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熟悉的二王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38
A+ A- 關燈 聽書

「做得很好,走。」雲挽月也翻身上馬,策馬往南邊林區而去。

……

雲輕歌跟在他們二人身後,又不知道說什麼,只能尷尬著。

「雲輕歌,你知道我為何把你叫走嗎?」這時候,夜傾月故意把馬的腳程放慢了些許,頗有些俏皮地轉過頭來朝著她揚起一抹明媚的笑容。

女孩的笑容確實挺有靈氣。

可雲輕歌是個女人,並不容易被感染,聲音還是很平和問:「為什麼?」

「哈哈,我就是想看看雲挽月那女人氣得不舒服的表情。」少女肆意笑著,好像剛剛將雲輕歌叫走不過是一場玩笑。

雲輕歌滿臉黑線。

小姑娘果然是小姑娘,真是個幼稚鬼。

夜少卿無奈搖搖頭,可看著妹妹的眼神卻不減溫柔和寵溺:「傾月一直都是如此調皮,你勿要怪。」

「唔……沒有。」雲輕歌尷尬扯了扯唇角。

不知怎麼,被夜少卿這疏離淡漠的語氣,反倒是令她覺得有些許敵意呢?

夜傾月卻突然側過身來看向她:「五皇嫂,你討不討厭你三姐姐?就像我討厭我那太子哥哥一樣。」

雲輕歌訝然。

夜傾月討厭夜天珏?

難怪剛剛要這麼做了。

「這話,若說不討厭自然是虛偽。公主心中必然已經有答案。」

沒有說不討厭。

夜傾月瞭然一笑:「討厭就對了,我也討厭。咱們差不多是一樣的,你放心,以後我跟你站一塊兒,一起給太子和太子妃添堵!」

也不知道這少女意氣風發的模樣到底是為何,更何況她們好像沒什麼特別的交情吧?

不過……

夜傾月能與她站一條線,倒也是好的。

「好。」她淡淡應了一聲,但面上起伏不大。

不過對夜傾月來說,無所謂。她伸手拍了拍雲輕歌的肩膀:「這就對了,我就喜歡你這樣兒的,雖然長得丑是丑了點,但性子本公主喜歡。」

雲輕歌:「……」丑泥煤!

雖然這三個字很想送回去給這黃毛小丫頭,但看在夜少卿的面子上,她還是硬生生憋回了胸腔里。

「啊,兔子!」夜傾月絲毫沒有覺得自己的話給別人帶來多大的困擾,看著前方草叢裡竄出的兔子,她眼睛一亮,立刻揚鞭追了上去。

夜少卿搖搖頭,也策馬追上去。

隨著他們離開,侍衛們也跟著飛奔而去。

唯有雲輕歌,坐在馬上不動聲色地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

待背影徹底消失在林子里,她才鬆口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吉祥也同步鬆口氣,說:「王妃,咱們去哪兒呢?」

「去人少的地方。」她好在附近看看有沒有可以用來入葯的珍稀動植物,好歹都出來了,採藥才是好事。

至於打獵,她還真不感興趣。

一來是因為她求生欲不高,二來也是因為她不會射箭。

突然有點像大反派了是怎麼回事?

她翻身下馬,讓吉祥牽著馬兒走。

走至人少之地,她便蹲下.身四處搜尋。

吉祥不知她在幹什麼,也連忙幫忙蹲下東張西望,古怪問:「王妃,您是掉錢了嗎?多少銀子啊?」

雲輕歌無語側頭看了一眼這丫頭。

也難怪她,她不知道自己是為了找藥材而已……

「難道很多錢?」見王妃哀怨的眼神,吉祥誇張地叫了一聲。

雲輕歌扶了扶額,搖頭說:「沒有沒有,我是在找葯。」

「呃……」吉祥石化了一瞬,很快又恢復了那靈動的表情,「奴婢也幫您找。」

雖然也不知道要找什麼樣的藥材。

正想著,那方傳來了一陣驚叫聲。

雲輕歌抬起頭看向遠處。

還沒有等她起身,吉祥也看見了前方的情況,驚叫了一聲。

不知從何處冒出了一隻碩大的野獸,仔細一看,竟是一頭笨重的大黑熊。它應該是嗅到了她們的氣味,突然撲了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大黑熊撲過來的瞬間,漫天的箭羽砸下,瞬間將大黑熊獵殺。

「終於弄到這傢伙了!」

箭雨停下,前方傳來了一人如釋重負的聲音。

「多虧左相這絕妙一記。」

左相?左逸軒?

雲輕歌連忙摁住了吉祥的腦袋蹲下。

吉祥也察覺到遠處的左丞相,也不敢出聲,做出警惕的小表情。

只是……

雲輕歌一雙眼睛透過草叢看過去,看見了幾抹身影。

其中左逸軒那一身白實在惹眼,畢竟今日來打獵的人不管會不會打獵,都會選擇深色的衣物穿,但這位丞相大人倒好,竟是一身白格外惹眼。

他輕塵清絕的氣質站在那方實在太惹眼,連吉祥也目不轉睛地看著。

看著看著,吉祥突然咦了一聲。

雲輕歌不解側頭看她。

吉祥用口型說了三個字:「二王爺。」

無聲的三個字,雲輕歌還是辨認出了。

從雲輕歌的角度看過去,正好是左逸軒的背影,還有幾名西玄的使臣,除此之外就是另外兩個男人。

其中一名男人身穿著鎧甲,氣質也比較清貴,身上散發著凌厲之氣。

站在他身側的是一名清瘦的下屬。

雲輕歌定睛一看,低咒了一聲:「我了個大槽!」

吉祥不解看她。

雲輕歌之所以這麼罵,是因為她看見了這位二王爺的臉。

實在……

太坑爹了!

這不是書里的人物嗎?怎麼還有人長得這麼像她以前的大學師兄?

沒錯,那位二王爺的長相和她現實世界里的醫學大學的師兄很像,不,不是像,就是氣質不同,臉完全是一毛一樣!

這位師兄……自她大一入學開始到畢業然後讀碩士,就一直在追她。

事情發生得也他娘地詭異了吧?

「噓。」吉祥發現王妃的低咒聲惹來了那方的男人注意,連忙伸手捂住了王妃的嘴。

明知道這樣的舉動是以下犯上,可她顧不得什麼。

這會兒人家在這兒顯然是在談大事……

更何況,他們家靖王跟皇家的幾個兄弟都不親。

但,為時已晚。

那邊的眾人也注意到了,側過頭看過來。

「這是誰的馬兒?」二王爺夜無寐倏然出聲,一雙如鷹的眸子微眯,銳利地掃著馬兒邊掩在草叢裡的兩抹身影。

顯然,已經發現了她們。

雲輕歌心頭真一陣羊駝駝奔過,暗罵了一聲,還是站起身來了。

「哎呀,各位,好巧哦。」

她裝作若無其事地樣子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