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容大小姐,怎麼不見下場比試?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5:49
A+ A- 關燈 聽書

第145章容大小姐,怎麼不見下場比試?

暖玉藕絲琴的琴身是從極寒之地的一口溫泉底部挖出,用一塊整玉雕琢而成,琴弦是由蓮藕絲製成,經過特殊工藝的加工,不僅維持了藕絲的原貌還使得它更加堅韌有彈性,手指附於琴弦之上可撫響出聲,另外這琴音與一般琴弦所制琴音不同,更加清脆悅耳、柔美動聽。

琴大概一尺來長,通體雪白,精緻至極卻又不影響彈奏,走到哪裡帶上這麼一把琴,那是倍兒有面子啊!

下面坐著的眾人,哪有沒見過好東西的?

此時見了這把琴不由得眼睛一亮,尤其是未出閣的千金,本來激動地心情更加激動,若是得了這把琴,莫說京城,就是整個天下怕都沒有重樣的。

因此,各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只是這比試有一個規矩,並不是一樣拔尖便被可奪魁,琴棋詩畫必有其中之三拔得頭籌才可,若有平局,則需四樣比全,方可定奪魁首之人。

有膽子大又想出頭的,率先站起走到自己精通的一處或站或立,待全部就位便開始比試。

每一處皆有兩個席位,二人同比還要不受她人影響,實在是一個考驗人定力的比試。

棋詩畫三種皆為靜默之事,可琴案就在她們不遠處,自琴音響起,她們便不得不受其影響。

另外琴之一項並不輕鬆,不僅可直接入眾人耳,還要相互較量,比試之中常有一方心性不定,被對方影響而至使彈不下去的時候。

只有在某一項勝出,才可進行下一項比試,同時比試之人隨時更換,有可能這一項你贏了她,而下一項別人就贏了你。

所以,想要四中三勝,實在是難上加難。

別看只是比試四項閨閣之女必備技能,其中的門道深不可測,技藝、狀態、運氣缺一不可,所謂天時地利人和便是如此。

場下的六名女子進入比試階段,一時間宣德殿琴音裊裊,最後勝負由皇上親自定奪。

容離坐在位子上巋然不動,她又不是必須下場比試,對那把琴又不感興趣,所以,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這勞什子宮宴什麼時候結束?

她要回家,再也不想見雲襄,哦不,夏侯襄了!

偏偏那人還坐在她斜對面,自己的目光時不時的便瞟向人家,容離簡直要在心裡唾棄自己了,都被人家騙了還想看他,看個鬼啊!

雖然,她鬧不懂自己為什麼這麼生氣,但總之就是——她快氣死了!

容敬、容喆最先感覺到容離的不對,先是捏橘子,現在又自己在一旁運氣,順著容離的目光看向場中正在比試的女子,難道是小妹氣人家下場比試了?

皇上也沒規定只許閨閣小姐才能去啊。

容喆往容離身邊湊了湊,「小妹,你要想去,咱們等下就過去,不用憋著。」

容離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不去!」

「好嘞。」容喆縮了縮脖子,不去就不去,這麼大火氣幹嘛?

看小妹的目光,快要吃了他了。

容喆哪兒知道,他這是受了無妄之災啊!

時刻注意著容離這邊的夏侯襄自然看到了,此時容離剛好看過來,兩人的目光對了個正著,容離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轉而輕哼一聲,將頭扭向一邊。

雲襄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今晚的任務,任重而道遠吶。

「橘子。」夏侯襄出聲道。

夏侯銜趕忙給剝了個橘子,恭恭敬敬的遞給他,「皇叔。」

「嗯,倒茶。」夏侯襄又來一句。

反正離兒生他的氣,他就玩命兒使喚夏侯銜,要不是夏侯銜,自己怎麼會騙離兒。

嗯,都是夏侯銜的錯!

場下的女子,流水一般的競技,至此無一人三場全勝。

夏侯宇此時涼涼的來了一句,「容大小姐不也是女子嗎?怎麼不見下場比試?」

他是在給他三哥找場子啊,那個女人讓三哥丟了多少人,容離還未在公眾場合中表現過什麼才藝。

夏侯宇惡略的想著,她應該是什麼都不會吧?

自己現在來這麼一出,容離不丟人才怪!

夏侯銜正在給夏侯襄剝葡萄的手一頓,想起容離曾在王府——

唱的歌…

作的詩…

跳的舞…

抬起眼來狠狠的瞪了夏侯宇一眼,誰要他多事?!

夏侯宇本來邀功似的看向自己的三哥,眼裡求誇獎的意味相當明顯,可他三哥不僅不誇他還瞪他!

嗚嗚嗚,他做錯了什麼嘛!

夏侯襄臉色倏的沉了下來,雖然他本就面無表情,可是生氣后的感覺立馬不一樣,轉過頭看著夏侯宇,雖然除了棋藝不知她其他幾樣到底如何,但他一直對容離有著莫名的自信。

可是,夏侯宇是什麼東西?竟然敢這麼跟離兒說話?

夏侯襄這一眼,直接把夏侯宇給看毛了。

都是什麼人啊?怎麼一個兩個的全都嚇唬他?

夏侯宇的話還是提醒了皇位上的那位,夏侯贊笑著點了點頭,「不錯,容小姐還未施展才藝,不知朕和皇後有沒有機會,一飽眼福?」

夏侯贊其實對夏侯銜將容離休掉的之事並沒有太多的看法,他雖有意於將皇位傳給夏侯銜,可他兒子眾多,一時間也沒有徹底下定決心。

而皇后的動作有些多,容離在宮中能得手設計夏侯銜,他不相信這其中沒有皇后出的一份力?

她就是太心急,自己又不是已經大限將至,她就急著為自己的兒子謀前程,夏侯贊心裡不是很舒服。

如今,容離被休下堂,所有兒子都在一個水平線上,他既是父又是君,皇子之間保持平衡才是他願意看到的。

一家獨大,保不準會生出其他的心思。

他只防夏侯襄還來不及,哪有那個心力再去分心注意自己的兒子們。

所以,容離現在的身份他很滿意,丞相之女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許給誰的。

容離好好的坐著運氣,沒想到夏侯宇一個話音兒,就將所有人目光引到她身上了,她正憋著火氣,因此眸光似箭,直戳夏侯宇。

夏侯宇本來縮著脖子坐在座位上,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他不吭聲了還不行嗎,可當他感受到容離的瞪視之後,噌的抬起頭來,一個小小的丞相之女竟然也敢瞪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膽…膽子不小!

夏侯宇努力瞪回去,他才不會承認,他有些害怕容離的目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