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帶媳婦來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0:53
A+ A- 關燈 聽書

放心,我不會離開你……

嗯?

等她回神時,她落進了一個很安全很熟悉很溫暖的懷抱。

熟悉的清冽氣息拂來,差點讓她以為自己在做夢。

她抬頭看向抱著自己的男人,才發現山洞可以通向另一側方向的林子。

男人面容易容成了最普通的模樣,但下頜還是繃緊,臉色略微陰沉。

「沒事吧?」他垂眸看了她一眼。

雲輕歌發現自己竟然還伸手環著人家的脖子,一剎那,她竟然不捨得鬆開了。

該死,她這是投懷送抱呢?

「沒,沒事。」

他還真的沒有離開她太遠……

「嘖嘖嘖,你兩別抱了,考慮一下我這個旁人啊喂。」南宮昊忽然出聲。

他也不是真的有意要打擾這二人,可他這麼一個大活人站在這兒大半天了,他們愣是沒一點反應,還深情款款地對視著,讓他該如何是好?

雲輕歌才發現原來還有別人,她乾咳了一聲,從夜非墨的懷裡跳下,才說:「你們怎麼在這?」

其實她想問,剛剛那邊的獸潮跟他們有沒有關係?

夜非墨淡淡道:「本就一直在。」

說罷,還是特地深睨了她一眼。

雲輕歌面對著他的眼神,她其實心裡還有點緊張和心虛。

等等,她心虛個毛線?

可那夜無寐對她的態度真的太詭異了,令她不得不防備。

「能不在嗎?嫂子,你不知道這個男人可是一直暗中跟隨著你……呃呃呃,你踩我幹啥?」

南宮昊被夜非墨踩了一腳,痛得在原地單腳跳了半天。

夜非墨橫了一眼多嘴的男人,大手抓過雲輕歌的手腕就走。

「喂喂!」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等等,吉祥還在外面。」

「不必擔心,青玄會處理。」

「那些發瘋的野獸會不會也衝過來。」

「放心,不會,山洞有設置機關,你一進來,我們就將門闔上了,那些野獸跑不過來。」

雲輕歌聽著南宮昊的解釋,表情有些複雜。

「那些野獸……不會是你們搞瘋的吧?」想來想去,好像只有這一個可能了。

否則……

南宮昊捏了捏下顎,「我們搞瘋的?這話很不對啊,獸潮每年都有,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地兒邪門,只是……今日確實有人動了手罷了。」

這說話,繞彎彎,還真是煩人。

雲輕歌看向牽著自己手的男人,定定地看著他。

他在,總有一股令人心安的定力。

夜非墨垂眸看著她,正好對上她燦若星河的雙眸,瞳孔里映著一分期待。

「懷疑是夜天珏做的,每年都會有獸潮,每年的時間都是一定的時間段。每年圍獵自然是避過了這些,可這次不一樣。」

「唔,那真是奇怪,夜天珏的目標是什麼?」畢竟,夜非墨沒有參加圍獵啊。

「今日吳王回來圍獵呢。」一旁的南宮昊淡淡提醒她。

雲輕歌很詫異:「沒想到你一南玄國君,對天焱的事情如此了解。」

南宮昊這下是尷尬了,他能不了解嗎?他可是個常常跑來天焱吃喝玩樂的皇帝,在南玄的皇位上就沒有安分過。

至於這個問題,他是不會回答的。

雲輕歌歪了歪腦袋,忽然道:「你就為了查這事?好拿捏到夜天珏的把柄。」

夜非墨眯了眯眸,定定地看著她:「不完全是。」

若是以靖王的身份,他如何護她?

他沒法從輪椅上站起來,更沒法更好將她更好護在身後。

若不是因為時機未到,他倒是也不想坐那輪椅假扮殘廢。

雲輕歌見他灼灼盯著自己,小心翼翼地挽住了他的手臂:「那王爺……咱們去哪兒?」

「餓了嗎?」

一聽這話,她倒是才意識到自己餓了,連連點頭。

而一直被忽略的南宮昊,忽然抓著一旁面無表情的青川哭訴:「你看看你這個負心漢主子,有了新歡就不要我這箇舊愛了,我才是陪他打天下的那個嗚嗚嗚……」

這位南玄國君……戲真多。

雲輕歌暗暗抹汗。

其實,她愣是沒想明白,夜非墨這麼嚴肅正兒八經的男人,怎麼就……交了這麼些逗比朋友?

想不通想不通。

夜非墨橫了南宮昊一眼:「本王不喜歡男人,也不喜歡你。」

「嗷,看看,看看,他這個負心漢。」南宮昊大概是演戲上癮了,哀嚎著,抓著青川一陣嚎叫。

青川再淡定,嘴角還是抽了抽。

這位國君的性子,他雖說已經習慣,可也不至於……這麼誇張吧?

夜非墨懶得理南宮昊戲精,拉著雲輕歌往密林里走。

林中樹木高大,枝椏盤根錯節,茂密的樹葉恰好能遮蔽日光。

雖然天氣日漸轉涼,陽光根本不烈。

但……

雲輕歌發現被這男人牽著走在這樣的林蔭小道上,竟是一種浪漫。

她瘋了!

這種時候胡思亂想什麼?

「前方有小木屋。」

雲輕歌抬起頭一看,還真是小木屋,還有裊裊炊煙從那方浮起。

「林中也有住人的。」

「哦這樣啊,那獸潮,他們也是知道的?」

「嗯。」夜非墨回答得言簡意賅,但只要是媳婦問的,他一定是有問必答。

反倒是身後的南宮昊很訝異,尤其是這夫妻兩……

他一直以為夜非墨對媳婦也是那副愛理不理的神情呢,雖然佔有慾挺強的,可是感覺這面癱大魔王怎麼會對媳婦溫柔?

但現在,他錯了。

這傢伙對媳婦雖然回答依舊冷淡,眼神神情卻分明溫柔如水。

嘖嘖……

大魔王……淪陷了。

「青川,看來你們王妃還挺有兩下子的嘛。」

青川白了一眼南宮昊。

王妃沒兩下子,怎麼搞定王爺的?

……

林中這處並非只有一處小木屋,而是零零散散分散著其他的木屋。

住在這處的基本都是獵戶。

「山洞那方是皇家獵場,這方卻不是皇家獵場的範圍,他們可以在此打獵,靠打獵過日子。」

夜非墨解釋給雲輕歌聽。

雲輕歌有點受寵若驚,畢竟大反派主動給她解釋這些,很難得。

「我們今晚上要住在這兒嗎?」

「嗯。」他眸底有波光微閃,但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他聽得分明,她說的是「我們」。意識到這一點,男人的眼底慢慢染開了笑意,如同冰山上緩緩綻放的雪蓮,驚艷高貴。

不過這點小細節,雲輕歌沒有注意到,她目光都在打量著四周的木屋。

其中一間木屋的主人率先走了過來:「小夜,今天帶媳婦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