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用不著這麼蹩腳理由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16
A+ A- 關燈 聽書

擔心什麼的鬼話當然是假的。

她才不信夜非墨會搞不定幾個使臣,只是她好奇他們談論的內容罷了。

男人劍眉挑起一抹弧度,目光中的深意卻不曾減少半分,凝視著她許久,驟然將臉拂近了幾分。

屬於這男人獨有的又令她心慌意亂的清冽氣息極具壓迫性襲來,雲輕歌被嚇得差點呼吸都停滯了。

他這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要吻她。

畢竟此刻二人的姿勢實在……

不過她這麼一張麻子臉了,他還能下口?

然而,他並不是要吻她。

他只是抬起她的下巴,嚴肅而認真地打量著這張臉,像是在考慮什麼。

雲輕歌抬起眼帘,星星眼看他:「王爺,您是發現了什麼?」

「若想聽本王談事,用不著找這麼蹩腳的理由。」

雲輕歌:「呃……」得勒,他真的是火眼金睛,能將她的心思一猜一個準。

大反派的眼睛是有多犀利,犀利到足以把她從外到里都看得透透的!

「讓開,本王要出去。」

正在她暗惱時,身前的壓迫沒有了,男人退後了一步,與她拉開了距離。

雲輕歌暗惱情緒越發明顯。

明明是他把她壁咚在門上,現在竟然一副她擋路的模樣?可惡!

她側身要讓開,他高大的身影經過她時,卻握住了她的手腕:「今日之後,西玄沒有任何合作之用,你不用特地在此聽這些毫無意義的對話。」

潛台詞是,讓她早點回去洗洗睡了。

雲輕歌一怔,男人已經大步走了。

不知怎麼,她覺得大反派每時每刻都很帥,雖然有時候也很可惡。

她扶了扶額。

「王妃。」待夜非墨離開,青玄在門口探進了一顆腦袋,「主子吩咐屬下送您回府。」

雲輕歌搖頭:「我不回。」

「為何?」青玄愣了一下,不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在等好戲。」

青玄更加不解了,一雙眸子里寫滿了問號。

其實雲輕歌是不會告訴他,她只是在佐證一下今日發生之事是否跟書里所描寫的是否一致。

書中的西玄使臣雖然表面上看似與夜非墨他們合作了,但實則上就是一堆牆頭草,最後被夜天珏和雲挽月三言兩語就拉攏了。不但如此,西玄的公主還是位鑽心鑽研醫術的厲害角色,這位公主還成了夜天珏的側妃。

西玄醫術與天焱醫術不同,他們的藥劑向來猛如虎,也正是因此所以難學。一個不慎都有可能會把人給醫死。

雲輕歌在等。

雖然今日皇帝給太子下了禁足令,但云挽月可沒有!

雲挽月在宮宴上,太子被帶走後,她也提前離席了。雖然這事兒沒有牽扯到她頭上,她心底也在為自己的男人著急吧?

呵呵。

「青玄,你若是無事,就躲在暗處。」

青玄點點頭。

「哦對了,倘若你家主子和使臣離開了,記得通知我一聲。」

雲輕歌耐著性子等待著,終於,等著等著,有些犯困。

結果一不小心便打起了盹。

「雲輕歌。」有人推了推她,動作非常溫柔,就連聲音聽上去還有些無奈的寵溺。

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眸子,便撞進了一雙深如浩渺蒼穹的黑眸中,那眸中總有一種吸引人的漩渦,吸引人看進去。

「啊,大反派!」她清醒過來。

夜非墨自從知道這「大反派」是自己后,再也沒有反感這個稱呼。

「怎麼?」

「你們……聊完了?」

「嗯。」他面癱著臉應了一聲。

「那……使臣呢?」雲輕歌低咒了一聲。

不是叫青玄把關的嗎?

「走了。」夜非墨淡聲說罷,微微俯下.身子,將她圈在自己的領地里。

雲輕歌被他突然彎下的腰和湊近的臉給晃了一下神,才連忙要起身說:「該死,走走走,趕緊去跟上西玄使臣!他們見了你后,肯定立刻就去見了太子和太子妃!」

結果坐的太久,腿腳麻了,起身的剎那,她臉色驟然一變。

「怎麼了?」他看著她的臉色,心也頓時緊了緊。

「我……我腿抽筋了。」她面露難色,尷尬不已地看著他。

男人恍悟過來,有些哭笑不得,還是彎身,手臂在她膝下而過,將她打橫抱起。

雲輕歌:「……」娘的,她臉上有點熱。

「本王說過,西玄的使臣不必往心裡去。」

「可他們臨陣倒戈,要去見太子呢!」

男人垂眸看她,不說話,將她抱著出門下樓,最後將她一股腦塞進了馬車裡,動作一氣呵成。

雲輕歌看著他氣定神閑的模樣,略帶疑惑。

隨即,男人大長腿跨入馬車,在她的身側坐下。

「王爺?」

「沒有臨陣倒戈一說,西玄在本王眼裡,什麼都不是。」

雲輕歌:「……」

好拽好狂的口氣。

可這不是重點啊喂!

「王爺,西玄的目的就是希望天焱亂,決定要幫太子在天焱製造混亂,他們絕對不是……」

她話沒說完,男人突然傾身而來,將她逼在了馬車上。

「輕歌,這些你根本不必擔心。明日過後,便有答案。」

雲輕歌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深覺自己的一顆心又開始小鹿亂撞。

心跳聲太大,再加上他們彼此之間相貼,她懷疑他是不是能感受到……

男人似是也意識到了什麼,垂眸看向二人心口相對的位置。

「不舒服?」他磁魅的嗓音壓低時,更加撩.人。

雲輕歌快要被他逼瘋了,除了努力吞咽口水來緩解緊張,她別無他法。她猛地搖頭,然後一把捂住了心口的位置,聲色有些不自然:「不,不是,有點熱,透不過氣。」

他微微明了,替她將車窗打開。

窗外的涼風拂入屋內,涼涼的。

雲輕歌看向馬車外的景色,才意識到現在天黑得越來越早了,似乎離冬天越來越近了。

「明日狩獵,本王無法陪你。」

就在她看著車窗外的景色發獃時,身畔傳來了他淡淡的聲音。

雲輕歌轉過頭看他,難掩心底的那點失落,不過還是點點頭。

「我明白,我會好好照顧好自己的。」

「我不會離開你,放心。」他敏銳察覺到她眼底一閃即逝的失落,唇角微翹,倏然握住她的小手,「只是別的身份而已。」

一聽這話,她才訝然地抬眸。

「所以……」他忽然又逼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