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還不如讓你死了算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4:25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的心裡一緊,他看著她,久久沒有動。

安然閉目,握拳:「我沒有辦法再跟你繼續下去了,我想直面我的心,我不想再跟我不愛的人在一起,虛度年華了。」

「你若不愛我,為什麼出事的時候要奮不顧身的推開我,難道你不知道,當時如果御仁沒有救你,死的人,就是你嗎?安然,你拿自己的命救我,現在卻又跟我說,你不愛我,你覺得……這合理嗎?」

「合理,」安然看他:「我若為你而死,你一定會幫我收拾安家人的,所以,我是在賭,可是我沒想到,我賭上的,竟然是御仁的命。」

「夠了,別再說這些話來傷害你自己了,安然,那一瞬間,人是沒有辦法做那麼多考量的,所有的行動,全都是靠下意識的反應,你下意識的反應告訴你,不希望我死,所以你才會奮不顧身的救我,就像御仁,因為愛你,所以下意識的救了你一樣。」

安然閉目,「所以,我現在在後悔,當時,還不如讓你死了算了。」

喬御琛看著她,心痛:「是啊,當時,還不如讓我死了算了,起碼……我不用看著你這麼痛苦。」

安然的心凌了一下。

她真的不知道,當時為什麼連思考都不思考,就推開了他。

她不知道當時是以什麼樣的心態決定去救她的。

她最恨的,就是這樣的自己。

明明恨他的,可為什麼卻還是救了他呢?

她不敢往深里想,怕越想,會讓自己越害怕。

她可以對任何人動情,可偏偏喬御琛不行。

所以,為了避免自己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行越遠,她決定要跟他離婚。

安家的股份,她已經掌握了27。

只要再給諾晨哥一些時間,哪怕不利用喬御琛,她也可以成功的。

而且……那天喬御琛不是跟御仁說過嗎,他愛上她了。

雖然這話可信度有待推敲。

可她希望是真的,這樣,他們離婚,他應該也不會一點不難過吧。

她想要的,不就是這樣嗎。

「我們離婚,我已經決定了。」

「我不是也說過的嗎,我們的婚姻,你已經沒有決策權了。」

安然看他:「喬御琛,你這樣綁著我不肯放手,是因為愛上我了吧。」

「這個問題,我也已經不想再跟你討論了,安然,不管你現在有多討厭我,多恨我,我們都不能離婚,」他表情認真。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也說過,如果你強行留我,我有的是辦法離開你,大不了,我就……」

「如果你死了,我會儘快給安家融資,將你的股份全部轉移回安家,幫安家壯大,娶了安心,從此以後,讓你恨的那些人,風光無限。」

「你……」安然眼底閃過一絲憤怒。

是了,當時,就該讓他去死。

喬御琛說完,自己也有些後悔。

可是,他沒有別的路,現在唯一能夠要挾住她的,只有安家。

如果他不搬出安家,只怕她也不會妥協。

雖然這樣,會讓她更加恨他,可是也好過失去她,不是嗎?

「喬御琛,你實在是太卑鄙了。」

喬御琛呼口氣,他移到安然身邊,伸手握住她的雙肩。

「我知道你跟我爺爺有個半年之約,在那之前,你什麼都別做,聽我的。」

安然愣了一下:「你怎麼會……」

「御仁告訴我的,他婚禮那天求我,讓我一定要守護好你。昨天,算起來,他是替我去死的,雖然我不喜歡他,但我也不喜歡欠別人的,所以,我喬御琛即便拼盡所有,都會把你護好,我的身邊,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安然冷笑:「所以,你的意思是,我這輩子都別想擺脫你身邊?」

「如果你願意這樣理解,我也不反對,當然,如果你一定要離開,也要在我家老爺子離開這個世界之後,就當是……我對喬御仁的報答吧。」

「我不需要你這樣的報答。」

「我報答的,是喬御仁,我答應你,等時機到了,我一定會讓你對安家為所欲為。」

喬御琛脫下鞋子,在她身側躺下:「休息會兒吧。」

安然垂眸看著他,覺得自己非但沒有佔到便宜,反倒還沾了一身的腥。

第二天開始,喬御琛不再去公司了。

安然在家裡休息,他就在家裡辦公。

他每天都讓傭人給她燉補湯。

還要讓林管家看著她喝下去。

即便偶爾他不得不去公司的時候,葉知秋也會來照顧她。

就像此刻。

安然坐在沙發上,看著顧左右而言他的葉知秋。

她抱懷,凝眉:「你到底怎麼回事兒。」

「我怎麼了?」

「你不是死煩喬御琛嗎?為什麼現在卻這麼聽他的話。」

「誰聽他的了,」葉知秋高傲的揚起下巴:「小爺是那種會聽別人安排的人嗎。」

「那他怎麼給你打電話,讓你來照顧我,還不止一次。」

「那除了我,你在這北城,還有人管嗎?我不是你的心,你的肝,你的甜蜜餞兒嗎?」

安然白了他一眼:「你行了啊,別把對付女人的那套,從電視上學的台詞用在我身上,我聽了噁心。」

「那你一定不是女人,」葉知秋翹著二郎腿指了指茶几上的湯:「趕緊喝湯。」

「我不喝,都喝了一個星期了,喝的噁心了,這個阿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天天煲湯給我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吃飯沒有喝湯的習慣。」

「那也得喝,」他往前湊了湊,將碗往茶几邊上推了推:「我看著你喝。」

「你看,我就說了吧,你很奇怪。」

葉知秋白了她一眼:「是你怪,想太多。」

安然沒有動碗,葉知秋道:「對了,我昨天給雷雅音打電話了。」

提到雷雅音,安然的手頓了頓:「哦,是嗎,她……好嗎?」

「聽起來無精打採的,不過好歹也接了我的電話,前幾天打她手機,她都不接的。」

「聊了些什麼?」

「我問她最近怎麼樣,她說挺好的。我說她還有沒有害喜特別嚴重,她說挺好的。總之就是你問她什麼,她都回答挺好的。」

安然沉默,未語。

「喂,我跟你說這些,可不是為了讓你難過的,我就是想要讓你知道,她最近挺好的。」

安然苦笑:「你覺得,她這樣能算是好嗎?」

「不管怎麼樣,從前的雷雅音是一定找不回來了,女人,一旦經歷過一次刻骨銘心卻得不到的感情,都會很快的就成長起來,我想……雷雅音會真的越來越好的。」

安然點了點頭,沒有作聲。

看到她眼底的愧疚神色,葉知秋呲牙一笑。

「不聊雷雅音了,喬御琛有沒有告訴你,之前綁你的那兩個綁匪的車找到了,他們在環山路墜崖后,那兩個人都當場死亡了。」

安然凝眉,「沒有。」

「喬御琛這人口風倒是挺緊的。」

「這兩個人,死有餘辜,」安然緊緊的握拳,腦海里卻想起喬御仁走之前說過的話。

他說,放過他母親是什麼意思?

她當時本以為,這次的事故跟他母親有關的。

「喂,你想什麼呢,最近怎麼這麼能晃神。」

安然回神,看向他:「沒什麼,我問你,你知不知道,御仁他媽媽去了哪裡?」

葉知秋聳肩:「不知道,葬禮之後,就沒有再見過她,可能是回美國去了吧。」

安然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

半個多小時后,喬御琛就回來了。

見茶几上的湯沒有動,喬御琛看她問道,「今天的湯怎麼沒喝?不想喝這種嗎?我讓阿姨給你換一種。」

「不用了,我不想喝,」安然表情平靜,起身:「知秋,你回去吧,我也有些累了,先進屋去躺會兒。」

其實她什麼也沒做,根本就不累,只是,她不想跟喬御琛面對面。

安然進屋后,喬御琛對葉知秋點了點頭:「今天辛苦了。」

「你們最近一直這樣?」

「起碼,她現在願意跟我說話了,也算是一種進步。」

葉知秋挑眉,看來喬御琛還真是被安然吃的死死的了。

如果安然知道了,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葉知秋離開后,喬御琛下樓,讓阿姨準備晚餐,湯也要求換掉。

他上樓,沒有回房,因為知道進去了,安然也只是在裝睡。

他在二樓的客廳里辦公。

六點的時候,林管家上樓來請兩人下去吃飯。

喬御琛讓林管家先下去,這才進了房間:「安然,吃飯了。」

正在看書的安然將書放在床頭櫃,跟他一起下樓。

兩人之間沒有什麼交流。

坐下后,安然看了看滿桌子的飯菜,覺得沒有什麼食慾。

不過為了不讓喬御琛嗦,她還是老老實實的端起碗開始吃。

可不過才吃了幾口,她就覺得一陣反胃。

她放下碗筷,乾嘔了一聲后,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好難受。

喬御琛起身,過去幫她拍了拍後背:「怎麼了?」

「沒事兒,就是有些反胃。」

喬御琛凝眉,他心裡很清楚,這是孕吐開始了。

本來醫生說,不是所有人都會有孕吐反應,他還在祈禱,希望她也不會孕吐。

沒成想……還是來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