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士別一年,當換眼珠子!

A+ A- 關燈 聽書

第141章士別一年,當換眼珠子!

容離稍微回憶了片刻就知曉眼前少女的身份,她是齊老王爺最小的女兒瑾萱郡主。

瑾萱自詡為女中豪傑,最看不上因為男子自輕自賤的女子,所以對於容離自然沒有好印象,曾經給過原主難看,所以原主記憶中對她的印象尤為深刻。

「見過郡主。」在場眾人連忙上前向瑾萱郡主請安。

瑾萱郡主輕哼一聲,沒理會眾人,而是徑自走到容離跟前盯著她打量了半晌,才傲然的道:「容離,你這是被休下堂,轉性兒了?」

謝菡忙到容離身邊,剛要說什麼,可被容離拉住了,「回郡主,正是。」

容離就這麼直直的看著瑾萱郡主,眼中一片坦然。

這倒是出乎瑾萱郡主的意料,她本以為容離會氣的變了臉色,倒沒想到她如此心平氣和,淡然的看著自己一絲情緒也無。

看來不止換了個不一樣的裝扮,就連性子都變了?

「呵,有意思,你倒真和從前不一樣了。」瑾萱郡主忍不住再次細細打量著容離,感覺很是稀奇。

「不知郡主有沒有聽過這樣一句話,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我已有一年未出現在宮宴之中,如今再見豈止是刮目,應該換眼珠子了。」容離輕笑著說道,語氣輕鬆倒像是玩笑一般。

「哈哈哈,好,你這話說的我喜歡,倒是比之前討喜多了。」瑾萱郡主顯然被容離說的話取悅了,京里的姑娘大多拿捏著說話,見到她更是如此,常常自己說的話不對她們心思,她們只會像鵪鶉一樣諾諾稱是,敢像容離這麼說話的還真不多。

「郡主謬讚。」容離微笑,與人交流,把准她的脈才是最重要的,之前瑾萱郡主看不上原主,不就是因為原主做的那些事嗎?

現在她不按套路出牌顯然出乎瑾萱郡主的意料,特立獨行的人都有怪脾氣,稱不上多壞但就是不合群罷了。

眾人本以為會看一出好戲,可誰知戲還沒開場,主角們便都偃旗息鼓了。

剛剛被呂燕揪走教育的溫婉蹦到兩人面前,「瑾萱,你這毛病得改改,人家還沒說話呢,你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哪裡有當郡主的氣度。」

「就你知理。」瑾萱沒好氣的白了溫婉一眼,倒沒見她生氣。

容離倒是有些差異,沒想到溫婉和瑾萱郡主如此熟捻,而且會為自己出頭,人和人的緣分果然奇妙,若不是那次她跑出門去,還結識不了溫婉的。

若說滿京城中,敢這麼和瑾萱郡主說話的,也就是溫婉了,兩人不知打什麼時候起便混在了一處,都是不拘小節之人,相處起來沒那麼累。

「喏,阿離是我前些天交的朋友,正要給你介紹呢,我就一錯眼的功夫,你就和阿離對上了,幸虧阿離心大,要不還不被你擠兌死。」溫婉還真是有什麼說什麼,什麼話都敢說。

呂燕頭有些疼,現在換個閨女,還來的急嗎?

「你們怎麼認識的?」瑾萱郡主有些好奇,在她印象里,兩人可沒什麼交集,就連她也只見過容離兩面,其餘都是在別人傳言中了解容離的。

「這個,說來話長,」溫婉笑嘻嘻的道,「你可得收著點自己的脾氣,不許欺負阿離。」

「知道了,真羅嗦。」瑾萱郡主沒好氣的說道,溫婉倒是已經習慣了不以為怵。

眾人見沒戲可看,也就繼續之前的交談,御花園一片蔥蔥鬱郁的草地上,擺放整齊的桌案上放滿了各種珍饈佳肴,新鮮水果,鮮衣華服的閨秀們依次而坐,輕聲交談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少頃,太監唱和,「皇後娘娘駕到!」

眾人連忙起身,待皇后儀仗進入園內,齊齊行禮,「參見皇後娘娘。」

皇后一襲正紅宮裝,眉眼肅穆氣質威嚴,由身旁宮女服侍著坐上主位,虛抬了抬手。

「免禮,賜坐。」

眾人再起身謝過,然後落座。

皇后再次開口道:「今日賞花宴乃是閑暇小聚,大家不必太過拘束,儘管隨意就是了。」

雖然皇后這麼說,但是真正敢隨意的還真沒有,別看瑾萱貴為郡主,可在皇後面前依舊規規矩矩的行事。

皇后的目光停在容離身上,臉上掛著慈愛的笑意,「離兒也來了?快到本宮身邊坐。」

旁邊有宮女搬了綉墩過來,其他人互相打了眼色,不知道皇后唱的是哪一出。

「是。」

容離到皇後身旁坐下,皇后抓過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膝蓋上拍了拍。

「委屈你了,此事是銜兒的不對,你別埋怨他也別生氣,小兩口哪兒有不鬧矛盾的,本宮代他向你賠個不是,你是個大度知禮的孩子,一定不會再生他的氣了,對不對?」皇后說罷一臉歉意的看向容離,語氣真摯之極。

在場的眾人無不驚嘆,皇后竟能如此放低姿態替端王道歉,容離還不趕緊誠惶誠恐的接著?

只是她們沒人細細琢磨皇后話里的意思,容離已經被休,和夏侯銜沒有任何關係才是,可她話里話外還是將兩人綁在一起,若是容離應下,好不容易撇清的關係又回到原點。

瑾萱心下嗤笑,皇后打的算盤還真響,怕是端王先斬後奏休了容離讓她緊張了吧。

容離這種身份的女子,誰娶了都會成為助力,尤其是那幾位皇子,以前是他們沒有機會,容離心裡眼裡只有夏侯銜,他們急也沒用。

現在可好,容離恢復自由身,那些沒機會的皇子還不聞著味的尋來,誰會在意她是不是二嫁,他們更在乎的是她身後的娘家,是以,容離選了誰都夠皇后和夏侯銜喝一壺的。

雖然,以前的容離入不了她的眼,不過她還是佩服皇后的眼光的,給自己兒子娶個妻子背後是強有力的岳家,這對於夏侯銜的繼位極有幫助。

可夏侯銜那廝就是個傻子,不喜歡人家擱在家裡當個擺設不就行了,偏偏想著法子要休了人家。

就是不知道容離聽沒聽出皇后的弦外之意,又準備如何應對,瑾萱郡主吃著盤中的糕點饒有興味的看著容離,她剛對容離刮目相看,現在可別讓她失望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