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可願和皇叔我,同坐?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5:42
A+ A- 關燈 聽書

第144章可願和皇叔我,同坐?

夏侯襄沒有著往日常穿的玄色衣衫,而是換了一件靛藍色長袍,領口袖口鑲綉著銀絲邊流雲紋的滾邊,腰間系著犀角帶,只綴著一枚白玉佩,黑髮束起以白玉發冠,瑩潤的光澤更加襯托出他頭髮的黑亮順滑,如同綢緞。

氣度雍容華貴,姿態瀟洒飄逸,每一步都似踏在人的心尖,眾人屏氣凝神的等待他走過自己的身邊,戰王自骨子中便有一股凜然之態,貴氣逼人不怒自威,令人臣服!

在走到容丞相身邊之時,他不著痕迹的頓了一頓,餘光看向目露凶光的容離,竟感到有些許心虛。

他確實有意隱瞞自己的身份,不過那時他還不知道她的脾性,下意識教了小黑的那些話,他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很在意容離了,只想著不要讓她害怕自己。

後面在想往回圓便找不到由頭,如今她來參加宮宴,他實在擔心,是以,只能表明身份,希望她不要太過生氣了。

哎…等宮宴結束后,他再去好好解釋吧。

在看到容離的衣衫之時,夏侯襄唇角微勾,兩人所著衣衫…有些像啊。

「皇弟,過來怎麼不提前知會為兄一聲,為兄好派車攆去接你。」夏侯贊一副慈兄的樣子,快走了兩步來到夏侯襄的面前。

「皇兄,皇嫂。」夏侯襄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是先帝在時便定下的,無論天祁皇帝是誰,夏侯襄都擁有不跪地、佩劍入殿之特權,全因他自小就出入戰場,為保衛天祁江山做出了莫大的貢獻。

所以,就連夏侯贊都不敢在夏侯襄面前稱『朕』,何時跟夏侯襄說話都以兄長自稱。

皇后微笑著站在一旁,她每次見夏侯襄都會心裡發怵,幸虧夏侯襄除了上朝不常在宮中出現,否則她遲早會被他嚇死。

「今日聽聞皇兄設下宮宴,臣弟一時起了興趣便自行前來,還望皇兄莫怪。」夏侯襄這話說出來,莫說夏侯贊,就連底下的大臣都沒聽出有什麼歉意,戰王行事一向隨心所欲,他們也習慣了。

「呵呵呵,皇弟說的哪裡話,來,和為兄一起坐上首。」說著便要拉著夏侯襄往上走。

「皇兄不可,」夏侯襄腳步沒動,「如此不合宮規,皇兄不必特意安排,臣弟坐在一旁即可。」

說完徑自走到夏侯銜那桌,低頭看著他淡淡的說道,「賢侄可願和皇叔我,同坐?」

還在生氣的容離,聽到夏侯襄這句話突然有些想笑,她怎麼覺得他是故意的呢?

旋即繼續運氣。

「皇叔請。」夏侯銜忙讓到一邊,他雖然平日總是看夏侯襄不順眼,但是只敢背地裡做些小動作,明目張胆的和夏侯襄作對,他還是沒這個膽子的。

夏侯襄走到原來夏侯銜的位子上坐下,可憐的夏侯銜就只剩桌子邊角的位子可坐,活動範圍大大受限。

太監進來另外擺了把椅子,可夏侯銜坐在那裡,怎麼看怎麼像受氣的小媳婦。

夏侯贊尷尬的笑了笑,接著語重心長的叮囑夏侯銜,「銜兒,好好照顧你皇叔。」

「是,兒臣遵旨。」夏侯銜邊行禮邊腹誹,他坐的位置都快背對容離了,他要怎麼看她?

宮宴正式開始,皇上說了幾句場面話,接著便開席。

坐在武將席中,雲啟先老將軍不遠處的幼子云耀,自從容離進門開始,他長大的嘴巴就從來沒合上過。

我滴個乖乖!

那個畫里的人敢情就是傳聞中的容大小姐?!

那個使手腕嫁入端王府鬧的滿城皆知的容大小姐?!

那個成親不到一年便被休下堂淪為天下笑柄的容大小姐?!

神吶!來到雷劈死他吧!

他兄弟什麼眼光啊?!

萬年鐵樹不開花,好不容易開了,就開出這麼一朵花來?!

雲耀揉了揉眼睛,他為自個兒兄弟不值啊!

還有,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夏侯銜要讓他去南校場報道了,他不就說了這位容大小姐幾句壞話嗎?

至於嘛!至於嘛!

他是無辜的啊!沒聽過不知者無罪嗎?

怨念的杵著面前的水果,夏侯銜絕對眼睛不好。

這是病,得治!

廳里的閨閣小姐們小臉兒都是紅撲撲的,戰王殿下欸,多久沒有出現過了?

她們心裡小鹿亂撞,戰王殿下實在太過完美,她們中間曾有過年少衝動之人,那時候憑著一腔熱血便要往夏侯襄身邊湊。

結果,毫無意外的被扔出很遠。

大家閨秀們誰經歷過這個,立刻覺得沒臉,再也不敢輕舉妄動。

其他人有親眼見到的,也有聽人說的,無論哪一樣,她們也不敢距離戰王爺太近,不然臉會很疼的。

今日大殿之上,應該是她們距戰王最近的距離了,一個個偷眼瞧過去,只消一眼便在心裡想象完了和他度過餘生的全過程。

容離見到此情此景,心中的火氣簡直要將房頂掀了。

臭男人,不止騙她,還敢招蜂引蝶!!!

容離死死攥著手中的橘子,在她將要捏爆漿之際,容敬淡定的從她手中將橘子解救出來,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怎麼了?」

「沒事。」容離垂下眼眸,差點氣炸而已。

她很好,不用別人擔心,謝謝。

歌姬舞姬流水般的表演完后,接下來便是重頭戲了,各家千金表演才藝,皇上會拿出一件東西作為彩頭,凡是奪得魁首之人,便可贏得皇上所賜之物,

各家千金自然牟足了勁兒要為家族爭光添彩的,皇上賞賜是多大的榮耀,更何況還有各家夫人和各宮娘娘看著,只要入了高位人的眼,還怕以後沒有好婚事嗎?

宮娥太監行走於殿中,很快琴、棋、書、畫四樣整齊的擺於殿中,待她們撤出宮門后,皇上拍了拍手,另有大太監端著一方托盤上殿,待行至殿中之時,先是向皇上行了該有的跪拜禮,又執起托盤轉身面對眾人。

紅絲綢蓋著的東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此時皇上開口,「此琴乃是暖玉藕絲琴,今日誰若奪得比試之首,這把琴朕便賞賜與她。」

大太監將紅綢拉下,一把韻著柔光的玉制古琴出現在眾人眼中。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