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愛,或者愧疚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4:32
A+ A- 關燈 聽書

為了不讓她多想,他連忙引導道:「你是不是因為最近心情的問題,飯吃的不好,傷了胃?一會兒我把中醫給你找來,看一下。」

安然沒有作聲。

她平常都有吃事後葯,所以她怎麼也不會把自己的反胃當成孕吐。

喬御琛跟阿姨使了個眼色,「你去給夫人做一些清淡的飲食出來,對胃好的。」

「好的,大少爺。」

吃過晚飯,安然就回了房間躺下,反胃的感覺依然在。

老中醫來給她把了把脈后,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喬總,夫人她是因為情志不舒、憂思過度傷了脾臟,引起的反胃,這種病,最好不要吃西藥,因為只是控制了病情,沒有解決根本問題,這種情況,還是通過我們的中醫中藥來調理治療的比較好。」

喬御琛也是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那好,你來給她開藥調理吧。」

老中醫笑了笑,看向安然:「夫人,我這葯呢,有點兒慢,但是卻可以給你全身調理的,你如果能配合我,調節自己的情緒,可能用一個月左右就能好一些。」

安然點了點頭,「謝謝你,大夫。」

老中醫站起身,對喬御琛道:「喬總,如果您的時間允許的話,以後每天早晚,還是要帶夫人出去多散散步的比較好,這樣利於她的情志紓解。」

「好,我知道了,」喬御琛看向他:「勞煩你了。」

林管家帶老中醫出去開藥。

喬御琛在床尾坐下,心裡暗暗鬆了口氣,還好,安然沒有懷疑什麼。

安然喝了兩天中藥,並沒有覺得多痛苦,因為這次老中醫開的中藥並不苦。

早上,她將中藥喝完,碗放進了阿姨端著的餐盤裡。

阿姨出去,喬御琛道:「走吧,我們一起出去走走。」

安然看著他,口氣淡淡的道:「我不去了。」

「大夫說,讓你要稍微活動活動,不能總在屋子裡悶著,容易胡思亂想。」

「我已經沒有再胡思亂想什麼了,也沒有什麼好胡思亂想的。」

「你是不想跟我一起出去走吧?」喬御琛凝眉看她。

安然咬唇沒有做聲。

「你自己出去我不放心,這樣吧,你跟我一起出門,你在前面走,我離你遠遠兒的,不靠近你,你看這樣行嗎?」

安然看著喬御琛,目光里已經不再有什麼疑惑,喬御琛現在對她只有兩種感情,愛,或者愧疚。

在旁人眼裡看來,或許愧疚更多。

可是自御仁和雅音結婚那天,她在外面偷聽到兄弟倆的對話后,她明顯感覺到,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上前拉著她手腕:「走吧,一起出去。」

安然沒有甩開他。

走到門口,他將一件長羽絨服披到了她的身上。

兩人一前一後,走在海邊細軟的沙灘上。

喬御琛知道她不想理自己,所以跟她保持了十幾米的距離。

遠遠的看著她的背影,心裡竟是前所未有的平靜。

多希望兩人能就這樣一直走到白頭……

安然的手機在口袋裡震動著,她的手直接將手機掏了出來。

見是安諾晨打來的,她立刻接起:「哥。」

「然然,你最近……怎麼樣?」

安然抿唇:「挺好的。」

說完這三個字,她忽然想起了之前葉知秋跟她說過的,他給雷雅音打電話時她的回復。

意識到自己這樣說,只會讓安諾晨更擔心,她連忙道:「哥,我沒什麼事兒了,你放心吧。」

「那就好,我最近總不敢給你打電話,可是我媽實在是不放心你。」

安然輕聲笑了笑:「阿姨好嗎?」

「她很好。」

「那你告訴她,我也很好,好吃好喝的,白白胖胖的。」

「我怎麼那麼不信呢。」

安然抿唇一笑,聲音不小,可是笑容卻並不走心。

「你在哪兒,怎麼風那麼大?」

「海邊,散步。」

「那你方便說重要的事情嗎?」

聽到安諾晨這樣說,安然腳步不自覺的快了幾分,想要跟身後的喬御琛拉開距離:「可以呀,什麼事兒,你說吧。」

「最近安氏集團散落在外的股份有些奇怪,被同一個人收購,這個人的動作有些大,所以驚動了安總,安總現在正在調查,我擔心你手裡的股份會被發現。」

安然微微握拳,停住:「怎麼會這樣。」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覺得可能是有人有意要針對安家,為了保險起見,我已經將我手裡自購的股份轉移了出去,目前,我們還沒有贏的把握,所以我們不能賭。」

「安全嗎?」安然有些擔心。

「你放心,很安全,我給你打電話,是有些擔心你,你這邊怎麼辦?」

安然呼口氣,「你的股份不在,安展堂奈何不了我,他知道我有多恨安氏集團。」

「那你要穩著點兒的,暫時不要跟安家硬碰硬,我會協助安展堂找到最後的股份持有人,我們再想辦法。」

安然點頭:「嗯,好。」

「這些日子,你要注意身體。」

「好。」

「我還在公司,那我先掛了。」

「等一下,哥。」

「怎麼了?」

「你記得,要快一點,我……只有四個月的時間了。」

安諾晨點頭:「你放心,我知道的。」

安然將手機放進口袋裡,停住腳步。

不遠處,喬御琛也停下,看向她。

安然猶豫片刻后回頭看向他,緩步走過去。

喬御琛看著她,未語。

「安家股份收購的事情,你做的怎麼樣了?最近好像沒有聽到什麼動靜。」

喬御琛目光很暖:「最近出了點兒問題,我正在解決。」

安然呼口氣。

喬御琛有些緊張:「怎麼了嗎?」

「剛剛我哥給我打電話,說有人神秘的將安氏集團剩餘的股份在合併,收購,我有些擔心,這樣會不會影響你。」

喬御琛抬手揉了揉她的頭:「放心吧,我會解決好的。」

她愣了一下,他的手心,很溫暖。

安然沒有做聲,只是沉悶的嘆口氣。

看到此刻安然擔心的樣子,喬御琛凝眉,心有愧疚。

「冷嗎?」

安然點頭。

「今天走的夠遠了,那我們先回去吧。」

安然跟他一起肩並肩的往回走。

喬御琛發現,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也正因為如此,她才沒有在意,兩人現在的距離到底有多近吧。

回到家,安然回了房間,喬御琛在書房裡辦公。

忙了兩個多小時,他放下手中的筆,端著茶杯抿了一口水。

目光觸及門口的保險箱,他眉心微微蹙起,將杯子放下,起身走了過去。

他將保險箱打開,抽出最上面的文件。

看到裡面的所有剩餘的安氏集團的股份,他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他知道安然想要做什麼。

可是,他現在不能將這些股份交到她的手上。

因為……做完她想做的一切,他會離開自己,他不想……不想冒險。

所以他才會卑鄙的隱瞞了她。

安家老宅。

安心站在沙發前,一臉質問的看向媽:「媽,這是真的?安然現在真的有27的股份?」

路月心裡也是不爽:「這事兒還能由著我騙你嗎?你手裡調查到的文件,一點兒差錯都沒有。」

「這個安然到底想要幹什麼?」

「她能想要幹什麼,無非就是想……毀了安家唄。」

「我爸就不管了?他真打算由著安然胡鬧?」

「他?他現在能有什麼辦法,無非就是去穩住安然,讓她不要胡來,不過你也不用太著急,安然手裡現在只有27的股份,也不能耐安氏集團如何。」

安心緊緊的握住拳心,咬牙:「可是我不甘心,她手裡的股份,竟然比我的還多,這算什麼?」

路月嘆口氣,也是氣悶,她抱懷:「安然手裡現在的股份,比你爸還多,這一切要歸功於喬御琛,這些股份,可都是喬御琛轉給安然的。」

「御琛?他是真被這個女人洗腦了是嗎?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個剋星,前段時間,她才剛剋死了喬御仁,現在竟然還想禍害安氏集團?她想的美,我決不能由著她就這麼胡來。」

「不由著她,你還有什麼辦法?」路月心裡一陣沉悶,怎麼也沒想過,江雪這個賤人生的小賤人,竟然敢這麼猖狂,她心裡的氣憤難掩。

「辦法?只要我們想,就一定會有辦法,」安心咬牙,眼神冷冷的落到了路月的臉上,坐在了沙發上。

「你想到了?」

「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們還有最後的籌碼。」

「可你不是說,要等到安然愛上喬御琛的那一天,再拿出來用嗎?」

「安然是個鐵石心腸,她又那麼的恨御琛,如果想要讓她愛上御琛,只怕比登天還難,既然她不能愛,那我們就讓更加愛她的御琛去恨好了。」

安心嘴角邪惡的揚起,望向路月。

路月眉心微挑,眼神一眯:「好,籌碼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在關鍵的時候拿出來用的,我們母女倆,就跟她安然賭上一局。」

安心抱懷:「明天,你去找一趟喬爺爺。」

「現在,老爺子可正是傷心的時候。」

安心冷笑:「老爺子應該並不知道,安然跟喬御仁過去的那一段故事吧?媽,有的時候,雙管齊下,更有效。」。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