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我們離婚吧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4:18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忽的有些哭笑不得。

現在這個時機,她卻做了最讓他開心的事情。

他努力了那麼久,她終於懷孕了。

可是以她現在的心情,只怕是很難接受這個孩子吧……

「給我照顧好大人,保住孩子。」

醫生領命離開,給安然開保胎葯,輸營養液。

喬御琛看向葉知秋,沉思片刻后道:「葉先生,能跟我單獨談談嗎?」

葉知秋凝眉,看了安然一眼后,跟喬御琛來到了病房門口。

兩人對立而站,喬御琛垂眸,嘆口氣。

「雖然有些不是時機,但我還是想說一句,這個孩子……我期待很久了。」

葉知秋凝眉:「你為什麼要期待安然給你生孩子,喬御琛,你可別告訴我,你愛上安然了。」

喬御琛往病房裡看了一眼,「以安然的條件,你以為讓我愛上她,會很難嗎?」

葉知秋驚訝了一下,眼前這人,真是喬御琛嗎。

「你是真的愛上安然了?明知道你對她做過什麼?明知道她嫁給你的目的,你還是愛上她了?」

喬御琛點頭。

「你確定,這是愛,而不是短暫的同情引發的憐惜?喬御琛,這種事請不能隨便說,你確定了嗎?」

「這種事情不難確定,而且,我不認為我的感情來的很突然,像你這樣,在她身邊陪伴了那麼多年,卻不會動心的,在我看來才比較奇怪。」

「她對我來說也很重要,但是不見得所有的感情都會變成愛情。」

喬御琛點頭:「我懂,安然也曾經說過,你是她最在乎的人。」

葉知秋嘆口氣,這種時機,聽到了這樣的話,他竟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那你把我單獨叫出來,是想幹什麼?」

「我知道,你很討厭我,我也沒有多看得上你,可是現在這種節骨眼上,我卻只能找你幫忙,畢竟,在安然心裡,你比我更重要,她聽你的,卻不見得會聽我的。」

「你想讓我幫你什麼?」

喬御琛點頭:「幫我保住這個孩子。」

葉知秋凝眉:「你是怕,安然不要這個孩子?」

「她曾經說過,不會為我生兒育女,你也了解她的脾氣,她說到做到,這是我的孩子,我不想冒任何險,所以,我只能謹慎一些。我很期待這個孩子的到來,因為這個孩子,或許會成為改善我跟安然感情的契機。」

葉知秋嘆口氣,抱懷,沉思片刻:「我會勸她的。」

「我想……暫時先不要告訴她,她已經懷孕的事情,反正現在安然她懷孕的天數還少,如果不是這次她忽然昏迷住院,我們也不可能知道這件事。

現在御仁剛走,她的情緒太消極,不可能會好好善待自己,所以我希望,你最近能夠多抽空開導開導她,讓她好好吃飯,好好的養身體。」

葉知秋沉思片刻,似乎也只能這樣了,以安然現在的心情,可能的確很難接受這個孩子。

「好,我答應你,我會盡我所能的,穩住安然的情緒的。」

喬御琛對他點了點頭:「多謝。」

兩人回到病房,安然已經醒了。

她躺在病床上,安安靜靜的看著天花板。

葉知秋走過去,有些驚喜:「臭丫頭,你可算是醒了,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安然側頭看他:「對不起。」

她的目光落到他身後的喬御琛身上,隨即就將視線移開。

喬御琛知道,她不想跟自己說話,所以也沒有勉強。

葉知秋回頭看向喬御琛:「你不餓嗎?」

喬御琛挑眉:「有一些,我去讓人準備吃的,你陪安然一會兒吧。」

「好。」

喬御琛看了安然一眼后,轉身出去。

葉知秋看向安然,凝眉:「你這老公不太會體貼人對吧,都不問問我想吃什麼。」

安然看向他:「知秋。」

「嗯?」

「我現在沒有心情跟你開玩笑。」

「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從昨天到今天,我可是一口飯都沒有吃呢,我是真的餓了,總不能喬御仁這小子走了,咱們所有人都要餓死,去給他陪葬不是?

那小子有的時候還挺煩人的,所以我才不要跟他一起死,讓他先去那邊佔個位置,等以後我們過去了,也算是有熟人了,你說是不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閉目:「要不你還是先回去吧,我想安靜一會兒。」

「你當我不知道呀,你的安靜,就是躺在這裡一個人傻哭,像個蠢蛋一樣。」

安然不睜眼,也沒有看他。

病房裡安靜了片刻,葉知秋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安然。」

安然睜開眼,看向他,因為他此刻說話的聲音,有些凝重。

「真的不是你的錯。」

安然搖頭:「別說了。」

「關於雷雅音,我也曾經不止一次的勸過他,我想,你已經結婚了,他一直黏在你身後,你們都不幸福,何必呢,所以,他每次去找我,我都會跟他說,雷雅音不錯,你娶了她吧,你娶了她,大家皆大歡喜,不是挺好的嗎。」

葉知秋說著也悶悶的捶了捶胸口:「我一直都說,自己是他最好的哥們,我也很了解他,可就偏偏是這樣了解他的我,利用他性格上的軟肋,對他做了道德綁架。

然然,我們的確都做錯了,可是最後,造成決定性錯誤的人不是我們,是他的母親。御仁的性格,的確是優柔寡斷,做事兒總是猶豫不決,可是在你的問題上,他從未妥協。

如果不是因為他母親的設計,讓雷雅音懷了孕,御仁一定不會跟雷雅音結婚,這一點,我很確定,所以……最終的罪魁禍首,真的不是我們。」

「可是我還是很愧疚,」她淚眼迷濛:「我還是很後悔,他為我做了那麼多,可是我卻什麼也沒能為他做過,我像是個感情騙子,得到了他的愛情,卻又將他的愛情甩在了一旁。

知秋,你知道最讓我後悔的是什麼嗎?就是四年前,不該讓他愛上我,我讓他的人生因為我而變的那麼沉悶,那麼不快樂。

本來應該積極向上的他的人生,幾乎全都是因為我而被毀了,我恨我自己,為什麼要跟他經歷那段感情,如果沒有開始,就不會分離,就不會痛苦。」

葉知秋呼口氣,「過去的事情,你後悔有什麼用?這世上誰不是摸著石頭過河的?日子都是一步一步的走出來的,對的也好,錯的也好,都是自己當時做出的選擇。

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你的選擇,讓你嫁給了喬御琛,所以代價就是,你不能擁有愛情,沒有辦法跟御仁長相廝守。

而御仁的選擇,是在該放手的時候不放手,痴痴的糾纏,他累,你也累,你們都不幸福,所以他現在,也是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了代價。

安然,人要往前看,我允許你現在悲傷,因為我知道你的心很痛,但是,你要給自己時間,慢慢的去消化這份悲傷,因為,你即便再痛,他也不可能回來了。

我希望你跟我一樣,能夠把御仁牢牢的放在心裡的一角,不要忘記他,不要因為他而痛苦。只要我們還惦記著他,他就沒有白白來這世間走一遭,對不對?」

安然流著淚點頭,葉知秋也是淚眼模糊的點頭笑了笑。

喬御琛回來的時候,帶了很多補身體的菜和粥。

葉知秋要攙扶安然起身。

安然看他:「我不餓,你吃吧。」

「你不是肚子不餓,是心裡不餓,不然你以為這是什麼?」

他指了指她正在輸的液體:「這是營養液,因為你不好好吃飯,把你的肚子餓壞了,她在反抗,趕緊起來,給我好好吃飯。」

他強將安然拉了起來,喬御琛給安然單獨盛了出來,放在了餐桌上。

他本來想要親自喂她,可是安然在看到他時,垂下了目光。

他端著碗的手尷尬了一下。

葉知秋將他手裡的碗和勺子接過,身子一側坐在了她的病床上,看向安然。

「我跟你說,小爺可是從來不喂女人吃飯的,今天小爺就喂你吃飯,奪走了我的第一次,以後你可要對我負責,等我哪天受了情傷,也食不下咽的時候,你得來喂我吃飯,這就叫知恩圖報,知道沒?」

安然費力的將嘴角扯出一絲弧度:「別貧了。」

葉知秋笑了笑,給她一口一口的喂飯。

看到她終於開始吃飯,喬御琛心裡鬆了一口氣。

在這個病房裡,他就像是一個透明人一般,可是沒關係,只要她好好的,就足夠了。

安然輸完營養液后,就被葉知秋和喬御琛送回了御香海苑。

三人下車的時候,林管家帶著一個傭人在門口等。

喬御琛要抱安然下車。

可是安然卻將目光落到了葉知秋的身上:「你送我上樓。」

葉知秋嘆口氣:「遵命,我的大小姐。」

他將安然一路抱進了房間,安頓在了床上。

「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明天再過來看你,記住,我是為了讓你睡覺,才要走的,不許再呼吸亂想了,聽到沒?」

安然點頭:「嗯。」

葉知秋離開后,房間里就只剩下了喬御琛和安然。

喬御琛坐在床側看著她:「你先休息一下,我在這裡陪著你。」

「喬御琛。」

喬御琛心裡打了個激靈。

這是出事後,她第一次跟他開口。

「你說。」

「我們離婚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