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我想儘快離開這裡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3:35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冷聲:「沒錯,你是了解過去的安然,但現在的安然,跟從前必然不同,所以別教我怎麼去愛一個人,我也在慢慢的摸索我跟她之間的相處之道,總有一天,我對她的愛,一定會感動她的,這些事情,都是我們的事兒,你別多管。

有這時間,你還不如好好的管管你的母親,你母親前幾天跑到老爺子那裡替你要股份的事兒,你知道嗎?」

喬御仁愣了一下:「我媽沒有跟我說。」

「不管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你最好都做好心理準備,我早就說過,我跟你之間,永遠不會成為真正的兄弟,你母親,也絕對是我這輩子都不能原諒的存在。

現在的喬家,是我喬御琛,用我母親家族留下的產業,一點一點的復興起來的,你們也敢惦記?」

喬御仁握了握拳:「這一點,我很清楚,我會阻止她的,我也已經在爺爺那裡立了放棄繼承喬家產業的說明書,那份說明書,是有法律效力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表情淡淡的挑了挑眉:「沒有什麼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他說完,轉身拉開門出去。

來到電梯門口,安然正站在那裡。

他走過來,「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

安然看向他,嘴角淡淡的扯了扯嘴角:「嗯,我沒進去,雷家父母正在給雷雅音說事情,我就先過來了,你怎麼也這麼快就出來了。」

「事情談完了,那我們就走吧。」

喬御琛按下電梯,手摟著她的肩膀。

安然彆扭的看了看他摟著自己肩膀的手,暗暗的呼了口氣。

沒錯,我是愛上她了。

這八個字,一直在她耳邊炸響。

他明明說,明明說不愛她的。

是他在喬御仁面前故意氣人的,還是……他以前在他爺爺面前說了謊?

回家的路上,喬御琛也因為有心事,沒有注意到安然的不對勁。

五個月……那就是一個月前,她跟老爺子的條件吧。

她為什麼要答應離開?

為什麼呢?

回到御香海苑,兩人進去。

安然道:「我有些累了,想上樓去休息一下。」

喬御琛揉了揉她的頭,抿唇:「去吧,我要回一趟老爺子那裡,估計晚上吃飯之前就會回來。」

安然笑了笑:「行,那你去吧。」

她上樓,來到窗邊,看著他的車離開。

她茫茫然的倚靠著窗下的牆,坐在了地上,伸手緊緊的將自己圈抱了起來。

此刻她的心裡,真的莫名的害怕。

曾經,讓他愛上自己,是計劃中的一部分。

可是慢慢的,慢慢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態為什麼發生了變化。

她沒有再指望他能夠愛上自己,也不希望他愛上自己。

她的額頭抵在膝蓋上。

她不想承認,可是心裡卻很清楚,她自己也出現了問題。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她起身,走到柜子邊拿起包,撥打了安諾晨的號碼。

「然然,參加完婚禮了嗎?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了。」

「哥,」安然的聲音有些頹廢。

「怎麼了,然然,是不是……心裡難過。」

「嗯,」安然閉目,眼眶裡有淚珠在滾動。

她揚了揚頭,將眼淚逼回去。

「然然,跟我見個面吧,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安然笑了笑,吸了吸鼻子:「我又不是個三歲的小孩子,我給你打電話,是想問問你,我們什麼時候行動。」

「之前你不是說不著急嗎,怎麼現在……這麼迫不及待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安然笑:「沒有,就只是想要趕緊解決這件事兒而已。」

「前段時間,你告訴我,我們還有半年的時間……」

安然抿唇,右手捂著雙眸。

那時候,她不知道,喬御琛的感情。

但現在……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她都覺得很害怕。

她怕再這樣下去,她會把持不住自己的心。

她怕受傷。

「總之,我們加快腳步吧,我想離開這裡。」

「好,我會儘快的。」

喬御琛來到喬老爺子住的喬家私宅。

進門后,喬御琛將一屋子的保鏢和傭人都支派了出去。

喬御琛坐在喬海平左手邊的單人沙發上。

喬海平看向他:「你還知道來看我?」

「一個月前,你跟安然到底做了什麼交易?」

喬海平抱懷:「御琛,你覺得爺爺會告訴你嗎?」

「五個月後她要離開是什麼意思?」

喬海平冷嗤一聲:「看來,你們兄弟倆的感情,也沒有差到我想的那種地步。」

「爺爺,」喬御琛吼了一聲。

「想知道,你就去問那個丫頭好了,你不是看上她了嗎?怎麼,我孫子也會單相思?」

喬御琛握拳:「你在逼我?」

「御琛,我今天就把話撩在這裡,我一定要找回我那個睿智無情的孫子,我可不希望你走上你父親的老路,為了女人而折腰這種事情,不能再發生了。」

喬御琛冷笑:「你以為,還來得及?」

「如果來不及,我就砍斷你的相思,我已經這把年紀了,不介意為了我孫子而開了殺戒,五個月後,她若不走,我會除掉她。」

「你若敢動她分毫,就是在要我的命,你最好把我的話記住,不然,我會讓你親眼看著你孫子,用他自己的命和整個帝豪集團為安然陪葬的。」

喬御琛站起身要離開。

喬海平冷聲:「御琛,你再這樣下去,帝豪集團總裁的位置,你坐不坐得住都是個問題,我可不只有你一個孫子。正好,御仁現在娶了雷雅音,這個孫媳婦,我倒是很滿意,兩家強強聯合,我相信帝豪集團只會被建設的更好。」

喬御琛垂眸,隨即諷刺一笑,轉身,抱懷看向他。

喬海平挑眉:「怎麼,你以為我不敢這樣做,御仁這孩子,雖然有些優柔寡斷,但還算聽話。」

「我看,你是忘記你已經多大年紀了,你想找一個聽話的傀儡來管理帝豪集團,也得看看自己的實力。」

「喬御琛,你這是在咒你爺爺死嗎?」

「我是要你看清現實,別在自我麻醉了。首先,你的年齡,已經不適合管理公司了。其次,你好像忘了,你一手創建的公司,叫做喬氏集團,我現在管理的公司,叫做帝豪集團。帝豪集團,是我喬御琛,用我祖父家的陳氏集團融資后,合併了喬氏與陳氏一手創建的。

帝豪集團的法人代表,是我喬御琛,我單人占股百分之78,擁有絕對的話語權,你想罷免我?憑什麼?就憑你是我爺爺的這重身份?那你未免有點兒太不自量力了。」

喬海平怒視著望向他。

喬御琛悠哉的不屑一笑:「你當真以為,現在的喬御琛還可以由著你為所欲為?老爺子,做為喬家長孫,我也奉勸你一句,不要多管閑事,好好的拿著你孫子掙來的錢養老,你也不想落得個不得善終的結局吧。」

他說完,眼神一凌,看了他一記后,轉身離開。

那桀驁的背影,讓喬海平不禁打了個冷顫。

這個孩子……完全沒有繼承諾揚身上的軟弱,他倒是有些像瀾珠,剛烈,堅毅。

只是,這麼好的一個孫子,怎麼可以被安然那種坐過牢的私生女給搶了去?

他搖頭,不行,當然不行。

喬御琛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夕陽西沉。

回了卧室,她正坐在窗檯的榻榻米上看書。

她看的太入迷,連喬御琛進來都沒有聽到。

喬御琛走到她身邊,彎身在她太陽穴上親了一下。

她轉頭看他,緊張了一下,尷尬的一笑:「你回來啦。」

「看什麼書呢,這麼入迷,連有人進來都沒聽到。」

安然將書合上給他看了看書名。

其實她不是書看的入迷,是在晃神。

「跟你商量件事兒。」

「說吧。」

「孤兒院那邊需要一大批的傢具,你能贊助一下嗎?」

喬御琛撫摸了下她的額頭:「可以,需要什麼,你報給正楠,讓他著手派人去採購就可以了。」

「這個我懂,我自己採購就可以了,你負責出錢,我負責出力,看,多好的搭配。」

喬御琛在榻榻米上坐下,看向她:「你做主就好。」

安然看了他一眼后,立刻又重新看起了書。

忽然覺得,跟他面對面坐著這件事,很尷尬。

以前明明不是這樣的。

她必須要趕緊解決完一切,離開這裡。

這樣的尷尬,他真的不想再經歷了。

喬御仁婚後,就帶著雷雅音回了美國。

原本以為,他們這次就會徹底離開,不再回來了。

可是沒想到,半個多月後,顧雲清打破了平和,率先從美國回來了。

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喬御琛並不意外。

以顧雲清的個性,喬御仁跟雷家結了親,她不可能還老老實實的呆著。

畢竟,現在有雷家給喬御仁撐腰了。

譚正楠站在喬御琛的辦公桌前,畢恭畢敬:「BOSS,現在真的什麼都不做嗎?」

「沒錯,你去忙吧。」

「可是,這個女人住進了老爺子的私宅里,這相當於老爺子對外承認了她的身份,這時候您怎麼還能沉得住氣。」

喬御琛笑,因為知道老爺子想玩兒什麼把戲,所以……無妨。

老爺子若真是以為,利用一個顧雲清,就能讓他對安然放手,那他就大錯特錯了。

這輩子,能把他跟安然分開的人,不存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