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二王爺一直護著她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45
A+ A- 關燈 聽書

實則,她本來就是湊巧過來的。

左逸軒看她,也略帶幾分訝然。

所有人都在打量她,昨日參加了宮宴的都見過雲輕歌,但……

夜無寐昨日之前根本不在宮中,昨日也沒有參加過宮宴,是今日回宮的。

他看著雲輕歌,眼底一抹流光極快閃過,心底飛快地染上了期待而興奮,但這所有的情緒他都掩蓋得極好,面上只是挑著眉梢饒有興緻看著雲輕歌。

「這位姑娘是……」

「姑娘?」左逸軒瞥了一眼夜無寐,頓時恍悟似的說道,「哦,靖王成親時你不在,吳王恐怕不知道,這位是靖王妃吧?」

「靖……王妃?」夜無寐臉色倏然一沉。

他沒想到!

他聽說了靖王成親,只是……沒想到會是……

雲輕歌覺得自己才是最尷尬的那位,只得硬著頭皮說:「額,那個,我真的是路過的,就是想給我家王爺采些補補身體的草藥回去。這兒集天地靈氣的植物肯定有很強的滋陰補陽作用,呵呵……」

她乾巴巴地解釋著,殊不知這解釋反倒是讓一眾男人想歪了。

眾人一想到靖王那坐在輪椅上陰森森的模樣,對這位王妃產生了無比的同情。

嫁給那樣的男人,該是憋屈的吧?

唯有夜無寐,唇緊抿,臉色越來越難看。

「吳王怎麼了?」左逸軒隱約察覺到夜無寐盯著雲輕歌的神情有些古怪。

「無,無事。既然是五弟妹,不如一同。這林中野獸眾多,不如一同走安全些。這隻黑熊只是一隻,這林中說不定還有許多。」

雲輕歌一聽,目光頓在那隻奄奄一息的大黑熊身上,呵呵了兩聲。

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若不一同走又不給幾位面子了。

這時候西玄的富鳴看著雲輕歌,神色有些奇怪。

靖王妃會與靖王說起今日之事?

靖王與鬼帝關係,誰都知道關係匪淺。

那……

他今日又與二王爺與丞相打交道之事……

靖王妃會嗎?可看這女人蠢笨蠢笨的,應當不會壞事。

雲輕歌也感覺到你他那充滿敵意的眼神,當然跟上去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西玄的使臣對她剛剛有了殺念。

這個西玄丞相,整日在幾位皇子之間周旋,最後還跟左逸軒扯上了關係,他到底想做什麼?

書里對西玄的介紹不多,只知道後來西玄在夜天珏的肆意發動戰爭中成了犧牲品,西玄國君含恨自縊。

想到這一番慘狀,雲輕歌又多看了一眼西玄。

若不是因為這西玄先是背地裡搞些詭異的事情,又幫著夜天珏來害大反派,她也會被這位丞相的模樣給騙了。

富鳴是西玄國君面前第一紅人,可把皇帝哄得開開心心。

「靖王妃今日這大好日子,怎麼不打獵反而尋起了草藥?」左逸軒淡淡問。

「呃,哦,我不會。」

左逸軒訝然:「你不會?」

「怎麼,有什麼奇怪的嗎?」雲輕歌撇嘴,對他這驚訝之色有些不滿。

其實這也怪不了左逸軒,畢竟原主是出生在武將之家。雲家可是武將出生,在侯爺之前的幾代不管男女都是馬背上長大的,各個都是射箭高手。

可到了雲輕歌這兒……那還真是廢柴。

再說,這個原主可是個憋屈的嫡女,沒人好好培養她,不就是廢了。

「本王教你。」忽然,夜無寐突然說話。

他一直注視著雲輕歌,將她的神情盡收入眼底。

尤其是她剛剛提到靖王時說的「我家王爺」。

就單單這四個字,令他……幾乎要瘋。

雲輕歌尷尬搖頭,「不,不用了,多謝二王爺美意。這種事兒,沒天賦的就不用學了,咱們……」

正想著,從林中忽然傳來了一竄急促的腳步聲。

眾人同時看向了前方聲音來源之處。

一人狂奔而來,眼底狂肆地閃爍著驚恐,緊接著他身後還冒出了無數的侍衛和幾位達官顯貴的公子。

再往後,就是……群獸!

黑壓壓的野獸像是發瘋了一般朝著這個方向撲過來,它們的眼眶皆是紅通通的,像是被什麼食物給刺激了。

「該死,獸潮!」夜無寐率先低咒了一聲,竟是立刻拉住了雲輕歌的手,「你先上馬跑。」

「呃?」雲輕歌被他拉住手,連忙甩開了他的手。

這男人什麼情況?

不知道什麼叫男女有別?

更何況她還是他弟弟的女人。

被甩開手,夜無寐的眸子暗淡了一瞬,很快就恢復平靜:「快走。」

「我們也走。」左逸軒還是那萬年不變的雲淡風輕,別看他弱不禁風,他翻身上馬的動作流暢一氣呵成,可不像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

眾人策馬奔出,回頭一看,就見跑得慢的人被其中一隻野豬拖走,肆意撕咬,即使是中了箭豬還不肯放過。

侍衛們紛紛朝著獸潮射箭,但越射越多。

只見箭矢打倒一批,又有一波野獸又從別處冒了出來,像瘋了一樣。

吉祥已經嚇傻了。

忽然馬兒嘶鳴一聲似乎也有要瘋的節奏,雲輕歌見狀,拉著吉祥從馬背上翻滾下來,拉著她跑。

吉祥狂奔一會兒后回頭看了一眼不止他們的馬兒,其他的馬兒亦是。

只見馬兒發瘋一般咬起了人了,坐騎把主人都甩下了馬背,簡直令人害怕。

「王妃,那位二王爺一直在護著我們……」吉祥小聲說。

雲輕歌也回頭看,發現還真是,這夜無寐一直在射箭,將靠近的獸類一擊一個準。

怎麼搞的?

他們不過是第一次見面,他這麼熱心做什麼?

雲輕歌顧不得什麼,拉著吉祥跑。

現在哪裡還有空管這夜無寐到底是不是現代那位窮追不捨的師兄。

前面眼看一處山洞,她當然不會傻到要躲進山洞,更要轉彎,忽然從山洞內飛出了一條繩子纏住了雲輕歌的腳踝。

她人受長繩的力道拉扯,整個人飛進了山洞內,連同著吉祥一同。

洞內一片漆黑。

吉祥早已被嚇暈了。

雲輕歌剛想要彎身解下繩子,結果綁縛住她繩子又是一扯,她整個人就朝著山洞裡毫無盡頭的黑暗飛了進去。

她內心深處閃過了一抹古怪的想法。

尤其是腦子裡劃過夜非墨說的那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