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差點要暴走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24
A+ A- 關燈 聽書

「所以?」所以就所以吧,用得著每次說話都故意這樣,起起伏伏,留著一大堆懸念等她猜。

最可怕的是,她發現這男人越來越會調戲女人、撩.人了。

到底是誰教他的?

他沒有回應她,只是眼底眸光灼亮,含著一分令雲輕歌猜不透的情愫在其中。

「所以明日也不用擔心別人欺負你。」

雲輕歌暗暗無語,「不會的。別人欺負不了我的。」

而且,他們湊得這麼近,她總覺得……他其實是真的想吻她的,可是又擔心嚇到她,所以遲遲沒下口。

亦或者是因為,她這張滿是麻子的臉令他不適?

雲輕歌還在想什麼,他卻已經鬆開了她,退到了彼此安全距離之內。

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大反派不撩則以,一撩就要人命。

她大有自己守不住城池之感,她可能很快會被大反派攻破城池,然後棄械投降。

可是……

一想到他只是個書里的人物,只是被一個網文作者寫出來的人物,她倘若淪陷,無異於是把自己往病入膏肓的地步逼迫。

她現在腦子一片混亂,慌得一批。

「你在緊張?」

就在她腦子裡走馬觀花般亂想一通時,耳邊傳來了男人低沉含著幾分陰冷的聲音。

「啊,沒有,我有什麼好緊張的,王爺怕是顧慮過重。」

好吧,她確實緊張。

夜非墨冷嗤了一聲,不說話了,也看向了窗外的景色。

她還在躲他。

即便人還在這兒,可她眼神在閃躲,彷彿在擔心什麼,又似是糾結什麼。

他以前從來沒有想過如此迫切了解一個女人的想法,挖空心思去猜測這女人到底在想什麼,對他到底是什麼感情……

現在,雲輕歌隨隨便便一個小動作一個小表情都能將他影響至此。

二人相對無言回了王府,特地從王府後門入屋。

雲輕歌回到屋中換好了衣裳,整理好自己,再出來時,夜非墨已經去了書房。

她想去尋他,又怕被撩,只好回到榻上當一條鹹魚。

入了空間里。

「喂,系統。」

「嗨,雲小姐。」

「那個……問你個問題。」

屏幕光亮越發亮了,大概是非常好奇雲輕歌想問什麼:「你想問什麼?」

「我的真馬甲若是掉了,就是我是書外世界而來,他是書里的人物,這件事讓他知道,真的會非常嚴重?」

那方屏幕上的圓球終於露出了非常肅穆的神情。

雖然只是幾條線組成的表情,卻每一個線條都代表著嚴肅。

「雲小姐,不得不提醒你,這確實是一件既嚴重又危險的事情。」

「會……怎樣?」問這個問題時,雲輕歌的一顆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條件允許的話,她真想把大反派拐回她的世界里……

這個可怕的想法在腦子裡油然而生時,她自己也被驚嚇到了。

不過,也未嘗不可呢?

系統好像能看穿她的心思般說:「雲小姐,我真的很抱歉告訴你,你這樣做是違反我們的規則的。第一,你若讓他知道這些,很危險,不是這本書滅亡,就是你死在這本書里。」

「不對,你之前不是說只是回不去而已嘛?」

「那是不嚴重的情況下。這個懲罰視掉馬甲嚴重程度而言。若只是讓他發現你來自與他不同世界,你就回不去了。但相應的,你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至於是何代價,系統暫時不知。」

雲輕歌:「……」尼瑪的死系統。

「若是你直接告訴他,你是書外來的,他只是書里的一個人物,你和他都會死。我們系統的炮灰計劃失敗,我這個系統也會被摧毀。」

「這麼嚴重?」

「嗯,很嚴重。畢竟你們一個是反派一個炮灰而已,即便是死了,主角們依舊繼續在這個世界存活過下去而已。」

雲輕歌咬牙。

她感覺自己好像沒開什麼外掛,反而有一種會把自己給玩死的錯覺。

「第二,我們系統並沒有嚴格規定你不得在書里有自己的感情,你可以放心大膽地去愛,甚至可以延長時間,陪著大反派登頂過完他的一輩子。這樣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你能完成我們的任務。」

「哦……」

「第三,拐人這種更加不可能存在。畢竟大反派就是個書中人物,一個二維世界的人,你讓他來到真實世界?除非現實世界里真的有這個人存在,作者筆下的反派是按照這個人物原型而制定……」

雲輕歌差點要暴走。

她拐人的心思,為什麼這破系統也知道?

「雲小姐,你不用難過和生氣,你可以在書里陪大反派一輩子,也不無不可。以前也有其他任務者如此過,倒也不是大問題。拐人這種想法,也有其他任務者與你有同樣可怕的想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扶額。

原來還真有和她一樣想法的人。

「那……這兒完成後,再回去,會是很多年以後?」

「你想多了。」系統翻了一個白眼,「會回到你來書里的那天。」

……

書房內。

「主子。」青玄和青川恭敬地站在前方。

二人都感覺到來自男人身上強大的低氣壓,一種令人透不過氣的壓力,讓他們都深覺害怕。

難道是王妃和王爺又鬧不愉快了?

沒道理啊,分明出酒樓時,王爺還抱著王妃走出酒樓的呀!

「西玄的事情,可以通知南宮昊動手了。」

二人恍悟點頭。

「還有,明日圍獵,派人跟緊王妃。」

……

夜色寧靜,月光斜斜透入屋中。

夜非墨入屋時,還是不經意將腳步放輕,擔心驚擾了榻上休息的姑娘。

走至床沿邊,他定定地看著榻上的女子睡顏,染上月光的銀輝,她嬌俏美好的容顏仿若月下精靈一般,絕美到令人恍惚。

甚至有一種不真實感。

彷彿,一晃神,這張玉顏嬌俏的人兒會不見。

雲輕歌睡得迷糊,感覺有微涼的指尖落在她的臉頰上,粗糲的指腹有些烙臉。

但她很困,也沒有被打擾到睡眠。

可下一刻,有溫涼的東西覆在了她的唇上,徹底阻截了她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