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將計就計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40
A+ A- 關燈 聽書

不過是?

富鳴眉心狠抽了兩下,瞪向說這話的當朝丞相,嘴角抽了一下。

貢品被換,事關重大。

關係到兩國邦交,更關係到天焱皇朝的面子問題,這位丞相倒是說得輕描淡寫。

「幾個錦盒?之後呢?」皇帝冷冷問左逸軒。

左逸軒很無辜,起身溫聲解釋:「皇上,臣過目后,便命令侍郎大人將貢品護送走。此事有其他兩位兵部的大人親眼所見,他們可以作證。」

「是的,陛下。」兩位大人也點點頭。

「箱中有紙條。」有人忽然指著箱子驚叫了一聲。

但看著滿滿的老鼠,這老鼠大到如貓兒一般,誰都不敢伸手去取,只覺得噁心萬分。

尤其是皇帝,最討厭的就是老鼠和貓,這兩種動物出現,足以令他吃不下飯。

看著黑壓壓的老鼠,皇帝若不是為了端著自己帝王的威嚴,他早就要提前離場。

小太監被勒令去將紙條取出,咽了咽口水,只能忍著自己要吐的衝動一步步靠近箱子。

他眼一閉,伸手去拿。

……

雲輕歌捏了捏下顎,身子傾向夜非墨說:「王爺,這些老鼠若是用來入葯,說不定是個好寶貝哦。」

夜非墨:「……」

惡寒中。

「這種老鼠,是極為罕見的林中毒鼠,而且經常被打獵的人狩獵帶到市場上去賣呢。正因為毒性太強,也一直不給在明面上販賣。」

雲輕歌在提醒夜非墨,這毒鼠只有可能是金源藥鋪才有膽兒賣。

毒鼠可不是西玄的特有產物,而是他們天焱皇朝的產物。

西玄佔地面積也不小,但植被覆蓋率可沒有天焱皇朝這麼高,氣候也不如天焱這邊這麼溫潤宜居。

這樣獨特的氣溫,動植物也格外豐富。

紙條被小太監取出,但同時小太監也被一隻毒鼠咬中傷口,驚叫了一聲,口吐白沫暈倒在地。

此刻人心惶惶。

「趕緊把箱子闔上,趕緊!」皇帝也微微變了臉色,怒斥道。

有人立刻上前把箱子闔上,生怕這些毒鼠冒出來。

箱子蓋上,紙條也被呈上。

皇帝沒伸手去碰,避如蛇蠍。

「小明子,你給朕念。」

明公公接過紙條,念道:「貢品在靖王府。」

大家目光都落在了夜非墨的身上。

皇帝也覺得古怪,不解看向夜非墨。

當然,這世上不會有人蠢到要自己暴露行蹤身份。故意說貢品在靖王,不就是為了轉移別人注意力?

皇帝明了,有人在栽贓夜非墨。

「既然是在靖王府,就派人去搜。」皇后連忙出聲。

她吩咐完,眼底閃過一抹疑惑,看向了夜天珏。

事情好像並非如她所想的那般?

她分明都記得安排妥妥噹噹了,連太后都驚動了,可是怎麼會……

她根本沒有蠢到要讓人在箱子里留紙條,明眼人一瞧就知道是栽贓靖王。

那麼……

誰幹的?

太后也微微伸長脖子,想看清楚紙條上的字跡。

夜天珏抿唇,捏著杯盞的手指尖微微用力。

他也非常不解。

事情超出了他們的安排,讓他有些不安。

若是發展不像他所想……

每個人的表情都很精彩紛呈。

雲輕歌自所有人的臉上掃過,心情不由得興奮了,原來大反派想將計就計,好卑鄙。

很快,有人被抓來了。

是李妙兒和一箱貢品。

李妙兒被推到了殿中央,摔跪在地面上,眼神閃躲。

「妙兒……」太后喚她一聲。

李妙兒咽了咽口水,看了一眼夜非墨。

昨晚上,她本是要按照太后吩咐,將貢品藏匿在東院,卻被人抓了個正著。

青玄當時給她服了毒,威脅說:「如若明日宮宴不說實話,你就等著肝腸寸斷吧。解藥不會給你。」

她都沒想到,夜非墨可以這麼狠。

她心心念念的男人,竟然是個蛇蠍劇毒的男人。

他杖責她二十板子就算了,竟然還要下毒害她。

她真是瞎了眼!

這件事情之後,她發誓,她再也不要做這靖王小妾了。

更何況這靖王都毀了容貌,要容貌沒容貌,要能力沒能力,要權勢沒權勢,她也幡然醒悟了!

「怎麼回事?」皇帝也出聲問。

「回,回皇上,貢品是……是皇後娘娘賞賜給妙兒的,皇後娘娘用太后的名義賞賜給我,還讓我將貢品藏匿在東院陷害靖王。可是……可是妙兒心中有愧,不敢……」

「你胡說八道!」皇后臉色陰沉。

她竟然在李妙兒這裡翻船了。

皇帝轉頭瞪向皇后。

「皇上,真的不是臣妾……」

「是不是你做的,給朕老實交代!」

其他嬪妃們在一旁都等著看好戲,可不就是認定了是皇后所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皇后對靖王一直都有敵意,把靖王的母妃害死還不算,現在還要將靖王往死里逼。

朝臣都看著,眾嬪妃也在一旁唏噓。

莫不是將皇后這惡毒之心都看在了眼裡。

皇後面色難看,起身跪下:「不,不是我。我只是……我只是……臣妾真的冤枉。臣妾都是聽從丞相的話,丞相親自過目了貢品,後來又恰巧有一箱貢品是要送給我們後宮妃子的,臣妾便將其抬走。」

「想到李妙兒一個姑娘家在靖王府受苦,前不久還被杖責了,想將這箱子東西以太后的名義送過去,安慰安慰而已。」

皇帝冷笑。

「皇后這心思繞了這麼大一圈,還真是煞費苦心,剛好就到了靖王府?」

這語氣,已經認定了皇后是誣陷靖王。

「臣妾真的是聽丞相大人的話……」

那方的左逸軒聽見她的指控,有些想笑。

他見帝王的視線落過來,聲色漠然道:「回皇上,確實有一箱是給皇後娘娘以及後宮眾娘娘,這事兒富丞相也可以作證。至於調換東西,臣行得正坐得端,此事臣並未做過。」

「更何況,箱中的毒鼠,可不是臣能拿到手的,恐怕只有太子殿下手中專門販賣毒藥的藥鋪才能取到這麼多的毒鼠。」

夜天珏忽然劇烈咳嗽起來。

他傷勢剛好,後背皮膚雖然毀了,可他並不在意。

可此刻,面對著左逸軒如此直接對準的矛頭,心底有絲微妙的惱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