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她想通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31
A+ A- 關燈 聽書

本意只是想不打擾她,一個簡單的晚安吻。

更何況,他親自己媳婦為何還得如此偷偷摸摸?

可漸漸的,雲輕歌發現不對勁了。

她快要窒息了,缺氧難受的她,猛地睜開了眼睛。

一張俊顏在眼前放大了無數倍,映著月光的皎潔,這張俊美到迷惑眾生的臉突然靠的這麼近,令她這下更是驚得瞪大了眼。

等她意識到要回神時,男人卻已經仿若無事般鬆開了她起身。

雲輕歌滿臉問號,坐起身,還沒有來得及問問題,一陣涼風拂面,屋中哪裡還有那混蛋的身影。

麻蛋,把她吻醒了,就跑了?

一個正睡得香甜的人突然被人打攪了睡夢,誰都會冒火的。

她發誓,等那廝回來休息時,她一定要踹死他,踹他一晚上讓他別想睡!

她很生氣,非常生氣!

抱著手臂靠在床頭,一副作勢要干架的模樣等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等著等著,天已經蒙蒙亮了,某男也沒有回來。

她自己反倒是睡倒下去了。

直到吉祥推了推她。

「王妃,快醒醒,快醒醒。」

雲輕歌猛地抓住了推她的手,「大反派……額,吉祥。」

吉祥眨了眨眼。

「咳。」她乾咳了一聲,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唇。

她有點擔心被吉祥看出什麼來,自己這嘴應該沒有什麼異樣吧?

「王妃,今日皇家圍獵,可不能去晚了,奴婢給您梳妝打扮吧。」

看吉祥的神色坦蕩,也不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她才暗自鬆了一口氣。

「王爺呢?」

「王爺啊,說是因為今日可能毒發,所以跟皇上請示了不去,皇上沒說什麼。王爺會到郊外的山莊里養身子。」

雲輕歌點點頭。

毒發什麼的當然沒有,但他不過是隨口找了一個借口不去圍獵罷了。

她又摸了摸唇。

大反派竟然偷親她,這事情令她有點犯懵。

雖然她感覺得到大反派可能對她是真的有好感,畢竟他們是夫妻了,他也真的把她當成妻子來對待,可……

她心底那道坎兒還是跨不過去。

她果然是個膽小鬼。

但……若是真的能陪他一輩子走下去,又有何妨?

她也知道自己喜歡這個男人,也恨不能將這男人拐回自己的世界里。既然無法拐回去,那她就留在這兒陪他一輩子,陪他白髮蒼蒼,陪他看雲捲雲舒,又何嘗不行?

彷彿想通了這些事,她原本有些糟糕的情緒突然就變化。

她揚了揚唇角,笑意在眼底盈滿。

以後,一定要好好對大反派。

吉祥古怪地看著她,她是真的不知道王妃今日這是怎麼了?一會兒煩惱皺眉一會兒又釋然笑了。

哦對了,青玄大人說過,墜入愛河的男女都是如此模樣。

所以……

王妃也是喜歡上了王爺?

這個重大發現,她回頭一定要跟青玄大人說。

「好了,準備出發吧。」雲輕歌回過神,跟吉祥吩咐了一句。

……

今日雲輕歌知道要圍獵,便特地換上了一身短打勁裝,適合騎馬的衣著。

皇家隊伍浩浩蕩蕩往皇家圍獵場而去。

圍獵為期三日,也就是要在皇家獵場住三日。

因為西玄與南玄使臣也會一同參加,自然也就熱鬧了許多,甚至還自動自發地組成了三隊,為了一爭三國誰會獵得猛獸最多。

雲輕歌在眾人說說笑笑的人群里晃過,無聊的她牽著馬兒準備越過人潮離開。

「四妹妹。」恰恰這道溫柔如水的聲音把她的腳步給喚住了。

雲輕歌無語的翻白眼。

這個雲挽月,放著太子在東宮裡禁足,自己倒好跑出來了?

「三姐姐,你今日也來了呀。」雲輕歌裝作驚艷的樣子,轉頭看向走向自己的雲挽月。

雲挽月也牽著一匹毛色純良的白馬,看著她微笑:「是啊,看你一人,不如我們一同?」

雲輕歌略帶幾分嫌棄。

誰想和她一起?這女人是腦子不好使?

前不久已經正式開撕了,還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現在跟她姐妹相稱,她真的受不了。

「不……」

「哎呀,這是五皇嫂吧!」雲輕歌還沒有說出一個字,一道輕盈的女音傳來。

二人看過去,正見一紅衣小少女騎馬飛快飛奔過來,她人小,騎得也是個小馬。只是看她騎馬姿態,英姿颯爽,神采奕奕。

正是那位最受寵的小公主,夜傾月。她身後跟著的便是夜少卿。

兄妹兩一前一後策馬而來,不知是出於什麼原因,夜傾月看向雲輕歌時,大大的眼睛里盛滿了好奇。

此刻,她坐在馬背上,居高臨下看著雲輕歌。

雲輕歌沒什麼表情,只是懶散抬眸。

而雲挽月,作為太子妃,應該也能被他們尊敬地喚一聲皇嫂,可……

兩人都彷彿當她沒存在般。

夜傾月說:「今日我五哥不在,五嫂一個人很孤單吧,跟我們一同去打獵吧。」

雲輕歌有些沒搞懂這丫頭的態度。

之前他們可是沒有任何交集,甚至很久之前太后的賞花宴,這刁蠻公主還來跟她找茬。

雲輕歌自然是防備的。

但夜少卿好像已經看穿了她的心思般,雲淡風輕地笑著說:「是啊靖王妃,一同吧。」本該叫一聲弟妹,可他實在不習慣自來熟一套。

為何要執意一同?

雲輕歌也無法,還是翻身上了馬兒,跟著他們走了。

期間,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雲挽月。

於雲輕歌而言,看不看雲挽月,給不給雲挽月答覆都沒什麼意義,畢竟這女人心裡可從來沒有把她放在眼裡。

今日突然來接近她,無非是想著怎麼把她給弄死吧?

雲輕歌答應夜少卿兄妹兩一同走,也是想擺脫雲挽月。

看著三人在一隊護衛的簇擁下離開,雲挽月站在原地臉色極具陰沉。她自穿越到現在,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被孤立了。

以前眾星拱月般的存在,直至現在,反倒是被這些人忽略成了空氣。

「太……太子妃,奴婢剛剛去打聽過了,今日……今日南玄國公主在南邊林區狩獵,咱們去那邊吧。」

一聽南宮綺在那方,雲挽月紅唇微勾。

雖然昨日宮宴後來提前離場了,可後面的事情她也讓丫鬟去打聽了一番。

沒想到啊沒想到,那靖王都毀容至此,還有女人巴巴想貼上去,這個姑娘不是正好用來給她當武器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