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沒事,她也沒理我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7:16
A+ A- 關燈 聽書

第156章沒事,她也沒理我

容離嘆了口氣,之後瞪了夏侯襄一眼,都是他!

夏侯襄不自在的咳了聲,這個真不怨他,他說了自己來就成,容丞相不用跟著呀。

他們不放心,也不能怨他對不對?

容離頭有些疼,她調整好面部表情對容源說,「父親,您和哥哥們有事就去忙吧,我這兒沒事的。」

「無妨,」容源大手一揮,反正在門外站著也是站著,還不如在院里坐著,他得看著點,別讓戰王欺負他閨女,「近日無事,為父和你兄長們正好歇歇。」

容敬、容喆齊點頭,反正要等,他們選擇坐著被大太陽曬。

容離想了想,在這幾人面前練功,她也放不開,乾脆還是看書算了。

他們願意在院里坐著就坐著,反正有一個算一個她都管不了,索性由他們去吧。

她一進屋,夏侯襄便跟著進來,他進去容家父子怎麼可能幹坐在院子里?

一時間,小小的屋子擠了五個人,瞬間有些轉不開身。

小桃等幾個丫頭趕忙端茶倒水上水果,擺好就出來,不是她們不想在裡面待,實在是沒地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容離拿出昨天的書接著看,夏侯襄有樣學樣也拿出昨天的書。

容家父子三人有些傻眼,人家倆看書,他們幹啥?

大眼瞪小眼唄!

坐一會兒還行,可一坐就是一上午誰受的了?

三人瞪的眼都酸了,他們納悶,戰王不是來解釋的嗎?你倒是說話啊?

解釋清楚麻溜的走懂不懂?不吭聲算什麼?

對於容離和夏侯襄倆人來說,時間過的並不慢,可對於容家父子三人來說,簡直是度秒如年啊!

這不浪費生命嘛!

飯點一到,夏侯襄起身,容家父子三人也跟著起來,四人跟個儀仗隊似的出了玉容院。

容離今兒是一個字兒都沒看進去,幾人一走,她便將書合了。

要是夏侯襄一個人還好,旁邊仨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她,那得多強大的定力才能不受影響?

夏侯襄一出門,還像昨天一樣的說詞,離兒還沒原諒他,他明天還得繼續來解釋。

容源仨人一腦門黑線,他一句話不說,解釋個鬼啊?

還離兒不原諒他?

他們要是離兒也不能原諒他!

一連十日天天如此,眾朝臣每日一下朝就見戰王的轎子尾隨容家的轎子離去。

眾人暗暗琢磨,看來是商量要緊事,要不然不能說這麼多天呀。

容源三人實在頂不住了,現在無戰事,練兵又不需要戰王親自上,所以他自然有空在他們家耗著。

可他仨不一樣啊,手上大大小小的事情一堆,哪能天天陪著他一耗一上午?

最氣人的是,謝菡根本不管這事,她眼睛多毒啊,曾今去看過一回,都不用費勁琢磨就知道夏侯襄是個什麼意思。

這麼優秀的男子比夏侯銜好上百倍不止,並且還是真心喜歡她閨女。

所以,她幹嘛要攔?

再者說,戰王每次見到她都客客氣氣的,一副晚輩還有的樣子。

俗話說的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

別看夏侯襄平日話不多,但每次都能說到謝菡心縫裡,謝菡甭提多高興了。

所以,要想喜歡人家閨女,討好丈母娘是亘古不變的真理。

夏侯襄貫徹的很是徹底。

再說自個兒閨女,雖然不鬆口原諒人家,可也沒趕人家不是?

謝菡是過來人,一合計這事有門兒,還等什麼,女兒的幸福才是最要緊的。

是以,謝菡直接變身夏侯襄的神助攻,勒令自個兒男人和兒子們該幹嘛幹嘛,甭老去離兒院子里瞎摻和。

兩廂原因一加成,容家父子沒過多久就頂不住了,夏侯襄再來,他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隨他去了。

主要是他們實在是耗不起啊!

夏侯襄終於擺脫了容家父子,和離兒獨處說話也方便了不是。

雖然離兒還是沒理他,不過也沒趕他啊。

現在夏侯襄倒也不一下朝就跟著容家父子,那樣太過扎眼。

每每下朝先行回到自己府中,然後換一頂小轎去容府,這樣也不暴露身份。

他也不是總得閑,有公務的時候便直接帶去容府,反正離兒看書,他處理公務正合適。

雲耀自端午宮宴后,便時常來找夏侯襄,目的是要勸他回頭是岸,他不能看好兄弟往火坑裡跳啊!

可是夏侯襄巋然不動,他都說破嘴皮子了,夏侯襄愣是沒反應,這可急死他了。

而且他可聽說了,夏侯襄一下朝就跟著人家容丞相走,外人說他們有要事相商,可他能不知道夏侯襄是怎麼想的嗎?

擺明了是去見容離啊!

當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他還聽墨陽說了,夏侯襄連公務都搬去人家做了,這倒好,他有時想找夏侯襄都找不到人,還得挑晚上去。

這日,雲耀又來了,和往常一樣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容離不是他的良配,不要這麼執迷不悟嘛。

說著說著,一個黑色的小炮彈從窗外飛了進來,照著雲耀的側臉就是一腳。

把雲耀嚇一跳,「你踢我幹嘛?」

「誰讓你多嘴?」小黑一屁股坐在桌子上,用翅膀扇著風,天兒也太熱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小離兒不理我,我一進去她就拿食譜大全嚇唬我。」

小黑都要瘋了,咋這麼多天,他還沒把小離兒哄好?

「沒事,她也沒理我。」夏侯襄心情不算差,他現在天天陪著離兒,哪怕不說話他也開心。

「廢話,事是你惹的好嗎?不理你不是應該的?」小黑拿眼睛撇他。

「話是你說的。」夏侯襄直指重點。

「那也是你教的!」小黑直接跳腳。

「嗯。」夏侯襄承認的倒是很痛快。

「誒,現在說啥也晚了,以前我犯錯撒個嬌服個軟也就混過去了,小離兒對在乎的人和事還是挺心軟的,怎麼這回鐵了心不理我,愁死我了。」小黑百思不得其解,以前不是這樣的哇!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夏侯襄眸光閃了閃,他好像想到了個合適的法子,不僅能看看離兒心裡有沒有他,若是成了,沒準直接就原諒他了。

他勾起唇角,看向窗外。

嗯,明天就這麼辦!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