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受寵若驚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08
A+ A- 關燈 聽書

她更喜歡他這麼叫她。

男人站定在馬邊,聽見她如此提議,略微有些詫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原來……媳婦喜歡他叫得更加親昵一點。

其實,這些日子下來,他在心裡一直把她叫成小歌兒或者小丫頭,只是性格使然,嘴上叫不出來。

見男人板著臉,雲輕歌輕哼了哼。

昨晚上這廝去把她吻醒就跑了這件事情上,她可一直記著仇呢!這筆賬,今晚上她非得跟他算!

好一會兒,看見女子越來越氣憤而不滿的神情,他眼中極快地劃過了一抹淡笑。

「小歌兒,可以上馬了?」

「好哦。」他這一聲小歌兒出聲,可真是讓雲輕歌耳朵足以懷孕。

男人的嗓音本就沙啞低沉,叫這個稱呼時這名字真不要太性感了!

她走到了馬邊,正要爬上去,馬背略有些高,她爬了第一次還沒有上去,第二次幸而被夜非墨託了一下才上了馬背。

但……

雲輕歌的耳朵卻紅了。

大反派托她的身子才上來的,只是那手放的地方,讓她懷疑他是不是故意佔便宜。

剛坐上去,後面一沉,夜非墨坐在了後方,將弓箭遞給了她。

「那……阿墨,我們去哪兒射獵?」

二人親密地同乘一匹馬可實在危險,尤其是……現在她還頂著靖王妃的身份。萬一那方獸潮將皇家的人給驚嚇地趕到了這側的林子里……

似是知道她心中擔心什麼,頭頂傳來夜非墨沉沉的嗓音:「隨意,你說呢?」

似是將主動權全部交給了她,她想去哪兒都無妨。

雲輕歌微微轉過頭來,把臉上半張瘢痕臉撕下,臉上漾開一絲淡淡的笑。

「隨便,師父想怎麼教我都行。」

陽光投射下斑駁的光,影影綽綽落在眼前女子嬌俏絕美的臉上,笑容染著陽光晃花了人眼。

他目光驟然一深,許久都未曾轉移視線。

「阿墨?」

好半晌,他才開口問,聲音聽起來卻已經不似之前那般隨意,甚至還染著幾分暗啞:「嗯,教你,本王有什麼好處?」

雲輕歌眼珠子轉了轉,眯了眯眼:「打獵后,我給你做好吃的!」

這是她犒勞他的日常操作。

夜非墨擰著眉,似是在正兒八經思考這個問題。

「怎麼了?你不會這麼快就厭惡我做的菜了吧?」太沒道理了,她還沒有正常發揮多做幾道菜呢!

「不是。」他忽然伸手勾住了她的腰際。

這舉動,令雲輕歌渾身下意識繃緊。

一個軟而溫熱的觸感突然落在了她的臉頰上,如羽毛般輕輕刷過心間,令她臉在剎那間微熱。

「你……」她一個字出聲,卻被他打斷。

「既然要犒勞,光做好吃的可不夠。」

這話,明顯帶著幾分深意。

男人言罷,揚鞭,馬兒立時飛奔了起來。

雲輕歌晃神盯著前方很久,她知道,剛剛那落在臉頰的吻在告訴她,他要的犒勞不是一頓飯這麼簡單。

呃……

大反派最近越來越不矜持了!

她腦子一片混亂想著時,突然身後的男人低醇的嗓音喚回神:「快,兔子。」

她才恍若回神般看向前方,猛地抓過弓箭,還沒有搭箭拉弓,身後的男人卻雙手從她的腋下伸過,握住了她的兩隻手糾正她射箭的姿勢。

「射箭跟著心走,目標盯緊,手上的力道不是蠻勁,要巧勁。」

雲輕歌全心全意地盯著那隻在叢林里跳竄的兔子,心中那叫一個鬱悶。

若是大反派不說話還好,可他清冽的氣息就在耳畔,聲音低沉磁魅,實在會攪亂她的思緒。

嗖——

夜非墨握著她的手鬆開了搭在弓弩上的箭羽,箭羽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弧度,準確無誤地射中了還在奔竄逃跑的兔子。

「好准。」雲輕歌不由得感嘆了一聲。

身後的男人揚了揚唇角,非常享受媳婦的讚美。

夜非墨操縱著馬兒過去,以馬鞭將兔子勾起,遞給了雲輕歌。

「一隻兔子可夠?」

「不夠,我們去獵大的吧!」

雲輕歌心中喜色頓起。她本以為大反派是沒空陪她,但此刻二人共乘一匹馬兒又握著她手射箭的姿態,她小心臟又開始噗通噗通跳了起來。

撫了撫心口,雲輕歌忙回頭說:「打獵多打幾隻,晚上也能享用。」

他垂眸,看著坐在身前臉上笑容純真的姑娘,心頭軟乎乎的。

「好。」

他似是第一次看見她如此發自真心的笑容,不由得答應了。

雲輕歌在男人親自握著手教授的情況下,獵下了一隻兔子、一隻野豬以及一隻野鴨。

剛準備折返回去時,突然一道暗影掠身而來,在他們的馬前單膝跪下。

「何事?」坐於馬背上的男人沉聲問道,聲色卻是瞬間冷冽。

「主子,皇家人馬來了,似是因為獸潮原因,他們想在此處休憩。」

雲輕歌連忙也側頭看向男人。

他的神情有些嚴肅。

暗衛又道:「主子,南玄國君讓屬下過來詢問您,可要……」

「既然是皇上的人來此,這兒只是獵戶居住之地,若是拒絕也不妥,不如就同意吧。」雲輕歌說這話時,目光始終是看著夜非墨的。

夜非墨都已經易容了,也不必擔心那些人。

暗衛也在靜靜等待著他們主子的吩咐。

男人沒有什麼表情變化,只是清清淡淡說:「聽王妃的。」

一聽這話,暗衛點點頭,轉身就去找南宮昊。

「我也易個容就是了,他們肯定也不會想起雲輕歌這個人來。」

「好。」他垂眸掃著她的小臉蛋,便在溪水旁停下了馬。

男人率先下了馬背,然後隨即將雲輕歌從馬背上抱下。

雲輕歌:「……其實我可以自己下來。」

把她抱上馬背就算了,還要將她抱下馬背,雲輕歌的老臉實在扛不住。

活了兩世的她,還真的是從來沒有跟哪個男人如此親密過,除了眼前這位。

男人將馬韁給了她吩咐:「去將馬兒栓起,我處理食材。」

哇喔,大反派轉性了這是?

雲輕歌滿臉都是受寵若驚之感。

以前的大反派那可是逮著機會就要她來做飯,今天這是徹底良心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