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我的條件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2:59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的心怵然緊縮,看向對方眼底的凌厲,底氣不足。

她終於知道雲諾謙為什麼說他可怕了。

是真的可怕。

他的話,會瞬間把人打入十八層地獄。

監獄里有多可怕,她心裡很清楚。

如果說這輩子,有一件事兒是她死都不想再嘗試的,那就是回到監獄。

看到她眼底的恐懼,喬老爺子挑眉:「怎麼樣,考慮清楚了嗎?」

安然看他:「老爺子,您的性子還真是急呢,給了別人選項,難道不是要讓別人考慮考慮的嗎?」

「選項?哼,果然不是很聰明,你沒有選擇的權利,離開喬御琛,才能保你後半生衣食無憂,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安然的心一沉,又是個死胡同。

可是……她不打算等死。

「那我也跟老爺子提一個條件吧。」

她一掃眼中的陰霾,莞爾一笑:「監獄,我是絕對不會再回去了,我不怕死,所以,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還有退路。但老爺子若是趕走了我,只怕喬御琛也不會再原諒你了,畢竟,我不是第一個了,不是嗎?」

喬海平眼神微眯,看向她。

良久后,他臉上帶著陰狠的笑:「說吧,你的條件。」

此刻帝豪集團的行政一部。

正是上班時間,陸續有人進了辦公室。

因為傷心而趴在桌上睡著的雷雅音被擾醒。

她坐起身,揉了揉眼睛。

見人來的差不多了,隔壁的安然還沒有到。

她忽然間想起,安然被喬家老爺子請走了。

想到安然走之前囑咐自己的事兒,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怎麼把這事兒給忘了呢。

都怪喬御仁。

可是……這個時間,安然應該也快回來了吧。

還需要告訴御琛大哥嗎?

她努嘴看了看桌角的時間。

算了,還是告訴御琛大哥吧。

御琛大哥的臭脾氣,萬一再生了安然的氣呢。

她掏出手機,撥通了喬御琛的號碼。

「御琛大哥,我是雅音。」

「有事?」

「安然還沒回來去找你吧。」

「安然?她不是跟你一起去吃飯了嗎?怎麼,走散了?」

「不是,沒有走散,我們回來的時候,在公司門口,有兩個人,說是喬老爺派來的,將安然接走了,安然讓我告訴你……」

喬御琛從座位上立刻站起身:「你說什麼?喬老爺子?我爺爺?」

「應該是的,安然說是,她讓我告訴你,她今天中午不能上樓睡覺了,讓你不要等她。」

喬御琛頓時一肚子怒火:「那你怎麼現在才說。」

「我……我剛剛心情不好,一下子忘記了。」

「你……」喬御琛咬牙,跟她置氣有什麼用。

他將手機掛斷,起身走到門邊拎起衣服就出了辦公室。

譚正楠起身:「BOSS。」

「立刻調查老爺子現在的位置,你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他邊說著邊往外走。

譚正楠納悶:「BOSS,您要出去嗎?還有十五分鐘,就要開始緊急會議了。」

「全都取消,別廢話,立刻查,趕緊查。」

「是……是,」譚正楠已經許久沒有看到BOSS發這麼大的脾氣了。

他立刻坐下,一口氣打了四通電話。

喬御琛進了地下車庫,飛車離開。

他往老爺子常去的私人住宅開去。

開了十幾公里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他藍牙接聽,那頭傳來譚正楠的聲音。

「BOSS,老爺子現在的位置在九江別墅。」

九江?不是私宅?

喬御琛憤怒的一拍方向盤,喇叭聲傳來。

他在前面路口調頭,往九江的方向開去。

他掛斷了譚正楠的號碼,在紅綠燈處,撥打老爺子的電話。

可是根本就沒人接。

他煩躁不安。

怎麼也沒想到,老爺子竟然會回來。

他真的是大意了。

一路上,他飛車趕到九江別墅。

車開到門口,就看到喬御仁在拍大門。

他將車停穩,從車上下來。

喬御仁看到他,一臉焦急的上前,他緊緊的抓著喬御琛的手腕。

「哥,哥,爺爺把安然關在裡面,怎麼辦。」

「爺爺呢?」

「也在裡面,裡面的人說,不能給任何人開門,這是爺爺的吩咐。」

喬御琛仰頭看了看高牆,上車,將車靠牆停下。

接著,他跳上車頂,對喬御仁道:「上來,送我上去。」

喬御仁連忙上去,他蹲下,由著喬御琛踩著他的肩膀,翻身上了牆。

見他要往下跳。

院子里的保鏢連忙道:「大少爺,您別跳,太危險。」

可是他們還沒說完,喬御琛已經跳了下去。

他的腳在落地的時候,崴了一下。

兩個保鏢連忙上前,將他攙扶起。

他推開兩人,眼神冷冷的掃了兩人一眼,快步往屋裡走去。

他推開門進去,喬海平回頭看過來,見是他,眉心染上了一抹寒。

他的視線從爺爺身上,落到了安然的臉上。

她正茫茫然的坐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進來,她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

看著這樣的她,他心裡一陣心疼,走上前。

「老爺子,你想幹什麼?」

聽到喬御琛的聲音,安然這才回神看向他。

他怎麼來了。

喬海平拄著拐杖起身,爺孫倆身高差距並不大。

「這話該我問你,你想什麼,誰讓你進來的。」

「你越矩了。」

「我是你爺爺。」

「不管你是我什麼人,我的事情,我說過我會處理好。」

喬海平聲音冷漠:「我已經給來了你充分的時間。」

「所以你就多管閑事?」喬御琛腳步上前,靠近喬海平,在他耳邊道:「老爺子,你已經不是什麼年輕氣盛的小夥子了,你以為,現在的我,還能由著你擺布,你是分不清現實呢,還是看不到真實?」

喬御琛說完,冷眼看向喬海平。

喬海平冷眼瞪他,抬手就摑了他一巴掌。

聲音很響亮。

安然莫名的站起身,看著被打的喬御琛。

喬御琛的視線,也越過爺爺的臉看向她。

他口氣堅定:「你該慶幸,你是我喬御琛的爺爺,不然……」

「不然你想怎麼樣?」喬海平的拐杖在地上用力的撞擊了兩下。

「我會把你丟出去。」

「你這個逆孫。」

喬御琛平復了自己的心情,走到安然身前,拉著她的手腕:「我們走。」

安然隨著他一起離開了別墅。

因為有喬御琛在,沒人敢攔。

兩人出了別墅大門。

喬御仁緊張兮兮的跑到安然身前,「然然,你沒事吧,我爺爺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安然凝眉:「你怎麼也來了。」

「雷雅音說,你被我爺爺的人帶走了,所以我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沒事,你爺爺沒有傷害我。」

喬御琛將安然扯到自己的身後,看向喬御仁:「回去。」

他說完,就拉著安然上了自己的車。

喬御仁看著他倒車離開,心裡真的很難過。

剛剛那種情況,他多想給然然一個擁抱。

可是他,做不到。

回市裡的路上,安然一直都很安靜。

喬御琛也沒有說話,他在平息自己的情緒。

回到御香海苑,喬御琛下車,腳腕有點兒疼。

他沒有在意,跟安然一前一後的進了屋。

兩人各自走到沙發邊坐下。

喬御琛問道:「他為難你了?」

安然搖頭:「沒有。」

「別替他隱瞞,我了解他。」

安然想了想:「如果說,讓我離開你算是為難的話,那應該就是為難了,可是在我看來,他讓我離開你,是為了你好。」

「什麼是為我好,不需要你們來定奪。」

安然看向他,他臉頰上的五指印還在。

她起身。

喬御琛拉住她:「你去哪兒?」

「給你找點東西,敷一下臉。」

「不用了,你坐吧。」

「你若帶著指印去公司,別人會以為,你娶了一個悍婦,你覺得無所謂,但我不行,我怕丟人。」

喬御琛鬆開手,看著她往廚房走去。

幾分鐘后,她拎著包裹著熱雞蛋的毛巾出來,遞給了他:「敷一下吧。」

「你給我敷。」

安然走上前,在他身側坐下,毛巾輕輕的貼在他的臉上。

「我爺爺怎麼說的。」

「給了我很優厚的條件,讓我從你身邊離開,」她心下明明一片凄涼,可是說話的口氣卻是無比輕佻,好像自己根本就沒有受到傷害一樣。

「一千萬,還有這裡的別墅,可是,這別墅不本來就是我的嗎?你爺爺這個人,很善於拿別人的東西來對付人呀。」

「你不用理他,以後他再找你,你也不必去見他。」

「你怎麼沒有問問我,有沒有答應你爺爺的要求?」

「沒有。」

安然驚訝:「你怎麼知道我沒有的?」

「我爺爺給的太少,你應該並沒有看在眼裡。」

安然笑,「嗯……也對,我這個人,喜歡獅子大開口。」

喬御琛看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不用這麼刻意的,安然。」

她的心微微緊縮了一下,聲音很是平靜:「我聽說,你的初戀女朋友,就是被你爺爺用這種方式打發走的。」

喬御琛凝眉,沒有做聲。

「你恨她嗎?」

「被背叛這件事兒,應該沒有人可以從容的欣然接受吧。」

她眼眸微垂,腦海里想起自己剛剛跟喬海平說過的話。

「再給我半年時間,半年後,做完我想做的事情,我分文不取,永遠的從喬御琛面前消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