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隨微臣回府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6:51
A+ A- 關燈 聽書

第153章隨微臣回府

「欸,你這孩子,才吃多少?」謝菡走到房門口敲了敲,擔心的說道,「再出來吃點,別餓壞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吃飽了再睡會,您吃吧。」容離悶悶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反正她是不會露面的。

「你…真是,」謝菡嘆了口氣,她不問了還不成嗎,「你等會出來再吃點,娘先走了。」

謝菡算看出來了,如果她在這,離兒是絕對不會出來的。

既然離兒這問不出,那就讓老爺去問戰王吧。

趁著老爺還沒上朝,她得去通個氣,謝菡快步走出玉容院。

待謝菡走後,容離偷偷將頭探出來,鬆了口氣。

幸好她娘走了,不然她要從何下口啊。

不知為何,面對她娘炯炯有神的八卦目光,她還有些不好意思呢。

坐回桌旁,她剛剛還沒吃飽呢。

容離繼續吃著早飯,並讓侍候的丫頭們退下,她現在不想做任何解釋,所以也不想其他人一臉求知慾的看著她,那樣吃飯都吃的不自在。

好不容易屋裡沒了旁人,容離心下感嘆終於能安安靜靜吃個飯了,誰知還沒感嘆完,一個黑咕隆咚的小東西從窗外飛了進來,並落在了她的飯桌上。

容離抬眼瞟了它一眼,接著無視它的存在,繼續吃東西。

「小…小離兒,吃著呢?」少頃,小黑才幹巴巴的說道,飛進來后它可提心弔膽了老半天,就怕小離兒一個不高興,把它烤了。

喝了口粥,容離連眼睛都沒抬。

「嘿嘿,」小黑搓了搓翅膀,湊的近些,「那啥,能給個機會不?」

吃了口菜,容離細細的咀嚼著。

「你要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保證。」小黑一隻翅膀舉天,一隻翅膀撫胸,眼神要多真誠就有多真誠。

蓋了食盒,容離站起身走回屋。

『哐當』關門聲音之大,嚇得小黑一激靈。

媽呀!哄人的任務太艱巨啦!它主子什麼時候來啊?

明明他才是始作俑者啊!明明他要追人家姑娘啊!

幹嘛將它仍在這裡啊!它現在好尷尬啊!

小黑撓了撓頭,這麼艱巨的任務,依它對主子的了解,主子自己肯定搞不定,他沒經驗啊!

不行,它必須得在最短的時間內,給主子找到個突破口,不能讓小離兒就這麼一直生著氣。

小黑拿出壯士斷腕的決心,毅然決然的飛出外間的窗子,順著卧房的窗子又進去了。

「嘿嘿,小離兒…」小黑咧著嘴正要說話,突然看見容離右手的食譜大全和左手的叉子,它連忙往後退,「沒事,我出去,我出去還不行嗎?」

待小黑飛走後,容離『啪』的合上手裡的書,走到窗邊將窗欞鎖死。

哼,讓他倆沒事再跳窗子!

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容源得了自家夫人的命令,今日破天荒的讓府里準備了馬車。

他準備在路上跟敬兒、喆兒交代清楚,三人今天的任務,就是問清楚戰王昨晚為什麼去找離兒,若是能問清楚兩人的關係,就再好不過。

容喆聽罷咂摸下嘴巴,「父親,您說戰王,能跟咱們說話嗎?」

在他的印象里,戰王在京里說過的話不超過十句,他們巴巴的去問,若是戰王無視他們,該怎麼辦?

「你這個問題,提的很有道理,讓為父想想。」容源捋著鬍子思索,剛開始想的是有點兒美好,差點兒忽略了他們問,戰王不一定會說這個事實。

事關離兒清譽,他們還不能鬧的太大。

「父親不如借公事之名將戰王請回府,到時再問也方便。」容敬開口道,在外面難免人多嘴雜,尤其是宮裡那樣的環境,個個都是人精,若是被人看出端倪,難保不會打聽其中緣由。

容源點點頭,這樣既不會被人懷疑,又不用擔心被人聽見,「好,等下了朝,咱們就去找戰王,若是他不來,咱們再機會出宮攔他。」

「是。」容敬、容喆二人齊聲應道。

銀安殿上,文東武西位列兩旁,文官以容源為首,武官以雲啟先為首,前方便是各位王爺,恭恭敬敬的站在殿中,等待早朝。

不一會兒,大太監唱和,「皇上駕到!」

眾臣撩袍跪地,山呼,「皇上萬萬歲!」

整個銀安殿上站著的只有夏侯襄和即將坐在龍椅上的夏侯贊。

夏侯贊轉屏風入座,微抬雙手,「眾卿平身。」

「謝皇上!」

今日早朝與平日並無不同,諸事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唯有容源父子三人,時不時的便看夏侯襄一眼,他們心中前所未有的盼著早朝結束,好早點將心中的疑惑問出。

夏侯襄毫無所覺,反正一般上朝他又不怎麼發言,皇上不敢無故問他,是以他大大方方的在銀安殿上發獃。

昨日,離兒打也打了,今日的氣是否會消一些?

夏侯襄心思微轉,他也不能總是偷偷摸摸的去找離兒,有損她的閨譽。

容丞相父子三人既已知曉他曾去找過離兒,那倒不如想個辦法,以後過了明面。

『退朝』的唱和聲響起,夏侯贊由太監伺候著回去批註奏摺,臣子待皇上走出銀安殿後,才可后離開大殿。

剛一出來,容源抬眼便找夏侯襄,可不能錯過去了。

一眼便瞧見那位穿玄色衣衫的男子,他給容敬、容喆打了個眼色,『上!』

三人奔著夏侯襄便過去了。

夏侯襄思索如何能光明正大的入容府,還沒走兩步,耳邊廂便聽到一個聲音,「戰王爺,留步。」

他腳步一頓,抬眸看了一眼,見是他們三人先是一愣,接著轉而對容源道,「容大人。」

「關於薊州洪汛之事,微臣想與王爺相商,還請王爺移步,隨微臣回府。」容源盡量表現出公事公辦的樣子,那麼多同僚從他身旁經過,他不能露餡啊。

汛期將至,這個問題一直是困擾皇上的大問題,所以他才找出這樣的理由,別人自然不會懷疑。

夏侯襄微一琢磨便知道容源想說什麼,正巧他找不到理由拜訪容府,現在好了,瞌睡就有人遞枕頭,他點了點頭,「容大人,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