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斗琴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5:58
A+ A- 關燈 聽書

第146章斗琴

容離緩緩起身,來到宣德殿中央,「臣女獻醜了。」

不就比試嗎?

誰怕誰?

她徑自向斗琴處,吏部侍郎之女秦香正坐在那裡,她為上一場勝出者,今日慕雪柔沒在,不然勝出的人可輪不到她,慕雪柔的琴婉轉細膩,在京中那是響噹噹的存在。

容離走到琴邊坐下,琴試已再無他人上場,所以秦香還需再奏一曲,和容離比試。

秦香打心底里是看不上容離的,一個女兒家竟然鬧出那樣的事情,而且細細搜索自己的記憶,容離唯在小時彈過首曲子,是什麼來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像是有些特別,但具體是哪首,秦香有些記不清楚了。

所以,在眾人眼中,容離基本沒外露過才藝,更何況和人比試了?

秦香心裡先起了三分輕視,她覺得自己的琴技完勝容離。

氣定神閑的擺好姿勢,與容離同時彈響第一音。

容離琴音並不高,被秦香的琴聲壓著,顯不出來。

秦香心下嗤笑,比試這種東西,若一開始被別人壓制,那後面想要翻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更何況是古琴比試。

一開始若不佔先機,越往後越難出頭。

秦香手腕翻轉,琴音越發高昂,簡直生生蓋了容離一頭。

別看容離撥弄琴弦的速度並不慢,可跟秦香的琴音相比,根本就凸顯不出來。

夏侯宇滿意了,看看,他說什麼來著?

這就是個無才無德的女人,還瞪他,有什麼資格瞪他?丟人了吧?

就連皇上和皇后心中都是有些失望的,沒想到容離琴技如此一般。

夏侯銜此時終於能看向容離了,不過他卻沒了別的心思,深深為容離捏了把汗,若是這麼彈奏下去,怕是到了結尾都要被秦香的琴音壓著。

夏侯襄倒是眼眸含笑的看著她,在他心中,容離還沒什麼是不能的,她總能給他意想不到的驚喜,如今她選了琴,那就是有把握贏。

容離還在低頭彈著琴,場上眾人的想法她毫不在意。

少頃,秦香頭上冒了細細的一層薄汗,別人離的遠聽不真切,可她距容離非常的近,容離的琴聲有一種肅穆殺伐之氣,她有些頂不住。

本來順暢的琴音突然出現了一些波動,秦香咬著牙堅持。

懂琴的自然聽出了其中的破綻,不由得奇怪的看向秦香,彈的好好的,這是怎麼了?

其中尤以吏部侍郎一家為甚,自家女兒贏了他們跟著臉上有光,如今本是十拿九穩的事情,怎麼出現失誤了?

相較於吏部侍郎家的緊張,容源一家就輕鬆多了,他們又不求容離能贏,皇上要求不得不應,只要能彈下來,他們就替她驕傲。

當然,能彈的開心,就再好不過了。

突然,急急切切的琴音似暴風驟雨般出現在眾人耳中,直接蓋過秦香之前的琴音。

那琴聲不同於一般閨秀的溫婉綿長,而是錚錚鐵骨令人肅然起敬。

他們彷彿置身沙場之上,那裡硝煙滾滾,戰事一觸即發扣人心弦。

明明秦香的琴音不比容離弱多少,甚至有時還是會高過容離一些,可他們竟絲毫聽不到秦香的琴聲,全部心神竟被容離牢牢鎖住。

宣德殿中,上到皇上下到千金,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出奇的一致,他們屏息凝神,絲毫不敢大意。

甚至連呼吸都放輕了幾分。

『嘣』秦香手中的琴弦綳斷,在她手上留下一條血痕,秦香不甘的捂住自己的右手,心下再難平復。

怎麼回事?

明明是她必勝的局面,容離怎能輕易扳回?

容離的琴聲絲毫不見停頓,密集的琴音彷彿已經進入高潮,所有人的心都被容離指端的琴弦所牽引。

夏侯襄越聽心下越是驚喜,雙眸閃閃發亮,那便是他看中的女子,這般的與眾不同!

只是,心下喜悅的同時暗暗有些無奈。

離兒的殺氣,不小啊……

好笑的輕輕搖了搖頭,借著彈琴之際將自己的憤怒表達出來,怕也只有她能做到了吧?

果然,夏侯襄這邊一笑,容離敏銳的用餘光捕捉到了,斜斜瞪了他一眼,心中的怒氣更勝。

哼,他還敢笑!

一曲終了,宣德殿上靜悄悄,竟無一人發出聲響。

她從容的從琴案後站起身,安靜的立於一旁,等到皇上的評價。

「好!容小姐琴藝一絕。」夏侯贊最先回過神來,並撫掌讚歎。

容離所奏之曲太過懾人心魄,位列兩旁的臣子還沉浸在曲子中。

「謝皇上。」容離不卑不亢的行了禮,現在沒她什麼事了吧?

這是,殿里的眾人才紛紛回過神來,不由得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他們是真沒想到容離琴技竟這般了得。

夏侯宇和夏侯銜臉的白了。

兩人皆是震驚,只不過緣由不同罷了。

「容小姐所奏之曲,為何?」夏侯贊有些好奇,他聽過無數琴曲,卻沒有一首是容離今日所奏。

「十面埋伏。」

「十面埋伏。」

一男一女兩道聲音通時響起,在坐的眾人險些驚掉了眼珠子。

戰王說話了!

「王爺,好耳力。」容離所說『王爺』二字,微微帶著些咬牙切齒的意味,只不過眾人皆震驚於戰王出聲,並沒注意容離說的話。

夏侯襄依舊面癱臉,心裡卻有些想笑。

他怎麼覺得這樣的容離,還有些可愛呢?

「十面埋伏?」夏侯贊皺著眉頭細細想來,他對這類曲子並不熟悉,相反常出入戰場的夏侯襄,倒是對這一類曲子有所涉獵。

曾經他得到過一本孤本,上面所譜,正是十面埋伏的樂章,夏侯襄找來琴按照上面的音律彈奏出后,覺得整首曲子環環相扣,音節緊湊蕩氣迴腸。

沒想到今日在大殿之上,竟聽到容離會彈奏這首曲子,心下喜不自勝。

「容小姐琴技精湛,當得音律之魁首。」夏侯襄勾了勾唇,看著上位的夏侯贊,說了個不成熟的小建議。

眾千金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他笑了!他笑了!

從來沒笑過的戰王爺,竟然會勾唇微笑。

天哪!她們簡直要溺死在這樣的笑容中了。

容離暗暗翻了個白眼:哼!就他懂得多?!

壓下微微上翹的唇角,聽到他知自己所奏之曲為何,她才沒有很開心!

沒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