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貢品有問題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26
A+ A- 關燈 聽書

他目光一頓,瞧見床榻上放置著一隻玉鐲,而桌面上則留下了一張紙條。

屋中沒有雲輕歌的蹤影,他心中存疑,走至桌邊,將紙條取來看。

紙條上的字跡是雲輕歌的,清秀小楷。

一句簡單的話:明日貢品有詐。

她在提醒他,明天西玄貢品有詐?他略帶意外地揚了揚眉。

經雲輕歌提醒,他轉身出了門。

小妾處理后,府內的眼線也全部清除乾淨,至於李妙兒還留在了西院里無人過問。李妙兒自從被杖責后再也沒有勇氣主動來東院。

夜非墨即便是沒有坐輪椅也不怕有人察覺。

青玄迎上去:「王爺?」

「派人去查西玄進貢的貢品。」

青玄點點頭,轉身去辦。

明日西玄的貢品會有問題?這事兒可真有些奇怪了。

夜非墨凝視著青衣的少年離開,緩慢收回目光。

雖然雲輕歌的話不一定準確,偏生,他就是想相信雲輕歌的話。

等他再折返回寢屋時,卻發現雲輕歌坐在了桌邊啃著點心,如同憑空消失一般又突然出現。

雲輕歌正吃著糕點,忽然一道黑影落下,黑影極好地將她籠罩,差點沒讓她被這糕點給噎死。她訝然抬起頭看向突然出現的男人,艱難地把糕點咽下去。

「王爺,你何時進來的啊?」

她都不知道他是不是看見了她憑空出現……

「一直在門口。」他語氣含著幾分深意,瞥了一眼床榻上,那隻玉鐲不見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呃,啊,你一直在門口啊,那……」雲輕歌想問,又不知道從哪個方面問出口。

她不問倒還好,若是問出口她不就不打自招了?

「你從何處冒出來的?」

「這個……哦,床底下。」雲輕歌指著夜非墨的床底下,「我瞧著床底下好像有老鼠,所以爬進去捉老鼠了。」

夜非墨:「……」

小丫頭這嘴,確實很喜歡胡說八道,該咬!

雖然男人的俊顏都被面具遮擋了,可雲輕歌還是從他的眼神里讀出了不信的情緒。

「王爺,真的。」

「床榻上的鐲子是你的?」他問罷,目光也掃向了她兩隻手臂。

只見雲輕歌的右手手腕上有一隻玉鐲,正是剛剛遺留在床榻上的鐲子,看來確實是她的。

不過……

這隻鐲子從色澤和質地來看,都不是上等之品,她似乎很喜歡這隻鐲子。

雲輕歌點點頭:「這是我一直戴在身邊不離手的鐲子,咳咳,不瞞王爺說,其實啊……別看這鐲子長得丑,但2其實它有辟邪鎮魔的作用。我自從戴了這隻鐲子,人都幸運多了。」

古代人最好忽悠了,畢竟他們有一部分迷信存在。

但她忘記了,眼前這位大反派,可不是一般人。

「嗯。」他淡漠地應答完,顯然沒把她的胡說八道當成一回事,準備去書房。

「王爺!」

他頓住腳步。

「我留給你的紙條看見了吧?我剛剛小憩的時候做了一個噩夢,王爺一定要信我。」

沒辦法解釋這麼多,她也只能胡謅一個噩夢了。

大反派生性多疑,說不定會打破砂鍋問到底自己怎麼知道的,胡謅的噩夢才是最有理由說服你的。

見他沒反應,只是面具后一雙幽深的黑眸專註地打量著她的臉看。

雲輕歌以為他不信,繼續解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是不是?」

「過來,給本王研磨。」他心念一動,再也沒有糾結這貢品之事。

本來還以為他要走的雲輕歌,心底那叫一個鬱悶。

她也算是明白過來,自己在夜非墨這兒,不但要做王妃,兼顧晚上抱枕功效,白天還要給他研磨。

她乖巧跟上他的腳步去了書房。

「把門關上。」

她從善如流,將門給闔上。

男人取下了面具,落座后,便取過了公文處理。

沉靜的屋中只有他翻書頁的聲音,雲輕歌乖巧地走至他身側給他研磨。

研磨期間,時不時瞥了一眼男人完美如雕刻的側顏,線條流暢堅毅,如同上天最完美的手筆。男人是逆光而坐,陰影籠罩了他一半的俊顏,另一半則沐浴在澄亮的光明中。

但,給他的側臉鍍上了柔和的銀芒,彷彿世間最美好的事物都及不上這麼一道側顏。

側顏殺。

她心底嘀咕了三個字,繼續研磨。

「做了什麼噩夢?」

就在她兀自罵著自己色迷心竅時,那方傳來了男人有些清冽的嗓音。

雲輕歌先是懵逼,隨即抬起頭看向他,慢半拍說:「我說出來,王爺會信嗎?」

「說。」一個字,不容置疑。

「就是我夢見有人將貢品調換,貢品藏在了咱們王府內,假貢品會在明日被端上給皇上。假貢品是劣次品,絕對會惹來皇上大怒,皇上徹查此事。」

「你為何覺得是噩夢?」

雲輕歌一巴掌拍在桌上,激動不已地說道:「當然是噩夢,皇上本就對王爺您不滿了,這事兒再發生,日後您兵權都保不住了。」

兵權沒有了,等於失勢了。

夜非墨揚了揚唇角。

小丫頭是在擔心他。

他拉住她的小手,將她的小手放在手中輕輕把玩著,聲色卻比之前磁魅了許多:「輕歌,本王信你。」

雲輕歌怔了一下。

好像每次他喚她一聲輕歌時,總有一種讓人抗拒不了的溫暖和柔情。

再堅固的城牆,也禁不住這男人溫柔微暖的一聲低喚。

她心尖兒都顫了顫。

「咳咳,那個,王爺,我覺得,我有些餓了,我去吩咐廚房準備午膳。」

她言罷,抽回了自己的手。

跟大反派的一丁點親密接觸,她都會心口小鹿亂撞,這種糟糕的感覺有點像是——心動?

沒辦法,誰讓大反派長了一張顛倒眾生的臉,還專門撩.她,造孽。

雲輕歌走出門時,撫了撫狂跳的胸口,告訴自己冷靜,一定要冷靜。

看著女子走人,夜非墨才轉回目光盯著公文。

沒媳婦調戲,自然有些無趣。

他不知道她心底是如何想的,至少她每次對他的靠近明顯都在退縮和躲避。

看來,在她心底,他還不夠位置。

青玄忽然沖入了屋中:「主子,屬下查過了,貢品果然有問題!真的貢品被送到了李妙兒的院子里,今夜,這李妙兒肯定會把貢品偷偷藏在咱們東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