,都已經快十一點了。

她怕自己會影響到雷雅音,索性也就不打電話,先睡了。

與往常一樣,等到喬御琛睡著后,她起身去浴室吃了一粒葯,這才回來。

黑暗中,喬御琛睜著眼睛,心裡五味雜陳的。

雖然知道她吃的並不是真正的葯,可他心裡還是覺得很惱火,很介意。

他想要的,無非就是讓她給他生一個孩子。

畢竟,她是自己的妻子,這也是責無旁貸的事情。

可她竟然這麼的不願意。

他嘆口氣。

他必須要趕緊努力的播種了。

不把孩子生出來,他總覺得很沒有安全感,就好像……這份婚姻沒有上保險一般。

雖然用孩子困住她的手段有些卑鄙,可他也不在乎這麼多了。

只要能把她留在身邊,他願意卑鄙。

第二天去了公司,她正在忙著,樓上打來了電話,讓她去跟著一起開會。

她知道,既然是需要她參與的會議,那就一定是跟旅遊項目有關的。

幸好,她在從涼城回海城的飛機上做了一下功課。

會議比想象中的簡單,喬御琛讓她跟大家講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供專業的人員去分析和採納。

講完后,她站在原地看向喬御琛。

喬御琛對她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可以了,你先去我辦公室等我,一會兒我有事兒要跟你談。」

安然抿唇,點頭:「好的喬總。」

雖然大家都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了,可是安然還是在很好的守著規矩。

她從會議室離開,去了他的辦公室。

她走到他的座位上坐下,這還是她一次坐他的辦公椅呢。

她隨手拿起了一份資料。

上面有很多內容,都由喬御琛做了註釋。

這樣一看,一份文案很容易的就能夠被解讀了。

她挑眉,資本家到底是資本家,腦子比一般人好使。

她估計再學十年,也到不了他這程度吧。

正在心裡默默誇讚著他,桌上一份文件下忽然傳來叮叮叮的聲音。

她隨手將文件拿開,才發現,原來是他沒有帶手機。

看到手機屏幕上的字時,她凝眉片刻。

跟蹤照片?

什麼跟蹤照片?他在跟蹤誰嗎?

本來不想多管閑事的,可是好奇心趨勢,她還是隨手點了一下。

接著,信息內容出現。

的確是一張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穿著她無比熟悉的囚服,被打的鼻青臉腫,躺在床上,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她猶豫了一下,將對方的臉放大,仔細辨認,最後心裡一驚。

這不是安心的舅舅,路陽嗎?

喬御琛怎麼會收到這種照片?跟蹤又是什麼意思?

路陽他……為什麼會被打成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覺得這一幕,莫名的熟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