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她跳得沒你好看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47
A+ A- 關燈 聽書

「左相說的極是,我們西玄可沒有這樣的東西。」富鳴點點頭,「而且我們送給後宮娘娘的都是我們當地特製的胭脂水粉,並不是毒鼠。」

皇帝目光像是一道利箭,猛地射向夜天珏。

這對母子,乾的什麼好事?

他心底是相信丞相的,可今日之事,也難得說清楚是否與丞相有關。

左逸軒是什麼性子,他最了解,他知道這男人城府極深。

若真的要辦事,肯定辦不出這麼糟糕的蠢事。

但……

指不定左逸軒對夜天珏有不滿,睜隻眼閉隻眼故意為之?

皇帝心底也摸不準左逸軒的真真假假,但事情是皇后與太子一同所為的事實就擺在了眼前,沒人能為他們求情。

……

宮宴還在繼續,只是皇后被請回了鳳央宮關禁閉,將禁足一個月。

而太子,亦是同樣被禁足,這次比較嚴重,直接禁足三個月。

母子兩的懲罰其實很輕。

雲輕歌心底還是不悅,這樣不疼不癢的懲罰,就像是在侯府時侯爺對二房的懲罰一般。

原來一家之長的偏心會如此令人作嘔。

李妙兒被拖了下去,連同一箱子毒鼠也被拖下去處理了。

大家都是見慣大世面的人,很快就恢復了之前的其樂融融。

西玄貢品端上后,便是南玄的貢品。

南玄還獻上了美人,美人們在殿中央表演了一曲飛天霓裳舞,看得在場的男人眼睛都直了。

為首的自然是南玄公主,南宮綺。

她紅衣如火,紅紗遮了半張臉,媚惑十足。

皇帝的神思也被這姑娘的美妙如天仙的舞姿吸引了,之前的不愉快也忽略殆盡。

……

雲輕歌特地側過頭看向身邊的男人,似是想看他是否會在意。

夜非墨清清冷冷瞥了一眼南宮綺的舞姿,又偏頭看向皇帝。

似是感覺到了雲輕歌的視線,他忽然側頭看她。

四目相對。

「怎麼?」對上雲輕歌這探究的目光,男人薄唇微啟。

「呃,沒什麼。」被他眼神抓了個正著,雲輕歌反倒是覺得自己有些窘迫了。

她收回目光,端起水喝了一口。

「她跳得沒你好看。」好像意識到她在看什麼,某男很誠摯真情地說了一句大實話。

「噗……咳咳!」

雲輕歌悲催地被他的話嗆到了。

她不知道他這是想安慰她還是真話,她對自己有幾斤幾兩還是明白的。

「王爺不要取笑我了。」

男人見她眼神閃爍,身子微傾,附耳說:「本王不擅長說假話,你該明白。」

鬼明白。

雲輕歌無奈,還想說什麼,哪知那方的南宮綺似是瞧見了他們二人貼的太近,竟是舞著舞著就舞了過來。

在南宮綺手中的綢緞如同有靈魂般,瞬間擊在了二人之中。

雲輕歌見綢緞飛來,立刻就與夜非墨拉開了些許距離,看向南宮綺。

女子挑釁的目光正瞪著她。

那眼神,不屑、嘲諷和陰冷。

雲輕歌心底冒火。

夜非墨冷冷地用手碎了飛來的綢緞。

不過是眨眼功夫,原本在南宮綺手中的綢緞立時就斷裂了。

大家見識到了靖王的戾氣,再看向南宮綺,卻發現南宮綺非但不惱,而是扔掉了手中的斷裂的綢緞,繼續舞。

皇帝眯了眯眼,察覺到了這位公主對夜非墨的特別。

這時候七公主夜傾月咦了一聲,拉拽著太后的衣袖天真爛漫說:「皇祖母,我記得上次靖王妃也跳得很好看的舞耶,不如讓五皇嫂和這位南玄公主比一比?」

太后眼神一深,特地看向雲輕歌。

上次賞花宴,雲輕歌也確實跳了一舞。

跳得舞姿雖然奇怪可也賞心悅目,是他們從未見過的舞姿。

那方南宮綺一舞已經結束,贏來一片喝彩聲,一旁的誇讚更是不絕於耳。

大家誇讚的時候,雲輕歌發現了太后的目光突然落了過來,定在她的身上。老太婆的眼神十分不懷好意,她心底咯噔了一下,一抹不妙的預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果然,太后在那方說:「皇上恐怕有所不知,這靖王妃上回為了贏哀家親手種植的牡丹花,可是跳了一曲不錯的舞。」

「哦,是嗎?」皇帝也來了興緻,「既然母后都如此說了,不如靖王妃也來獻上一舞。」

畢竟是兩國邦交之禮,不能南玄的人跳了,他們天焱皇朝卻沒有一個能與之媲美的人吧?

皇帝比較好面子,一瞬就想到了雲輕歌也許真的能給他們帶來一些驚喜。

「皇上……」雲輕歌被點了名,立刻站起身來,「輕歌舞姿笨拙,難登大雅之堂。」

皇帝卻彷彿打定了主意般,說:「無妨,不要給我們天焱丟臉就行。啊,對了,非墨琴音極其厲害,不如給你王妃奏一曲。」

又來?

這種事情,上次在太后的賞花宴上已經來一次了,今日再來一次,雲輕歌心底十分不滿。

南宮綺站在一側,根本還沒有來得及嘚瑟,聽見了夜非墨在那方沉沉地嗯了一聲。

非墨哥哥竟然答應了?

他竟然答應為了給靖王妃伴奏主動彈奏一曲!

南宮綺生氣至極,不服氣、嫉妒得發狂。

她以前多少次奢侈地希望夜非墨能夠給自己彈奏一曲,他譜曲,她跳舞。

這個雲輕歌,憑什麼?

少女眼中燃起的瘋狂怒焰,幾乎能將她的理智吞噬。

雲輕歌則是因為皇帝的威壓,不得不硬著頭皮上。

她跳的舞姿都算不上多好看,太后擺明著要她出醜。

手上一暖,身邊的男人忽然用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聲音極其沉穩:「好好跳,不要給本王丟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

她很無語,甚至看著夜非墨時眼神都帶著一分幽怨。

這廝竟然還說不要給他丟臉,她什麼時候給他丟過臉?

她抬步走向了殿中央,瞥了一眼南宮綺,神色淡定地朝著皇帝和太後行禮。

南玄與西玄的使臣莫不是好奇地看向她。

富鳴捏了捏下顎:「這位靖王妃,似乎並沒有外面傳的那般醜八怪?」

雖然看得出來這王妃臉上施了粉黛,但就是這樣的妝容令人覺得驚艷。

「這姑娘確實不醜。」一旁另一位使臣也附和著。

宮人將琴案端上給夜非墨,眾人等待著靖王的琴音響起。

南宮綺捏著袖袍站在一側,眼神陰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