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這個月例假沒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3:06
A+ A- 關燈 聽書

若被人背叛兩次,那他……

她看他,表情凝重。

可隨即,她就搖了搖頭。

不,不是這樣的,他不是背叛他,是報仇。

所以……沒什麼好難過的。

她看了看時間:「我們回公司吧。」

喬御琛想到今天下午的幾個會議,也是站起身。

可是剛一動,腳踝上就傳來痛感。

他嘶了一聲。

安然看向他:「你怎麼了?」

喬御琛坐下身,撩起褲腿。

安然看著他高高鼓起的腳踝,立刻走過蹲下。

「這……這是怎麼回事,你什麼時候受傷了?」

「沒事兒,就是剛剛從牆上跳下來,崴了一下。」

「牆上?」安然仔細回憶了一下,驚道:「你是說,喬老爺子別墅那邊的牆上?那牆……得有兩三米吧。」

「不到四米。」

「你……」安然一聽,頭都大了:「你以為你是特種兵啊,那麼高的牆你也敢跳。」

喬御琛笑。

「笑?你還笑的出來?不疼嗎,」她表情焦躁了起來。

「我是個男人,爺們能抗,放心吧,」他站起身:「還有個會議,走吧,去公司。」

安然也不知道哪兒來的那麼大的力氣,推著他的心窩,把他一下子推倒在沙發上坐下。

「開什麼會,老老實實的坐這兒。」

她說完,轉身走到冰箱邊,打開門弄了冰塊出來。

打碎后,將冰渣包起來,走回來。

她在沙發另一頭坐下,將他的腳抬到了自己的腿上,冰塊輕輕的冰敷了上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真是,敷完臉敷腳……

她都覺得無語了。

「怎麼樣,痛不痛。」

喬御琛看著她溫柔的動作,心裡暖暖的:「有一點。」

「那我再輕一點兒,一會兒敷完我去給你買點葯,每天噴幾次。」

喬御琛望著她,目光迷離。

「你跟我家老爺子在一起呆了那麼久,就只談了這一個問題嗎?」

安然的手頓了一下,低著頭的目光往上揚了揚,可最終,卻並沒有觸碰到他的視線。

她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喬御琛就知道,不可能只有這些。

他看她,以她的個性,如果是她自己不想說的話,那他不管怎麼問,她都不會回答的。

至於爺爺那裡……如果是利於他的事情,他就更不會說了。

以爺爺的作風來看,這次對弈,他必然不會吃虧。

他心疼的看著安然。

他將自己的腳從她腿上移開,身子前傾,抱住了她。

安然愣了愣,隨即才將下巴抵在他的肩頭道:「腳還沒有敷好。」

「我知道我爺爺的為人,也知道,他必然不會說什麼太好聽的話,可是,你不用放在心上,畢竟要跟你一起共度一生的人,是我。」

共度一生?

安然微微側了側臉,唇幾乎貼在了他的脖頸上。

「喬御琛。」

「嗯?」

「別太入戲。」

喬御琛頓了一下,鬆開懷抱看向她:「入戲?」

安然笑:「我們都很清楚,你對我,只是玩兒玩兒,我對你,也沒有走心,所以我們都別太入戲,有的時候,我怕我們都會走不出來。

我有的時候會想,如果有一天,我們分開了,我會不會偶爾想念曾經跟你在一起的這些歲月,答案竟然是會的。雖然……我恨你,你也不愛我,可是人畢竟都是感性的動物。

感性的人類,往往容易把戲言當真,也往往……會錯誤的理解自己的感情,錯把同情當愛情,錯把憐憫當憐惜。我希望,這種錯誤的感情,不會在我們中間發生,OK?」

「如果發生了呢?」喬御琛看著她的臉:「如果,愛情就真的發生了呢?如果你就是發現你自己愛上我了呢?」

「我是人,」她笑:「人類是懂得剋制的高級動物。」

「你以為如果愛情來了,你剋制的了?」

安然點頭:「我可以。」

她抿唇呼口氣,指了指他的腳:「腳給我。」

喬御琛嘆息一聲,望著她。

她笑了笑,繼續幫他敷腳:「我真的覺得,我們之間不適合談論這種沉重的話題,會影響心情,你沒有覺得嗎?」

喬御琛無奈的勾唇,人真的無法叫醒一個愛裝睡的人。

兩人四目相對,心底里都埋藏了太多的話,說不出口。

沉默了好一會兒,安然才道:「我本來以為,你不會來找我了。」

「是雷雅音告訴我太晚,到了下午上班時間,她睡了一覺才想起來給我打電話的。」

安然無語一笑,「果然,指望不上那個天下天平的大小姐。」

「下次一定要記住了,我爺爺若再找人來帶你走的話,無條件的跑。」

「跑?有的時候,跑也解決不了問題,反正這次我跑了,還會有下次。」

「我不會再讓他找你的。」

安然抿唇:「那就謝謝了。」

給他敷完腳,安然去給他買葯。

喬御琛撥通了老爺子的電話。

電話那頭,老爺子也冷靜了下來:「你還敢給我打電話,你小子,終究還是辜負了我的一片心意,對那個丫頭動情了吧。」

「不要再找安然,不然……我們爺孫的感情,就到今天為止。」

「就為了一個女人?」

喬御琛聲線玄寒:「沒錯,就為了一個女人,我受夠了一個人生活,受夠了被人左右,所以,從今天開始,你也記住了,誰敢動安然,就是跟我過不去。」

「御琛,你太讓我失望了,那個丫頭,明擺著就是在報復你,你竟然明知道是個坑還往裡跳。」

「這不是個坑,是個沒有回頭路的深淵,不過幸好,這個深淵裡,有她陪我,所以……老爺子,不要干涉我的事情,不要動我的底線。」

「我會給你半年的時間,如果這半年,你依然調整不了自己的情緒,那屆時……我也可以不要你這個孫子。」

老爺子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喬御琛冷笑,半年。

半輩子都不夠。

晚上,喬御仁給喬御琛打了電話。

他說,老爺子已經坐晚上的飛機離開了。

喬御仁說這話的時候很開心。

他以為安然終於擺脫了危險。

可是喬御琛卻完全高興不起來。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老爺子,他是個非常有原則,非常執著的人。

他既然回來了,如果沒有一個結果,他就不會輕易離開的。

可現在,他竟然走了……

他凝眉,想到了爺爺給的期限,半年。

他回到房間,看著坐在床上看書的安然。

她一定跟爺爺,做了什麼交易。

以她的個性,這種事情,她做的出來。

不然,爺爺不會輕易放手。

感覺到他一直站在門邊,她抬眸看向他,眉眼彎彎:「怎麼站在那兒不動?」

喬御琛挑眉一笑:「沒什麼,看你看書看的認真,不捨得打擾你。」

安然撇嘴:「真正不捨得打擾的樣子,應該是趕緊離開房間好嗎。」

喬御琛走上前,將她的書拿開,「已經打擾了,那就打擾的徹底一點好了。」

他眼底裡帶著魅色,吻她……

一個月間,喬御琛斷斷續續的又將安氏集團的股份轉給了她百分之十五。

加上上次的百分之七,安然手裡多了百分之22的股份。

她與安諾晨兩人共持股百分之四十二。

兩人反擊的勝算,已經非常的大了。

周五中午,安然給安諾晨打完電話后,就跟雷雅音一起去公司樓下吃飯。

見她心情不錯,雷雅音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心情怎麼這麼好?」

「我心情好嗎?」

雷雅音點頭:「對呀,你嘴角的都笑意,都快扯到耳根上了。」

「可能是因為明天要休息了吧,」她眉眼一彎。

當然好,她的報復,已經快要進行了大半了。

不高興才怪。

兩人點的餐端上來。

安然就大快朵頤了起來。

雷雅音拿起筷子,凝眉看著桌上的午餐,完全……沒有食慾。

不過,看安然吃的這麼香,她還是夾起菜吃了一口。

可是才嚼了幾下,立刻就反胃的乾嘔了幾聲。

雷雅音扔下筷子,側頭捂著嘴巴。

安然看她:「你怎麼了?」

「好噁心。」

安然從座位上離開,過去幫她拍撫了一下後背,順便又給她倒了一杯水。

她喝了一口后,呼了口氣。

「哇,這味道好油膩,你沒有聞到嗎?」

「我?」安然嗅了嗅:「沒有啊。」

「你這是什麼鼻子呀。」

「以前我們經常來這家吃,也沒聽你說油膩。」

「我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鼻子靈敏的像是狗鼻子,」她搖了搖頭:「不行不行,我不要在裡面呆著了,我要出去,你慢慢吃,我在門口等你。」

她說完,就拎著包出去了。

安然看著出了門的雷雅音,凝眉,懷孕的人,鼻子才會……比較靈吧。

她結了賬出門,雷雅音還站在門口拍自己的心口窩。

安然走到她身邊:「雅音,你……這個月例假正常來了嗎?」

一說例假,雷雅音眉心一緊,看著她:「還……還沒。」

「正常應該是什麼時候。」

「8號。」

安然想了想,今天是13號。

「你……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雷雅音垂眸看著自己的肚子,再抬眼看她的時候,眼底閃過一抹光,驚喜的光:「要去,你陪我去好不好。」。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