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本就是夫妻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15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將馬兒栓好在樹邊,折返回夜非墨的身邊,見他修長的手指用匕首靈活快速地處理著這些動物。

她揚了揚眉。

他以前解釋過,以前從軍打仗也經常要處理這些食物。

不過,她依舊覺得做飯時的男人真的很帥。

她在男人的身側蹲下,抱著雙膝看著男人。

她的目光實在太專註太灼人,令夜非墨略有些不自在。

他忽然說:「去燒火,不要看著本王。」否則,他忽然想做點別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丫頭那翻眼神看下去,他沒法正兒八經處理烤肉了。

雲輕歌可不知他心思所想,只好去撿枯木燒火。

其實這些事情,有暗衛在附近吩咐一聲就好,偏偏他不吩咐,反而就是想看她忙碌的小模樣。

待用過烤肉之後,雲輕歌坐在了溪水邊把自己的臉易容成了滿臉麻子的模樣。

「王爺,咱們就假扮成獵戶的夫妻就好了。」她轉過頭看向他。

男人目光頓在她這滿臉麻子的小臉上,失笑。

他們本就是夫妻,還需要假扮?

「天黑之後,你不要亂跑,乖乖在屋中等本王。」

這語氣,彷彿叮囑孩子似的。

雲輕歌撇嘴,實在不滿他這叮囑小孩似的口氣:「知道了,我又不是孩子。」

二人乘馬回去時,果然在小木屋外已經搭上了許多帳篷,皇家的守衛將此地圍的森嚴,儼然已經打攪了在這兒居住的獵戶。

雲輕歌下馬後,跟隨著夜非墨往小木屋走去。

她低聲道:「皇上他們會不會認出你來啊?」

「不會。」他語調平淡,眸底的光更是冰冷寒冽。

正說著,忽然有一位身穿布衣的男人看見了他們,指著夜非墨叫道:「我們族長回來了。」

族長?

雲輕歌詫異地看著他。

他輕輕握住了她的手說:「走吧,族長夫人。」

「額?」

他忽然附耳在她耳側輕聲道:「我並非是,只是提前吩咐好的。這兒沒有族長。」

雲輕歌恍然大悟。

大概是跟著附近居住的獵戶提前吩咐好的。

……

營帳內,氣氛凝重。

「皇上,等獸潮過去后再派人去徹查此事吧,看著確實也怪嚇人的。」新上位受寵的香妃依偎在皇帝的身側,聲音柔柔的。

皇帝見美人兒主動靠過來,面上略微肅穆的神色頓時收斂,將此女抱進了懷裡。

而此刻,營帳內除了皇帝和香妃,還有他的皇子和公主們。

即便是當著自己孩子的面,皇帝也絲毫不覺得此舉有何不妥。

夜無寐涼涼地掃了一眼皇帝那色令智昏的模樣,面色並不好。

他心中很是不安。

雲輕歌的消息……至今沒有。

當時他瞧著雲輕歌往山洞的方向跑,但等入了山洞后連一個人影兒都沒有,還有雲輕歌身邊的丫鬟吉祥,兩人如同人間蒸發似的不見。

簾帳忽然被人挑開,左逸軒踏入帳中,瞄了一眼正與香妃火熱的皇帝,又看了一眼夜無寐,出聲道:「陛下,這獵戶的族長已回,可以見見他們。」

「嗯,准。」皇帝鬆開了懷裡的女子,面色收斂得極快,只是一瞬間就恢復成了道貌岸然的模樣。

香妃面色極其不自然地紅了個徹底,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挑釁般地看了一眼四周其他幾位嬪妃。

這次狩獵沒有帶皇后,帶了幾位受寵的妃子,於她們而言是爭寵的大好時機。

可誰能料到,這寵還沒有爭到,反倒是讓這香妃越發受寵了。

簾帳外腳步聲漸漸靠近。

大家看向走入帳中的人。

是一男一女,二人衣著簡陋普通,樣貌更是平凡至極。唯一令人驚嘆的是這名「獵戶」身高極高,身長玉立,氣質格外出眾。

令人懷疑,這張臉與這身氣質完全不符。

「見過皇上。」二人入帳行了禮。

皇帝揮了揮手說:「今日事出有因才叨擾此地,二位長居此地,應當知道這獸潮之原因吧?」

雲輕歌垂著頭,聽見皇帝如此問,偷偷抬起頭對上夜非墨的視線。

只見男人淡淡地扯了扯唇角,聲色越發淡漠了:「我們不過長居此地,並不知獸潮緣由何來。不過……皇上可以今晚去看看。」

什麼意思?

所有人面面相覷。

此刻大家的表情都異常精彩。

妃子們剛剛爭寵的心思也皆沒有了,相互對視著,深覺這事兒實在有些詭異。

夜無寐目光一瞬定在了雲輕歌的身上,目光死死地盯著。這道刺目的視線,彷彿想要看穿雲輕歌那張滿是麻子臉,看進她的靈魂深處一般。

視線太過刺目,實在令雲輕歌不在意都不行。

她微微抬起眼帘,不解地側頭看向夜無寐,正好就對上了他那詭異的視線。

怪哉!

他越是如此奇怪的眼神,越是讓她頭皮發麻,讓她心底不得不懷疑是不是真的如她自己所猜測那般……

周琛師兄?

不不不,不可能。

這是一本書里啊!

雲輕歌正想著,肩膀上倏然一沉,夜非墨不知何時伸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將她倏然拉近懷裡。這極具佔有的姿態,彷彿在向那方的夜無寐宣示主權。

完蛋,大反派也察覺到了夜無寐的視線吧?

果然,夜無寐的眸色一沉。

兩個男人目光相接,無形之中卻已經有硝煙的氣味。

雲輕歌生怕這人會誤會,乾脆伸手回應夜非墨,整個人軟綿綿倚在男人的懷裡。

「相公,我有些睏倦了,我們回去休息吧。」

也不在乎這兒一群貴族,她的聲音嬌嗲至極,小女人至極。

環著她的男人手臂一緊,沉沉地嗯了一聲,看向皇帝說:「草民先告辭了。」

留下一眾一頭霧水的人。

見二人走了,香妃又一次撲到了皇帝的懷裡說:「陛下,剛剛那男人說什麼今晚上就知道答案了,這是何意呀?」

「不知。」皇帝聲音低低的,許久之後才說了一句,「一切答案今晚上看了才知道。」

剛剛那名獵戶,為何給他一股強烈的熟悉感?

這股熟悉感,讓他腦子裡閃過了以前夜非墨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