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把你的破鳥帶走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6:44
A+ A- 關燈 聽書

第152章把你的破鳥帶走

容離的氣撒了大半,她知道夏侯襄的本事,哪怕自己竭盡全力也不一定傷的到他。

倒是他絲毫不還手,只是閃躲,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本來一開始容離是將所有本事都用上了,可漸漸地,她不知不覺便保留了幾分,出手也輕了幾分。

人家不還手,她才不會欺負人。

嗯,她只是遵守自己的原則而已,才沒有別的意思。

夏侯襄立於對面,玉容院燈火通明,容離見他聽話的下來,剩下的氣更是消散了不少。

不遠處,小黑貓在一旁觀戰。

都要嚇死它了,怎麼倆人好好的就打了起來。

當然,是小離兒單方面毆打它主子。

現在停戰,這麼多人圍著,它也不好說話,只得蹲在一旁靜觀其變。

容離和夏侯襄都不說話,別看現在滿府的人,基本都在玉容院待著,可一個敢出聲的都沒有。

容源、謝菡、容喆都驚得不會說話了,誰來告訴他們,為啥大名鼎鼎的戰王爺,竟然出現在自家府上?

而且還這麼聽離兒的話?

容敬大概是他自成年後,表情最豐富的一天,雖然依舊面癱臉,可長大的嘴巴足以說明他內心的驚訝。

「哼!」容離輕哼一聲,直接轉身回屋。

四個丫頭連忙跟上,她們到現在都沒弄懂,主子為啥不讓她們幫忙,包括小桃。

剛走進屋,容離回身又看向夏侯襄,「把你的破鳥帶走。」

『哐當』門被關上。

留下一眾面面相覷的人,這都是哪兒跟哪兒,怎麼一點兒都聽不懂。

小黑大驚,這裡面怎麼還有它的事呢?

正想著,便見立於院中的夏侯襄轉頭看向它,眼神里傳遞了一個信息——

『頂得住嗎?』

小黑咽了口唾沫,『不知道。』

『你可以的。』

接著夏侯襄轉過頭再不看小黑,而是走到容源四人面前一抱拳,「告辭。」

說完,氣定神閑的出了玉容院,消失在眾人視野中。

容喆心裡瘋狂吐槽,『告辭個鬼啊!你來也沒跟我們說一聲啊!』

要不說姜還是老的辣,容源迅速整理了一下現在的狀況——

戰王不知為何深夜出現在他女兒的閨房外,然後被他女兒追著打,接著被他女兒吼,最後被他女兒晾在院子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嗯,很好。

要不說容離是他閨女呢?

還是給他閨女鼓個掌吧!

容源覺得自己沉浮官場這些年算是白浮了,到現在也沒理清其中的緣由。

不過,倒是有一點可以先定下來。

「今晚什麼事都沒發生,你們什麼都沒看見,記住了嗎?」容源背著手命令道,在事情沒搞清楚前,他閨女的聲譽最重要。

「老爺放心!」眾人齊齊應到,他們都是相府的人,維護小姐的名譽自然是分內之事,哪怕老爺不說他們也知道如何做。

「行,都散了吧。」他得回去好好捋捋。

容源和謝菡相互攙扶著回自個兒院子,容氏哥倆滿腦袋問號的飄回自個院子。

他們今晚都別想睡了。

好好捋捋吧!

容離回到屋內『咕咚咕咚』灌了兩杯水下去,四個丫頭小心翼翼的立於一旁,裘媽媽、古娘子和倚翠也被驚醒,只不過她們出來時有些晚。

此時,幾人皆不敢出聲,小姐今兒火氣是有些大。

那男子到底是誰啊?

容離喝完水,站起身回到房內,將門一關,一句話都沒說。

幾人互相看了看,誒,小姐不願說她們就不問吧,睡覺睡覺!

待屋內熄了燈沒了動靜后,卧房的門輕輕打開了一條縫,容離向外瞄了瞄,還好還好,她們沒追問。

不然,她也不知該從何說起呀!

再次關上房門,容離坐在桌邊,單手托腮陷入沉思。

自個兒這是怎麼了?

人家瞞就瞞唄,兩人不熟,人家不願透露自己本名也無可厚非啊。

況且人家還是皇上的弟弟,沒準怕泄露了身份遭暗殺啊、碰瓷啊。

自己幹嘛這麼生氣。

容離一直覺得自個兒的自制力是很好的,像今日這般因為一點事便火冒三丈的時候還真沒有。

尤其是他被一群小姑娘含羞帶怯的瞧,她的肺都要氣炸了!

招蜂引蝶的男人!

哼!

氣呼呼的到回到床上蹬掉鞋,用錦被蒙住頭。

不想了,她要睡覺!

心裡有事,哪那麼容易睡著?

容離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跟烙煎餅似的,直到天蒙蒙亮,她才迷糊一會兒。

可當院門被打開的那一剎,她就醒了。

罷了罷了,睡不著就起吧,還有大早上誰來她院子了?

揚聲喚了一句,自己院里的丫頭她還是清楚的。

昨天鬧的晚,她們早上自然不會來打擾她,想讓她多歇歇。

小桃、小陌端著洗漱用具進來,小桃邊幫容離凈面邊說,「夫人給您送了早飯過來,剛準備走您就起了,現下夫人正在外間等您一起用飯,小蹊和小柳在一旁伺候著呢。」

「好。」容離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梳妝完畢,容離去了外間,謝菡一見她來了便招了招手,「離兒,來。」

容離乖乖走了過去,坐下后問道,「娘,您今兒怎麼過來了?」

「娘想著好久沒和你一起用飯了,正巧廚房做了你喜歡的紅豆桂花粥,娘這不就給你送過來了。」謝菡邊笑邊幫容離盛了碗粥。

「來嘗嘗。」

容離端起碗來,用勺子攪了攪,豆沙色的粥和黃色的桂花融在一起,煞是好看。

嘗了一口,味道果然不錯,剛好她餓了,一勺一勺吃的香甜。

「離兒,昨晚戰王…」謝菡盡量若無其事的問道,她得裝作很隨意,一點兒都不能刻意的詢問。

「咳、咳…」容離被粥嗆了一大口,合著她娘大早上送早飯過來,就是為了八卦昨天晚上的事啊!

她剛剛還奇怪呢,每天除了早飯,其餘時間一家人都在一起吃,怎麼就好久沒一起吃飯了。

「慢點,慢點,」謝菡忙給她順氣,「來,喝口水。」

容離半晌才緩過來,為了不回答這種尷尬的問題,她覺得還是先撤吧。

「娘,我吃飽了,你慢慢吃啊。」容離將手中的碗擱在桌子上,站起身快步走回自己房間將門關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