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老爺子要見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2:45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進來的時候,安然正坐在他的位子上發獃。

見他進門,她抬眸看他,沒有動。

他笑,走過去,在辦公桌對面坐下,翹著二郎腿看向她。

「怎麼樣,我的椅子舒服嗎?」

安然看著他,沉默良久才道:「挺舒服的。」

「怎麼了,心事重重的樣子。」

她猶豫片刻后,將一直被她窩在手裡的手機放到了桌上,推到了他的面前。

喬御琛看了一眼,表情里並沒有什麼波瀾。

「你看到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就是路陽在監獄里挨了打嗎。」

「他為什麼會挨打?」她其實隱約想到了些什麼。

「你這麼聰明,會猜不到嗎?」

「你調查到了什麼?」

「路陽跟監獄的所長關係很好,當年,是他指使所長讓人傷害你的。所以,我就讓人用同樣的方式對待他,每三天一次,每隔三天他們都會給我發一次跟蹤照片。」

「那……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喬御琛表情淡定卻又認真:「我不想讓你再回憶起過去的事情,心裡再痛苦一次。」

安然抿唇,心裡微微有幾分感動。

雖然……他找錯了人,可是他起碼做了些什麼?

她抿了抿唇角,站起身:「你剛剛不是說,有事兒要跟我說的嗎?」

她轉移了話題,喬御琛也沒有再將話題拉回來。

「對了,給你看樣東西。」

他繞過辦公桌,走到她身邊,拉開抽屜交給她一份牛皮紙袋。

「打開看看。」

安然接過,納悶的看了他一眼后,將牛皮紙袋打開。

裡面是一份股份轉讓書。

「這個……」

「在上面簽上字,這份股份就是你的了。」

她莞爾一笑,仰頭看向他:「你辦事效率很高嗎。」

「分什麼事情。」

「那……這個我就不客氣了,我收下了,」她將文件翻開,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喬御琛勾唇:「剩下的,我會慢慢的,一點點的給你。」

安然將牛皮紙袋抱進懷裡,站起身,往一側站去。

「喬總,請坐吧。」

喬御琛勾唇一笑:「我還以為,你今天打算坐在我這裡辦公。」

「那不能,我要是坐在這裡的話,你不就沒地兒可去了嗎。」

「我可以在你身邊,沒問題。」

安然嘟嘴:「我有問題,資本家先生,如果沒什麼事兒的話,我就先下樓去了,今天謝謝你送的兩份禮物。」

安然說完就要走。

他一手扯住她的手腕:「這就要走了?」

「不然呢?資本家先生還有什麼指示。」

喬御琛另一隻手點了點自己的唇:「來個告別吻。」

安然想了想,彎身親了他的唇一下。

喬御琛納悶:「嗯?今天怎麼這麼乖。」

安然呵呵一笑,抽出自己的手腕,拍了拍牛皮紙袋:「因為這個,心情好唄。」

她離開,喬御琛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照片后,將手機扔到了一旁,開始忙自己的工作。

安然背靠在冰涼的電梯里,目光有些飄。

她剛剛本來想告訴他,真正的幕後黑手,不是路陽,是路月母女的。

可是話到了嘴邊,她卻留住了。

如果他不相信她,那她說了,也只是會惹一肚子怒火。

如果他相信她,那他一定還會繼續調查,監獄就那麼大,再深入下去,只怕會連她最後的秘密都被揭開。

她搖了搖頭,她還不能讓人知道這件事。

解決了跟安家的恩怨后,她會用餘生去撕那個毀了她一生的男人。

現在還不是時候。

回到辦公室,雷雅音竟然在。

見她進來,雷雅音對她招了招手:「上班時間,你去哪裡偷懶了。」

她白了雷雅音一眼:「誰說我是去偷懶的,我去樓上開會了。」

「開會?你?真的假的,你不是在公司打雜的嗎?」

「誰告訴你,打雜的就不能開會了,」她坐下拉開柜子,將文件塞進了自己包里:「你怎麼過來了?」

「你不是說,讓我來公司的嗎,我怕你想我,所以就來了唄。」

「我還告訴你,你可以回美國去呢。」

她搖頭:「不行,回了美國我就不自由了,我不喜歡什麼事兒都被我爸爸管著。」

她扯過椅子,在安然的小格子間里坐下:「馬上要到吃飯時間了,今天中午,你跟我一起吃飯吧。」

「可以。」

「嗯?你今天怎麼答應的這麼痛快,你不會是在可憐我吧。」

安然上下白了她一眼:「你看看你自己,從頭到腳,一身名牌,你的一身行頭,頂別人十年工資,你到底哪裡像是應該被可憐的人了?」

「我以前約你吃飯,你都沒有這麼痛快的,但你今天答應的特別痛快。」

她無語的嘆口氣:「算了,那不跟你一起吃了。」

「別呀,我就那麼說說而已,你別矯情。」

「你不矯情,我就不矯情。」

雷雅音努了努嘴,「好了好了,不跟你扯這些沒用的了,你先忙,一會兒我們就走。」

見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安然掏出手機,給喬御琛發了個簡訊。

中午,兩人一起出發。

電梯門打開的時候,兩人都愣了一下。

喬御仁竟然在裡面。

安然看了雷雅音一眼,她沒動,安然也沒動。

見電梯門要關上了,喬御仁連忙伸手按住了開門鍵。

「你們……不進來嗎?」

安然笑了笑:「我們等下一班,你先走吧。」

雷雅音揚眉,看她:「我們憑什麼等下一班。」

她說完,霸氣的挽著安然的胳膊,走進了電梯。

兩人進去后,雷雅音立刻轉身,背對著雷雅音。

她臉上一副氣鼓鼓的樣子,看起來很是生氣。

安然看了她一眼,低頭偷笑。

這種鬧彆扭的級別,真的是小學生水平。

電梯里很安靜。

到了五樓的時候,喬御仁才道:「你們要去吃飯嗎?」

安然點頭:「嗯。」

雷雅音白了安然一眼:「你幹嘛要跟別人說我們去幹嘛,我們吃不吃飯,關別人什麼事兒。」

安然笑:「好,那就不說了。」

電梯到了一樓,門一打開,雷雅音就拉著她的手腕出去了。

喬御仁站在電梯里,呼了口氣。

剛剛真的有種……尷尬至極的感覺。

出了公司大門,雷雅音的腳步終於是慢了許多。

「喬御仁沒有追來吧。」

安然回頭看了一眼,雷雅音連忙激動道:「你別看別看,好刻意。」

「你不是問我他有沒有追來嗎,我不看,又怎麼知道她到底有沒有追來呢。」

「我不問了還不行嗎,你別看。」

「明明在意,還要裝作不在意,你累不累。」

「你不是也很在意他,也裝的一副很不在意的樣子嗎。」

安然無語的笑了起來:「我的在意跟你的在意不同,我現在是作為朋友在意的。」

「你看著我追他,真的一點兒也不難過?」

「一點兒也不,就是希望他能幸福。」

雷雅音嘟嘴白了她一眼,搖頭:「愛情怎麼可以是這副樣子的呢?真正愛一個人,不是該不管過了十年還是二十年,都情深不負的嗎?」

安然點頭:「應該是這樣,所以,我可能沒有那麼愛他吧。」

「你這女人,太黑心了,喬御仁倒是愛你愛的死去活來的。」

安然挑眉:「你確定,我們還要繼續討論喬御仁的話題?」

「呸呸呸,我才不要,我要忘記他,」她嘟嘴,一臉不開心的樣子:「吃飯去。」

兩人進了餐廳,雷雅音點了不少的東西,吃的很開心。

好像剛剛根本就沒有遇到喬御仁一般。

安然看著她,實在看不透她是真的不傷心了,還是裝作不傷心了。

吃過飯,雷雅音要結賬。

安然道:「今天我來結吧。」

「為什麼。」

「心情好唄,」她掏出卡,刷了卡。

結完賬,她們一起從餐廳門口溜達著聊天回公司。

雷雅音挽著她的胳膊:「你有沒有發現,你現在沒有那麼嫌棄我了。」

「說的好像我以前很嫌棄你一樣。」

「是這樣的啊,你以前都不讓我挽著你的胳膊。」

「我只是不太喜歡跟不熟的人太親昵,你又是自來熟,所以這不能怪我。」

「那現在,我們算是很熟了嗎?」

安然看她無奈的笑,第一次覺得,她怎麼這麼膩歪。

她本來就是這樣的,靠近一個人,需要用很久的時間。

走到公司的門口,有兩個黑衣人走上前,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安然小姐,請您跟我們走一趟。」

安然看向兩人,拉著雷雅音往後退了一步。

「你們是誰?我不認識你們,為什麼要跟你們走。」

「我們是老爺子派來的人,老爺子在等您。」

雷雅音不明所以:「老爺子是誰啊?」

安然凝眉,她也不知道。

「喬老爺子,」西裝男一本正經的說著。

喬老爺子?喬御琛的爺爺?

她心裡噗通噗通一陣亂跳,「是喬家爺爺。」

她看向雷雅音笑了笑:「雅音,我先去見爺爺,你幫我上去告訴你御琛大哥一聲,我要去見爺爺,今天中午就不過去睡覺了,讓他別等我了。」

雷雅音點頭,有點兒羨慕,她都沒見過喬御仁的爺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好吧。」

安然看了兩個男人一眼:「走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