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同樣的桃花印記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9:54
A+ A- 關燈 聽書

想碾壓她的風頭,想都別想!

南宮綺坐回座位上,因為哥哥南宮昊是隱瞞身份來天焱,所以這次並沒有露面。

正是哥哥不在,她認定自己可以為所欲為。

趁著大家不注意時,琴音響起,雲輕歌隨著琴音舞動,而南宮綺不動聲色地從一旁的向將軍手中扯過了長鞭。

「公主?」將軍不解地側頭看向南宮綺。

這長鞭突然就易主,令向煜有些驚悚。

然而,南宮綺看都不看他,嘴上說著:「借用一下。」

向煜心底不斷叫著完了完了,剛要伸手去奪過南宮綺手中的長鞭,但一切都來不及。

南宮綺已經將長鞭甩了出去。

眾人驚呼一聲。

長鞭鞭尾直接就勾住了雲輕歌的衣袖。

突然,琴音停下了。

因為雲輕歌是在殿中央,隨著舞姿慢慢偏向了右方,而右下方最近的就是當朝丞相的位置。

長鞭猝不及防甩過來,左逸軒的眼神倏然一凜。

「斯拉」一聲,雲輕歌的衣袖被鞭尾勾破,令所有人都驚住。

……

雲輕歌也不惱,甚至面上沒有表現出一絲驚慌,瞥向自己被勾破的衣袖,十分淡定地將斷裂的袖袍徹底扯落。

坐得最近的左逸軒瞧見了她左臂上的桃花印記,瞳孔微縮。

這桃花印記,和太子妃鎖骨上的很像……

不,說錯了,分明就是一模一樣。

他目光漸漸疑惑,視線專註地盯著雲輕歌那張施了厚重脂粉的臉。

雲輕歌扯掉了袖袍,看向停下了琴音的夜非墨,用眼神詢問他。

「輕歌,過來。」夜非墨已經沒有心情再彈奏,將手中琴案忽然掀翻在地,「碰」地一聲沉悶響聲嚇到了那方的南宮綺。

她臉色白了一度,就連身子也不可遏制地抖了抖。

她知道,他生氣了。

若是別人生氣還好,可是這是非墨哥哥……

雲輕歌輕輕哦了一聲,看了一眼被摔在地面上已經碎裂的古琴,頗為唏噓地搖搖頭。

上方皇帝與太后都沒吭聲。

等雲輕歌落座,皇帝還未開口說話,南宮綺已經走向了夜非墨:「非墨哥哥,我知錯了,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

少女軟糯的聲音聽上去很令人垂憐,能輕易掀起男人心底的保護欲。

然而……

夜非墨看都沒看她,見雲輕歌落座,看了一眼她斷裂的左邊袖袍,瞳孔里染上戾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一直知道南宮綺刁鑽蠻橫無禮,但萬萬沒想到這女子竟然在這樣的場合不顧兩國顏面,做出這等過分之事。

南宮綺還想解釋,卻瞧見夜非墨一直盯著雲輕歌的左臂瞧,她心底委屈至極。

「我沒事。」雲輕歌見男人目中帶怒,她輕輕說罷,又轉頭看向南宮綺。

她委委屈屈地站在他們桌前,態度已然在認錯。

雲輕歌頗為好笑:「你分明是故意害我,怎麼向我家王爺道歉?公主難道不該是向我道歉?」

「更何況我們皇上在此,公主剛剛所作所為實在有損一國顏面。」

皇帝也點頭:「朕倒也素來聽聞南玄公主是被南玄君主捧在手心上寵著,可公主今日這是想給靖王妃一個下馬威不成?」

「我不是……」南宮綺委屈地解釋。

嘴上雖然說不是,心底恨不能現在撲上去把雲輕歌大卸八塊。

太后眼底閃過一絲詭譎的暗芒:「看來這南玄公主是真的很喜歡靖王。」

一聽這話,南宮綺連連點頭:「太后聖明,我一直心繫靖王,只是……」

「那就可惜了。」皇帝看了一眼自己的母后,故意打斷,「這王妃已經有人選了,公主貴為公主怎能給人家做妾或側妃?」

「我不在乎!」

「本王不同意。」夜非墨越聽越煩悶,冷聲斥責了一番,「就憑公主這般蛇蠍心腸的舉動,本王實在無福消受。」

南宮綺眼眶紅了。

「更何況,你令本王噁心。」

這一句話說的很沉,隨著大殿內的嘈雜,上方的皇帝和太后自然沒聽見,可這一句話卻清晰地傳進了南宮綺的耳朵里。

雲輕歌聽見了,不由得望了一眼南宮綺。

活該了吧!

不知為何,現在看著這女人被夜非墨懟,她竟然覺得解氣。

南宮綺身子晃了晃,若不是此刻在場的人太多,她一定要大聲質問。想到剛剛給自家南玄丟了面子,她不能再意氣用事,只能灰溜溜回到了座位上坐下。

皇帝點點頭說:「既然非墨不同意,這和親一事,日後再議。」

太后皺了皺眉頭。

其實她就是想給夜非墨後院塞女人,塞進去一個就可以成為自己一個眼線,奈何這招都無用。

……

宮宴氣氛從僵硬到和諧再到詭異。

雲輕歌卻像個沒事人似的,坐在那方吃吃喝喝,她一點都不在意自己少了一個袖子。

畢竟在現代,穿弔帶都沒問題。

然而……

肩上一重,她驚愕地轉頭看向夜非墨。

男人將外袍褪下披在了她的肩頭。

「你手臂上的印記,你自己畫上去的?」他目光掃向她手臂上的桃花印記。

雲輕歌也詫異地看向左臂,搖頭:「並非,也不知是為何,突然有一天就冒出來了。」

說來這桃花印記也真是奇怪。

書中說過,小時候的雲輕歌被二房害得生了一場重病,最後桃花印記消失,反而雲挽月的鎖骨上長出了同樣的桃花印記。

可現在……

這桃花印記怎麼突然長在了她的手臂上?

畢竟這是別的作者的小說,她也沒看懂這作者的心思。

「吃飽了我們就回去。」見她吃得嘴角邊都是碎渣,男人眸底戾氣很快掩盡,取代的是寵溺。

雲輕歌點點頭,乖巧地什麼都不說。

今日他對南宮綺的態度,令她覺得解氣。

她特么真是越來越在乎這男人了,在乎的程度到了他一旦身邊有什麼女人都會有些吃味。

煩惱。

好不容易捱到宮宴結束,雲輕歌與夜非墨回府後,雲輕歌去卸妝換衣裳。

等她處理完自己后折回去尋夜非墨,卻發現男人不見了蹤影。

青玄守在門口,她瞧見青玄便問道:「王爺呢?」

青玄咦了一聲。

「王妃,您是尋王爺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