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男人生氣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09
A+ A- 關燈 聽書

輕盈的腳步聲傳入屋中,也吸引了屋中男人視線。

夜非墨隨意瞥了過去,瞳孔驟然一縮。

入屋的女子淡藍衣裙搖曳生姿,半張臉掩在了同色的面紗下,美眸又大又明亮。

觸及到她的雙眸,男人立刻就確定了這是誰。

身形,還有雙眸,髮髻上的朱釵,都代表著雲輕歌。

他捏緊了杯盞,眉緊蹙。臉色陰沉而不悅。

四周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來自這位鬼帝身上強大的威壓和冷氣,這股懾人的寒意都令一旁的風涯不自覺地挪動了一寸身子,試圖與這時刻散發著冷意的男人保持距離。

「這還是個小美人兒,比剛剛那個美多了!」剛剛的壯碩使臣嘿嘿笑了起來,本來飲了酒,再加上醉意,一雙眸子直勾勾盯著雲輕歌瞧,恨不能眼珠子都黏在雲輕歌身上。

雖然看不見姑娘的臉,可光憑一雙眸子,就已經碾壓剛剛哪位被趕走的姑娘。

「咔」地一聲,一旁的夜非墨生生捏碎了杯盞。

他突然的戾氣散發,令兩國使臣都嚇了一跳。所有人都不由得轉頭看向男人,莫不是不解。

南宮昊也驚奇地看著他,問:「怎麼了?」

這男人,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這會兒突然就發瘋了,這是嚇唬誰呢?

可剛問完,南宮昊對上夜非墨那雙陰沉深邃的墨瞳,心緊了緊。

男人的眸光看似波瀾不驚,可那雙眸子地下暗藏的洶湧,令身為國君的南宮昊都狠狠吞咽了唾沫。

「鬼帝大人難道是……認得這位歌姬?」富鳴意味深長地問。

夜非墨抬眸斜睨了一眼這位西玄丞相。

今日宮宴見過面,他看上去無害,實則城府可不比左逸軒淺。

「呵呵。」風涯笑聲打破了屋中詭譎的氣氛,「當然認得呀,這可是我們鬼帝大人往日一來必點的歌姬。」

不知怎麼,他立刻明白了還有心中所想,當即替他說道。

甚至……他已經懷疑這位歌姬可能是夜非墨心尖尖上的……王妃。

這話,令富鳴眼中多了一分興緻盎然:「哦?那必然唱的極好。」

雲輕歌坐在一側看著他們面色各異,微微眯了眯眸子。

「各位客官,想聽什麼曲子?」

她入屋前,青玄給了一疊專門抄寫歌詞的本子給她,基本上客人點的歌曲都是這曲譜上的。

雲輕歌在心底暗暗誇讚著青玄。

做事如此細緻,日後娶老婆不愁。

「小美人兒,我們不想聽曲。」胖子聲音染著醉意還有獰笑,「過來陪爺喝一杯,爺就賞個銀子給你。」

夜非墨:「……」

他發誓,回頭一定砍死這胖子。哦不,砍死還不足以泄憤,而是用各種折磨手段讓這胖子死得凄慘!

風涯眼看著夜非墨的臉色越來越陰沉,這就是風雨欲來的感覺,立刻說:「那可不行,這是我們鬼帝大人專人歌姬,誰都沒有資格讓她陪。」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胖子一聽,已經酒意上頭的人此刻可管不著這鬼帝不鬼帝的,晃著肥碩的身子晃晃悠悠站了起來。

「去他的鬼帝,我今天就要這姑娘……啊!」

剛邁出去一步,一隻杯盞直接砸向了他的後腦勺,他雙眼一翻直接摔倒在地。破碎的杯盞瓷片瞬間有殘破的沒入了胖子的腿上,若不是暈厥了,恐怕又要嗷嗷叫。

隨著胖子的重量,地面都顫了顫。

大家紛紛看向出手的男人,也明顯意識到屋中戾氣與冷意并行,令人窒息。

雲輕歌也非常無語。

看來……他認出了她?

大反派他丫的難道還有火眼金睛不成,她都把臉遮了還能認出她。

「那個誰,你,去別的屋子裡等著今晚伺候鬼帝,現在不用你了。」風涯意識到男人的戾氣大有收不住之勢,連忙抬頭給了雲輕歌一個眼神。

他真擔心夜非墨會當著西玄人的面將胖子殺了。

雖然此刻他們的身份不過是一介商人,可畢竟是國與國邦交之事,這麼草率可不行。

雲輕歌沒聽到重要信息,反而被趕走,心底也有些遺憾,也只能作罷起身。

她剛走,發現身後的夜非墨也突然起身跟上了她。

「呃,你跟我出來做什麼?」

男人一張易容的臉緊繃而黑沉,他抓住她的手腕往一邊的空屋子而去。

雲輕歌險些踉蹌跟不上他的腳步。

人一走,屋中幾人面面相覷。

「鬼帝不是不近女色?」富鳴今日興緻勃勃,發現這天焱里的每個人都極為有意思。

早上的宮宴就已經頗有意思了,沒想到……

他們西玄此次來訪,面上是要與天焱皇朝邦交,實則……

據說天焱皇帝的幾位皇子們都在暗中較勁爭皇位,雖然太子已定,但太子近日表現不佳隨時可能會被拉下太子之位。

興許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將天焱弄亂。

西玄的環境與氣溫實在不好,但天焱卻站著所有的天時地利人和,所有好處都讓天焱給撿了。

他們這樣的民族,從小就灌輸著一個宗旨——得不到就搶。

「不近女色那也是在未遇見心儀姑娘之前。」風涯笑眯眯地解釋。

他看了一眼倒在地面上的胖子,笑容雖淺淡,可也沒有溫度。

本來想與西玄使臣合作……

現在看來……

呵呵。

……

身後門「乓」地一聲悶響,在雲輕歌身後闔上了。

她也不知是被身前男人的起身所懾,還是被這身後的關門聲給驚住了,她卻是下意識往後一退,身子直接貼上了門板。

男人身長玉立於前,見她突然往後退,倏然逼近,將她困在胸膛與門板之間。

雲輕歌吞咽著口水:「王爺?」

很好,這個壁咚的姿勢太標準了!

她這是被男人壁咚了,而這男人此刻臉上籠罩的陰雲密布,實在令她驚悚。

下一刻,男人一手撐在了她的頭邊,身子再次逼向她,另一隻手以極快地速度扯走了她臉上的面紗。

看見這張臉,他倒不意外。

滿臉麻子。

幸好面紗下她還易容了,否則……

他一想到剛剛其他男人瞧著她時的眼神,他有一種自己的領地被其他人侵犯之感,殺氣想斂都斂不住。

「王爺,我就是……擔心你而已,你就因為這事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