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拿走,不餓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7:24
A+ A- 關燈 聽書

第157章拿走,不餓

「喂,我跟你說話呢,你樂什麼?」小黑氣呼呼的看著他,真是皇上不急太監急,它都快愁死了,它主子倒好,還有心情笑。

真是,靠誰不如靠自己,它還是自己想辦法去吧。

忽閃著翅膀飛了出去。

雲耀都要瘋了,這怎麼一個兩個的都這樣?有沒有人聽他說話啊!

「我說…」

還沒待雲耀說完,夏侯襄徑自站起身,出了書房,腦子裡在琢磨明天該如何行事。

雲耀無奈了,行吧,他不管了還不成嘛,愛咋咋地!

第二日,夏侯襄來的要晚一些,容離訓練都做完了還沒見他來。

不禁暗自琢磨,這是怎麼了?

不會碰到什麼事情了吧?

容離裝作放鬆般,甩了甩胳膊晃到院門口,伸著脖子向外望了望。

怎麼還不來呢?

院里桃蹊柳陌並依翠五個丫頭,互相打了眼色捂嘴偷笑。

別看小姐平時對戰王爺愛答不理的,可王爺一走,小姐的眼神就出賣了她內心的真實想法。

她們已經弄清楚了,每日來的男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戰王爺,那可是可望不可即的人物啊,現在竟然天天來小姐的院子。

幾個丫頭從震驚到坦然再到瞭然,看來戰王爺對小姐有意,她們自然替小姐高興。

是以,戰王再來時,她們全都懂事的避了出去,給小姐和王爺獨處的空間。

今兒看小姐的樣子,大概是見王爺到點沒來,有些擔心了。

小姐就是嘴硬心軟的性子,表面上不搭理王爺,心裡怕是已經消氣了。

五個丫頭正偷笑,忽見得小姐快步從院門處回到院中,然後假意做了幾個伸展運動。

她們正納悶呢,這時一個身影出現在玉容院外,她們頓悟了。

夏侯襄和往日一般,手中拿了幾個公文,待一踏進小院,容離瞟了他一眼,接著收勢回屋。

身後自然跟了個夏侯襄。

二人進了偏廳,小蹊、小柳幫二人斟好茶又擺了香爐后,退出房間時貼心的將門給帶上了。

二人照例一個看書一個處理公務,滿室陽光,氣氛融洽。

一晃午時將至,容離合上書準備吃飯,一般這會兒夏侯襄該要走了。

可今天,這人紋絲不動,還在一旁處理公事。

容離瞅了他一眼,估計是今兒事情太多,一時處理不完?

將合上的書又攤開,他還沒忙完,那自己再看會吧。

「離兒,」夏侯襄抬起頭來叫了她一聲。

容離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他,後來覺得有些不對,她還生著氣呢,由看轉為瞪,反正就是在表達自己憤怒的情緒就是了。

夏侯襄眼中點點笑意閃現,他輕聲說道,「你若餓了就先吃飯,我這還有些事情沒處理完。」

「哼。」容離照例以哼代答,也不知她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低著頭繼續看書,沒理夏侯襄的茬。

夏侯襄唇角微彎,不過很快裝作認真的樣子,看手裡的公文。

小半個時辰后,幾個丫頭在門外詫異,平時這個時間主子吃飯王爺離府,怎麼今兒裡面沒動靜?

小桃當仁不讓的又被推了出來,去敲小姐門。

沒辦法,誰讓她跟小姐最久,最了解小姐呢。

『咚咚咚』小桃敲了敲房門,接著揚聲道,「小姐,您還在忙嗎?」

「進來吧。」

屋裡容離的聲音傳出,小桃這才推門進去。

一進偏廳,福了福道,「小姐,該吃飯了。」

容離將書合上,瞟了夏侯襄一眼。

結果人家眉頭緊鎖,一副陷入沉思的樣子,看來事情比較棘手啊。

容離沖小桃抬了抬下巴,接著輕輕起身,沒打擾夏侯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小桃瞬間明白容離什麼意思,出門叫丫頭們將飯菜擺在正廳,並囑咐她們輕一些。

容離凈了手,又偏身望了望裡面的夏侯襄,正廳與偏廳之隔一個梨花木的拱門和屏風,並沒有多遠的距離。

人家處理事務認真至極,容離又不好出言讓他走。

所以,只能坐在外間,先吃飯。

飯菜出自古娘子之手,味道自不必提,就連香氣都是十足十,不出半刻中,整間屋子飄散的都是飯菜的香味。

容離吃著吃著,突然有些想笑,不知夏侯襄會不會饞?

偷眼去瞧,沒想到這時夏侯襄也抬頭來看了她一眼,容離覺得有種被抓包的尷尬,趕忙扭過頭繼續吃飯。

只是臉頰有些紅罷了。

少頃,容離從飯碗里抬起頭來,她躲什麼?

夏侯襄看樣子已經處理完公務了,幹嘛還不走?

再次扭過頭去瞧,夏侯襄又在埋頭處理公務,容離眨了眨眼,難道,剛剛人家只是放鬆一下?

扭回頭吃自己的飯,沒吃兩口,射門外進來個人,正是府里的小廝。

「大小姐安,」小廝打了個千,接著說道,「戰王府過來一人,說是王爺久不回府,他便送飯來了,老爺和夫人讓小的將人帶過來,您看…」

小廝嘴皮子利落,將該傳的話傳清楚了。

容離放下碗筷,點了點頭道,「將人帶進來吧。」

「是。」

扭身出去,帶了個小哥兒進來。

「拜見容小姐。」墨陽規規矩矩的行了個禮,眼神絲毫不亂瞄。

嗯,這是主子在府里時特地囑咐過的。

「免禮,」容離虛抬了抬手,「你主子在裡間,將飯菜送去吧。」

直接給指了條明路,人家府里下人來送飯,她也不能攔著啊。

「謝容小姐,」借著起身的姿勢,墨陽快速瞄了眼容離,接著行至裡間,將食盒往桌子上一放,開始說話,「主子,屬下看您到午時都沒回府,便送了飯菜過來,近日公務雖然繁多,但您總要顧著自己的身體,昨日晚飯便沒吃,今日上朝走得又早,中午這頓可得吃飽了,不然您身體頂不住啊。」

「拿走,不餓。」夏侯襄頭都沒抬,繼續翻看手裡的公文。

「主子…」墨陽難為的還要再說什麼。

「拿走。」夏侯襄聲線冰冷,絲毫沒有波動。

「哎,」墨陽提著食盒又出來了,嘴裡還念叨,「這頓又不吃,算下來都一天沒吃東西了。」

搖著腦袋出了正廳,可他的話音兒一句不落的傳到了容離的耳朵里。

沒過多久,夏侯襄將手裡的公文一合,拿起後來到外間對容離說了一句,「我得進趟宮,離兒你多吃些。」

說完,瀟洒轉身。

……

容離無語的坐在桌邊,不吃飯就進宮?

是有多重要的事情啊喂?!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