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跟你心愛的女人去死吧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3:49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收到陌生來電,通常都是不會接的。

可是今天這通陌生號碼,卻是一遍遍的撥打她的手機。

這應該不是打錯電話或是買東西的。

同一個號碼第四次打過來的時候,她接聽了起來。

「喂,你好。」

「是安然嗎?」

安然聽這聲音,有些耳熟,卻一下子想不起對方是誰:「對,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你顧阿姨,御仁的母親。」

安然凝眉,顧雲清怎麼會給她打電話?

「顧阿姨你好,你今天給我打電話,是有什麼事情嗎?」

「安然,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阿姨想跟你一起喝杯咖啡,可以嗎?」

安然猶豫了一下,點頭:「好,約在哪裡?」

「今天中午十二點,去瀋陽路那家半島咖啡吧。」

「好。」

「對了安然,這事兒……能不能不要讓御琛和御仁知道?我怕他們會想歪了。」

「好。」

中午,安然準時出現在咖啡廳。

她倒也想知道,顧雲清想要見她的目的是什麼。

昨天,雷雅音給她打電話說,顧雲清找她父親借了一大筆錢,不知道是想要做什麼,她有些擔心。

昨天借了錢,今天就就來找她……

安然坐在咖啡廳里足有十五分鐘,顧雲清才姍姍來遲。

她穿的雍容華貴的,臉上還化著精緻的妝容。

看的出來,她是個很愛自己的人。

顧雲清走過來,安然站起身:「阿姨,過來啦。」

「安然,抱歉啊,我是不是遲到了。」

「還好,我還來得及,您請坐吧。」

兩人一起坐下。

服務員走了過來,顧雲清優雅一下:「給我來一杯店裡最貴的咖啡,不加糖。」

安然挑眉,沒有說什麼。

服務員離開后,安然問道:「阿姨,你找我來是有什麼事要談?一會兒我還要回去上班,所以……」

「哎喲,公司不就是咱們自己家的嗎,你還怕遲到呀。」

「我只是領薪水的工作人員而已,」她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畢竟,她們之間沒有什麼私人恩怨,沒有必要冷眼相向。

顧雲清笑了笑:「我記得,以前御仁帶你和知秋一起來過我家,對吧。」

安然點頭:「對。」

「一晃這麼些年過去了,你這姑娘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安然看著她,雙眸里寫著禮貌和距離。

見她不說話,顧雲清抿了抿唇角:「我家御仁是真喜歡你,沒想到,你們這兩個年輕人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可惜了,本來你該是我的兒媳的。」

「阿姨,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還是不要再提的為好,畢竟我們現在都有各自的新生活了。」

「倒也是的,你跟御琛在一起……也很登對。」

安然呼口氣,她最不喜歡跟說話拐彎抹角的人聊天。

很煩,很噁心。

如果對方不是喬御仁的母親,她現在只怕已經拍桌子走人了。

「御仁和雅音也很登對。」

「雅音這孩子呢,單純,可愛,就是腦子有點兒……不太那麼聰明,不像你,知道權衡利弊。」

安然看她,這話應該不是表揚。

「哦對了,上次,我還沒來得及謝你呢,如果不是你,恐怕喬御琛不會放過我的。」

「那阿姨現在謝我吧,你的感謝,我就收下了。」

顧雲清愣了愣。

安然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阿姨,抱歉,這裡離公司有點兒遠,我現在得出發回去了,今天中午的咖啡,我來請您,您慢慢坐,告辭。」

「等一下,」顧雲清打量著她,隨即笑了笑:「你的性子一直這麼急嗎?這樣可不好,我記得以前,你婆婆也這樣兒,這不是什麼好事兒。」

安然抿唇:「阿姨,是您約我出來的,您又遲遲的不進入主題,我真的沒有時間,陪您這樣閑聊。」

「再坐五分鐘。」

安然站在那裡,沒有動。

「我接下來,就要跟你討論正事兒了。」

安然坐下。

顧雲清笑了笑:「跟我聯手吧。」

安然挑眉看她:「聯手?」

「對,我調查過,喬御琛以前傷害過你,你是為了報復他,所以才嫁給他的,對吧,正好,我也有需要從帝豪集團拿回的東西,你跟我聯手,我們一起擊垮喬御琛。

你不是也愛過御仁嗎,你應該知道,御仁是個好孩子,他有資格也有能力掌管帝豪集團,所以……」

「阿姨,我想你找錯人了,」安然看著顧雲清,表情平靜:「我是要報仇,可是我也有我自己的順序,我不與任何人聯手,也不走任何捷徑,我自己的仇,就得我自己報,所以阿姨您還是另找高明合作吧。」

安然說完,對她點了點頭,起身要走。

顧雲清抱懷:「你不會是也對喬御琛動了情吧。」

安然的腳步頓了一下,看向她。

顧雲清笑:「我也曾年輕過,知道感情是怎麼回事兒,你的眼睛騙不了人。」

「我沒有。」

「你最好沒有,如果你愛上了喬御琛,那你就是御仁和我的敵人,到時候,我不會讓御仁對你手下留情的,你也不希望昔日恩愛的情侶變成仇人吧。」

安然握拳,這個女人,還真是不可理喻。

她沒有跟顧雲清動怒,只是邁步離開,不想再跟她多廢話。

傍晚下班時間。

安然收拾了一下東西準備走。

喬御琛起身,剛走到她身邊,門口譚正楠走了進來。

「BOSS,我有些緊急的事情需要跟您彙報一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點頭:「說吧。」

譚正楠看了安然一眼,有些猶豫沒有做聲。

安然連忙道:「對了,我正好要去樓下一趟,你們先聊,一會兒咱們在地下停車場見。」

喬御琛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好,你去吧。」

安然走後,譚正楠從手裡的文件夾里拿出了幾張照片遞給他。

「今天中午,顧雲清見過夫人,這是跟蹤她的人拍到的照片。」

喬御琛接過照片,每一張輪番看了看,眉目深沉。

該死的顧雲清,竟然把注意打到了安然的身上。

他眼波凜冽了幾分,口氣陰狠:「派幾個人,去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女人。」

「好的,」譚正楠正要出去安排這件事兒。

喬御琛卻突然開口:「等一下,不用了,你先去忙吧。」

譚正楠驚了一下:「不用教訓顧雲清了?」

「我想到了另一種方式,你先下班吧。」

「是。」

譚正楠出去,喬御琛掏出手機,撥打喬御仁的號碼。

「知道你母親已經把主意打到誰的身上了嗎?」

喬御仁納悶了一下:「她又去招惹你了?」

「這次不是我,是安然,她今天中午去找安然,目的,你應該很清楚。」

喬御仁嘆口氣:「哥,我現在就去找她,你放心,我一定會……」

「我不管你用什麼方式,她若再敢招惹安然,我就派人打斷她的一條腿。」

他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讓他們母子反目,好過他派人打斷她的腿后,讓他們因為恨而凝聚成一股繩的好。

喬御仁回到喬家私宅,他一臉怒目的將傭人打發了出去。

他上前,一臉的憤怒:「誰讓你去見安然的。」

「呵,安然這個姑娘,看著一副烈女的樣子,沒想到,嘴倒是很碎。」

「安然根本就不屑跟我說這些,可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告訴你,你已經激怒了我哥,我哥說要派人來打斷你的一條腿,如果你還有點兒自知之明,最好趕緊跟我離開這裡。」

「我不走,」顧雲清嘶吼:「陳瀾珠的兒子,憑什麼要比我顧雲清的兒子活的高貴?當年,是我先跟你爸爸相愛在先的,兒子,媽媽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所以,你就要讓我做你不甘心的犧牲品?你跟我岳父借錢回北城來胡作非為,你把我置於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的位置,我現在每一天,每一天都只想還不如死了算了,我一切痛苦的源泉,都是你,媽,就當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他說著,給顧雲清跪下:「你跟我走吧,我們去美國,好好的重新開始,你就放棄這裡的一切,跟我走,好嗎?」

顧雲清看著喬御仁這副窩囊的樣子,抬手甩了他一個耳光。

跪在地上的喬御仁愣了一下。

顧雲清淚流不止:「你是我的兒子,是我所有的希望,是我唯一的籌碼,你現在竟然跟我說……跟我說讓我放棄所有?我當初,就不該生一個你這麼沒出息的兒子。」

她說完,憤怒的拎起包離開了喬家私宅。

喬御仁跪在原地,雙手捂著臉,該怎麼辦。

他真的不知道。

到底要怎樣,才能阻止她的母親。

顧雲清出門后一個人開車離開,她來到海岸線邊,從車子的儲物箱里掏出一部嶄新的手機,撥通了一個已經有過通話記錄的陌生號碼。

「計劃明天就執行,記住,我要的是兩條人命,差一條,你都別想拿到餘款。」

說完,她掛斷電話,將手機卡取了出來,打開車窗,扔了出去。

她嘴角帶著一抹邪性的笑,眼神里滿是狠毒。

喬御琛,你帶著你心愛的女人,去死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