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越來越喜歡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22
A+ A- 關燈 聽書

說起來,這些兒子里,當初本就最看好夜非墨,本意這太子之位就是他的。

奈何,皇后這女人背後的勢力太大。

他這個皇帝做得太窩囊!

而夜無寐,看著遠去的夫妻,手狠狠握成了拳頭,眼底有什麼情緒彷彿即將崩裂。

「吳王這是怎麼了?」左逸軒淡淡問,將他的神情盡收入眼底。

自從見到了雲輕歌后,這吳王反常得厲害,絕不是他的錯覺。

夜無寐搖頭,起身走了出去。

左逸軒跟上他。

「那名獵戶族長,你不好奇嗎?」夜無寐忽然問道。

左逸軒挑了挑眉梢,聲音清冷如常:「王爺,今日顯然是靖王與太子的爭奪。」

「還是那句話,沉得住氣才最重要。」

丞相的話響在耳畔,夜無寐又何嘗不知這個道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來這兒的原因……也不完全是為了這麼一個皇位。

……

雲輕歌被男人強勢地環著回到小木屋裡。

她抬起頭說:「你怎麼了?不高興?」

夜無寐看她的視線,他吃醋了?

大反派吃醋了?!

這個認知在腦海里一閃而過時,她忽然有點小興奮。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竟覺得大反派連吃個醋的模樣都這麼可愛。

男人全身都寫著「哄我」兩個大字。

「你認得吳王?」他語調逐漸危險。

吳王之前也一直鎮守邊關,手中也有些一些兵權,畢竟也是個武功蓋世的主,這次回朝,也是有人故意將他召回來。

讓他回來,無異是想要拿回他手中的兵權。

不用想也知道這是誰的主意。

夜天珏已經被逼急了,什麼都會做得出來。

「我不認得啊。」雲輕歌猛地搖頭。

夜非墨眯眸,眸底迸射的危險光芒很深,彷彿在用眼神告訴她,假如說謊是要受罰的。

「我去,你不信我?我真的不認識!」雲輕歌故作認真惱怒地解釋。

實則,她即便是知道夜無寐可能是周琛,也絕對不會說出來,否則馬甲掉了死得很慘。

她定定地看著他這張易容的平凡臉,目光澄澈而坦然。

「嗯,信你。」他抿了抿唇,說了三個字。

想來也是,畢竟是長期在外的王爺,雲輕歌一個深閨姑娘怎麼會認得?而且以前的雲輕歌滿心滿眼都是夜天珏,哪兒有有心思在意其他男人。

想到這丫頭的過去沒有他的存在,他心底就頗不是滋味。

若是早些把這丫頭拐到手該多好……

在她對夜天珏動心之前。

忽然,一隻小手伸來落在了他的眉心處,女子的指尖有些暖暖的溫度,輕輕揉著他眉心。

「阿墨,不要皺眉了,一個不認識的人你就吃醋了?」

她故作歡快的語調。

男人心念一動,將她的手拉下,「今日教你打獵,你要如何犒勞本王?」

雲輕歌抽了抽唇角。

這事兒他竟然還往心裡去了?

大反派真的若是去做商人,目標不是皇位的話,必定是天下第一大奸商。

「那,那好,你閉上眼,我犒勞你。」

她提出閉上眼時,他眼底閃過一抹訝然。

可偏偏這姑娘一雙眸子睜得又大又圓,眼底的光芒亮而閃爍,迷人的光芒令他心底多了一分期待。

如她所言,他闔上了眸子。

隨即,一道溫暖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

明明只是蜻蜓點水,可卻令他平靜的心湖泛開一圈一圈的漣漪。

他睜眸看著眼前的姑娘,正費力惦著腳尖親他,又礙於不會,只能努著嘴碰著他。

明明這模樣有點可愛,可他的心只剩下柔軟,一塌糊塗的喜悅。

雲輕歌發誓,自己真的很吃力。

畢竟二人身高懸殊,她內心深處那叫一個苦逼。

不過……

她也是第一次主動親一個男人,難免有些怯場的。

忽然腰際一緊,她雙腳騰空,被他整個人攔腰抱起。

「大反派,你幹嘛?」她一怔,下一刻,就被男人抱上了這間木屋裡唯一的軟塌上,當即就被他壓住。

「你……唔?」

這一次的吻,可就不是淺嘗輒止了。

……

「呃……我是不是……進來得不是時候?」就在這漸漸攀升的溫度下,一道老頭略顯尷尬的聲音響起,如同一盆涼水澆下。

雲輕歌這下老臉是紅了個徹底,手忙腳亂地推開還困著她的男人。

尷尬!

這畢竟是在別人的木屋裡,這大反派真是一點都不矜持!

比起雲輕歌的慌裡慌張,夜非墨反倒是像個沒事人似的,淡定起身,氣定神閑地看向李老頭。

「李叔,你回來了。」

連說話的氣息都是四平八穩的。

雲輕歌:「……」滿臉黑線。

為什麼她現在還在呼吸不暢,大口大口呼吸?果然是功夫不到家。

反觀這大反派,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哪裡有剛剛深深親她的樣子。

嘖嘖……

她算是第一次見識到大反派的厚臉皮。

「小夜,你……咳咳,外面的事情我也聽說了,哦,對了,今晚你們就睡這屋吧,我去隔壁的屋子睡就好。」

老頭也有些尷尬,瞥了一眼雲輕歌,面露狐疑。

畢竟,之前夜非墨帶過來的小媳婦好像不是長這樣的,半張臉有瘢痕,這會兒這個怎麼滿臉麻子了?

就這麼幾個時辰的功夫,這小夜就換了兩個媳婦了?

老頭搖搖頭。

現在的少年,年輕氣盛,沒辦法。

雲輕歌察覺到什麼,她懷疑在老頭心底已經把夜非墨當成了渣男,連忙幾步衝過去攔住了老頭的去路尷尬解釋著:「您誤會了,我是小歌兒。我只是……只是怕惹來麻煩,所以換了一張臉。」

「啊,小歌兒啊,害,害我替小歌兒生氣呢!」

老頭的話,讓雲輕歌尷尬地笑了笑。

「小夜,你可要好好對小歌兒,小歌兒多好一姑娘。」

雖然也不知這老頭到底是從哪方面看出自己是個好姑娘,但她還是心下歡喜。

她一聽,忙不迭點頭看向夜非墨:「聽到沒,要好好對我,我多好一姑娘。」

這話,令那方的夜非墨哭笑不得。

小丫頭這會兒倒是越發活潑了。

可……正是如此真實的她,令他越發喜歡了。