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是你對不對?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6:05
A+ A- 關燈 聽書

第147章是你對不對?

夏侯贊點了點頭,「皇弟說的沒錯,琴之一項,容離勝!」

眾千金簡直要絞碎自己的帕子了,容離她何德何能竟能讓戰王開口?

要知道,能得到戰王的認可,要比得到皇上認可難多了。

而且,她們寧願不要皇上的肯定,只要戰王一個眼神看向她們,她們便死而無憾了。

容離,真是太過氣人了!

若是讓容離知道,她已經成為眾矢之的了,大概也只會無謂的聳聳肩,反正她們也從沒喜歡過她,討厭什麼的,已經習慣了。

倒是溫婉,當真是與有榮焉。

看看,她交的朋友,多厲害!

看看,自己的眼光,多棒啊!

瑾萱看著大殿中的容離微微挑了挑眉,這姑娘,還真有兩把刷子啊!

戰王輕易不開口,更別說夸人了,尤其是女子,他當初有多厭煩女子,所有人都是看在眼裡的。

一度大傢伙還以為他有龍陽之好,是喜歡男子的。

今兒破天荒的來赴宴,又誇了容離一句。

瑾萱的眼神狐疑的在兩人身上轉了轉,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呢?

「離…容小姐。」夏侯銜顫抖著雙唇站起身來,他雙眼緊緊盯著容離,面色蒼白,若不是他之前還正常,在坐的諸位都以為他得了什麼重病呢。

「可否…再…再奏一曲…平沙落雁?」

容離一愣,平沙落雁她是會、還是不會啊?

十面埋伏是她在現代學的,為了這曲子,她專門找了個老師父學古琴,不眠不休的練了好幾個月才練成。

實在是因為太喜歡這曲子的音律,既符合她的心境,每每彈奏又能悟出些不同的東西。

十面埋伏本就是古曲,琵琶、古箏、古琴皆可奏,只是她更喜歡古琴的音色。

是以,容離漸漸喜歡上彈奏古曲,還特地淘了些古樂章學起來,倒是小有所成。

容離今日敢選琴,完全是因為這項不限曲目,而且心裡的怒火實在需要個發泄口,這才坐在琴案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萬萬沒想到,夏侯銜還要點曲子!

若不是皇上在上面看著,她都想指著夏侯銜罵了。

他以為他是誰啊?兩個人已經沒有關係了,他到底懂不懂?懂不懂?

可是,現在人家大人在一邊看著呢,還是執掌生殺大權的那位,她也不好駁人面子。

搜索了一圈原主的記憶。

萬幸,原主會。

容離沒有說話,點了點頭后又坐回琴案后。

再一次撫響琴弦,低低的琴音響起,不似於一般女子的彈奏上來便是悠揚婉轉,容離的指法有些不同,先是低垂而後漸漸幽深高遠,將曲中清秋寥落空寂風靜沙平和鴻雁雲程萬里天際飛鳴之意表現的淋漓盡致。

夏侯銜聽著聽著,突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口中喃喃出聲,「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手上還殘留著葡萄汁液的深紫色,他雙手掩住顏面,弓著身子蜷縮在椅中。

剛從上一曲中恢復過來的夏侯宇,不明所以的看向自己的三哥,他這是怎麼了?

要有情緒波動也應該是上一首啊!

他從沒沒想過,一名女子竟會彈奏這種蕩氣迴腸的曲子,不禁有些疑惑,他之前對容離的看法是不是不大對?

可是她之前的行事作風,確實差強人意啊。

這首平沙落雁雖也好聽,可和之前彈奏的十面埋伏相比,總覺得缺了些感覺。

因為夏侯宇和夏侯銜之間還隔著個夏侯襄,他實在懼怕這位皇叔,一時不知該如何做。

夏侯宇嘆了口氣,待宴席散了,他再問三哥吧!

不止夏侯宇,所有人都奇怪的看著端王,不明白剛剛還好好的他,怎麼變成了現在這幅樣子。

待容離彈奏完畢,端王似乎還沒有從自己的情緒中回過神來,捂著臉坐在椅子上,不知想些什麼。

容離已贏了琴這一項,接下來便要再挑一個拿手的。

她不愛麻煩,索性選了兩項。

詩畫本一體,成了便一錘定音,不成再比也無用。

待文房四寶備好,容離執筆刷刷點點,一絲停頓也無,不一會兒,一副畫作躍然於紙上。

圖中則素樸清雅,寥寥幾筆,韻味十足,獨一人卧於涼亭軟榻,畫中只勾勒出其背影,盤中兩隻未剝開的粽子置於一旁,空出一大片的地方,亭外炎炎烈日,幾株樹木圍亭而植,獨獨清涼一片天地。

畫旁題詩:

五五朝陽天氣炎,

銀鉤側掛小垂簾。

桐陰又憶兒時事,

知了當頭碧竹黏。

擱筆將畫遞給立於一旁的小太監,由其呈給皇上。

接過畫作的夏侯贊點了點頭,如此清新自然的畫,倒是比之前那些熱熱鬧鬧的大場面好了許多,因著端午的緣故,千金們作畫多是賽龍舟或是鮮花盛放之景,像容離這種幾筆成畫的倒是獨一份。

像是吃多了大魚大肉的人,你突然給他端來一杯酸梅湯,雖不是什麼金貴之物,倒是讓人飲后感覺舒適。

容離這幅畫恰好符合這情形,一眾濃墨重彩中突然來了一筆小清新,想不贏都難。

夏侯贊笑著看向容離,「丞相之女容離,琴、詩、畫三項全勝,賜琴。」

話音落,底下坐著的或朝臣或家眷皆鴉雀無聲,容離跪地行禮,「臣女,謝皇上。」

沒想露臉的人露了一大臉,想露臉的人最後什麼都沒落著。

儘管她們再不願,面上都得裝出欣喜的摸樣,並且千金恭喜容離、夫人恭喜謝菡,皇上都發話了,她們敢有半點質疑嗎?

她們還要不要腦袋了?

宴會接近尾聲,賞賜給了出去,接下來便沒什麼節目了。

皇上和皇后相攜離殿,眾臣跪地恭送后,也要回自己府中。

就在容離一家準備離去之時,夏侯銜一躍來到幾人面前,他此時雙眼通紅,認真的看向容離道,「那天,是你對不對?」

「嗯?」容離皺眉,這人怎麼說話沒頭沒尾的,上來攔路不說,還問是不是她。

什麼就是不是她?

「呵呵呵…」夏侯銜笑聲凄涼,邊搖頭邊後退,直到撞在小几上跌落在地后,他還在看著容離笑,眼中蓄滿淚水。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