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夫人是懷孕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4:11
A+ A- 關燈 聽書

她坐在地上抽噎著哭泣,腦海里忽然閃過喬御仁曾經說過的那句話。

『我在美國的時候,曾經寫了七百四十一封信,都發送到了你的郵箱里了,直到現在,那些郵件依然是未讀狀態。』

她連忙站起身,推開門,快步的進屋上樓開了電腦。

嘗試了幾次,密碼終於登陸成功。

原來,密碼是喬御仁的生日。

打開收件箱,手指快速的下滑,七百多封信……

她的眼眶瞬間濕潤。

她從第一封開始看。

那是四年前,他到美國的第三天,第一次給她發郵件:然然,我在美國安頓好了,不知道你高考是不是順利,很想你,給你打電話,你手機關機,看到我的郵件,給我回信息好嗎,我在美國等你,我愛你。

第二封:然然,今天,我已經找到了未來要讀書的大學,沒能信守承諾,跟你上同一所大學,真的對不起,不過你要相信我,我有我的苦衷,四年後,我會重新回到你身邊,我愛你。

第三封:然然,為什麼你的手機一直關機,你真的不想再理我了嗎,我知道我錯了,看到郵件,開機好不好,我愛你。

第四封:然然,對不起,直到今天,知秋把我罵的狗血噴頭,我才知道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真的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我竟然在心裡埋怨你為什麼不看我的郵件,然然,我該怎麼辦,我不知道,我哥為什麼要這樣做,我恨我自己,我好想回去見你,可是我回不去,然然我該怎麼辦,我那麼那麼愛你,那麼愛你。

接下來的每一封,都在訴說著他的愛,和他每一天所經歷過的無助。

她邊看著,邊落淚。

每一封郵件最後的『我愛你』三個字,都讓她的心像是要被撕裂一般。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他人生中,最後一句話,竟然是對她說『我愛你。』

她坐在椅子上,雙臂環抱著自己。

即便已經淚眼模糊,看不清屏幕了,可她卻還是在執著的看著每一封郵件。

喬御琛回來的時候,在院落里就看到了二樓書房的燈亮著。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深夜一點半了。

他輕聲開門,上樓。

走到書房門口,裡面傳來足以令他心痛的抽泣聲。

他側身,依靠在牆邊,站在門邊沒有動,也沒有開門。

天空翻出魚肚白的時候,安然點開了第七百三十五封郵件。

『我回來了,你卻成了我哥的新娘,雖然知道你不是因為愛才嫁給他的,可是我心裡還是很難過,然然,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然然嗎?我想找回你,帶你離開,若我告訴你這些,你會願意跟我一起走嗎?我依然愛你。』

她閉了閉眼,覺得自己的眼淚已經流幹了。

下一封郵件,她甚至沒有勇氣打開。

踟躕了足有五分鐘,她才繼續點開一封封的郵件。

「你不願意,你那麼恨我,然然,我該怎麼才能重新回到你心裡,我愛你。」

「我去了公司,你卻選擇對我視而不見,我多希望,你能看到我給你寫的每一封信,讓你知道,我有多愛你。」

「我不會放棄的,我知道,我哥的愛,對你來說是怎麼樣的枷鎖,我也知道,你的心需要救贖,我發誓,我一定會解開你的枷鎖,帶你離開這裡的,等著我,我愛你。」

「我若告訴你,我不愛雅音,你會相信我嗎?那是我媽逼迫的結果,雅音是個好女孩兒,我不想傷害她,你知道的,我一向優柔寡斷,可是這阻擋不了我對你的堅定的愛。」

「為什麼要拒絕我,然然,愛你,我真的好幸福,為什麼要讓我停止對你的愛?不愛你的那一刻,我的心也會停止跳動,你信嗎?我只能愛你。」

「然然,我認命了,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我要娶雅音了,可是我真的不確定,你能幸福嗎?你還能努力的去把自己變的幸福嗎?我只希望你幸福,你知道嗎?然然,我只希望,你永遠都不要放棄你自己,好好的去尋找幸福,好嗎?直到這一刻,我忽然間希望,你永遠不要再看到這些郵件,我最愛的女孩兒。」

這是他給她寫的最後一封郵件,時間是一個月前。

她關閉郵箱,坐在原地,茫茫然。

天徹底放晴,門口傳來敲門聲。

安然紋絲不動坐在原地,沒有任何反應。

喬御琛輕輕推開門,看向眼睛紅腫的不成樣子的她。

他一瘸一拐的走上前,目光直直的看向她,表情凝重。

「一會兒,葬禮就要開始了,我們……我們該出發了。」

安然看向他,頭有些暈,眼睛也有些迷離。

喬御琛走到她身邊,伸手抱著她:「別這樣看著我,我也很愧疚,我沒想讓他死,這是意外,真的是意外。」

安然閉目。

喬御琛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

「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別折磨自己的身體,活著的人,還是要好好活著,去給御仁送行,你說呢?」

安然沒有做聲,從他懷裡掙了兩下。

他沒有勉強,鬆開她。

她雙手撐著桌子,費力的站起身。

可是因為一晚上沒有合眼,加上哭的太費力氣,她整個人實在是很虛弱。

所以她一站起來,身子就往前趴去。

喬御琛抓著她的手腕,一用力扶住了她。

她沒有做聲,由著他帶自己離開了御香海苑,出發去參加喬御仁的葬禮。

葉知秋從昨晚就一直在守著雷雅音。

她現在畢竟是孕婦。

老遠看到安然,見她眼睛腫的只剩下了一條細縫,葉知秋心疼的嘆息一聲。

安然老遠看到雷雅音在那邊,停住了腳步。

她不敢過去,不敢面對雷雅音。

那邊,顧雲清抱著喬御仁,哭的撕心裂肺。

來參加告別儀式的人不少,聽到這哭聲,也都被感染的很悲傷。

就連喬家老爺子,也像是瞬間老了好幾歲。

整個過程,安然只是站在不遠不近的地方凝望著。

直到喬御仁被帶走,她才再次哭了起來。

她知道,從此以後,她再也看不到這張充滿陽光的面龐了。

葬禮結束,雷雅音被從美國趕過來的她父母帶走。

經過安然面前的時候,雷雅音凝望著她,好半響后才道:「以後,我們不要再見面了。」

她說完,撐著他父親的手臂,跟著她們慢慢離開。

安然垂眸,直到雷雅音她們的背影消失在視線里,她才淡淡的點了點頭:「好。」

大家陸陸續續的從墓園離開。

只有安然一直站在離墓碑不遠不近的地方,不肯走。

她不動,喬御琛也沒有動。

倒是葉知秋上前道:「然然,我們走吧。」

安然沒有應答,好像旁人的聲音,她都聽不到一般。

葉知秋拉著她的手腕,怒喝一聲:「然然,你聽我說,御仁走了,他已經不會再回來了,你就算是站在這裡望眼欲穿,御仁也不可能從那裡面爬出來。」

安然眼眶酸澀,疼痛:「我知道。」

「那你現在是在幹什麼。」

「剛剛人多,我怕他沒能在人群里找到我,我想讓他知道,我一直都在這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死了,再也看不到了。」

「可是,我希望他能看到,」她笑:「知秋,你不要罵我,你罵我,我會更加難受的。」

「然然,御仁救你,是為了讓你活的,不是為了讓你折磨死你自己的,如果是這樣,他救你還有什麼意義,你看著我,」葉知秋轉身,上前擋住了她的視線,雙手握著她的肩膀。

安然看向葉知秋:「我害死了他,我害死了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

「不是你的錯,你跟御仁都沒有錯,只是命運在捉弄你們,讓你們沒能走到一起。然然,御仁現在走的,是一條他最希望走的路,我知道,他現在有多痛苦,他這樣,也是一種解脫,是他自己想要的解脫。

為了救你而死,他不會覺得委屈,可是如果你再這樣下去,他就真的白死了,他那麼愛你,你不要讓他為自己的選擇後悔,好不好?」

安然嗚嗚的哭了起來:「是我害的,他說過自己不愛雷雅音,是我,是我希望他這樣做的,我以為,這樣起碼可以有一個人能夠幸福,可我沒想到,我卻害死了他,知秋……知秋,我……」

她說著,整個人眼前一暈,人也往旁側倒去。

幸好喬御琛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將她抱進了懷裡。

見她昏迷,喬御琛急了,將她打橫抱起,邊下山邊喊道:「安然,安然。」

葉知秋開車,喬御琛抱著她坐在後座。

路上,他打電話,在醫院安排好了醫生待命。

葉知秋一路飆車,來到醫院。

醫護人員見喬御琛趕到,連忙一擁而上。

一通檢查過後,主治醫又請來了醫院裡最權威的中醫給安然把了把脈,一切都確定后,這才帶來了檢查結果。

「喬少,根據化驗結果顯示,夫人是懷孕了,只不過現在是懷孕初期,天數太短,所以數值並不明顯,中醫大夫說,夫人是有些傷心過度,加上懷孕初期,養分供給不足,所以才會暈倒的。」

喬御琛驚了一下,懷……懷孕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